云絮真的好饿

我就是饿死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吃对家一点粮的!!!
然后就被饿死了

【文手总结】2012-2017年快猫同人文

2012年

 

四月

 

《瓶子秤子天生是一对》历险记背景,全员/主卡帅

 

"夕阳好美啊~"妮妮看着天边火红的夕阳和彩霞,以及被夕阳染红的大海发出感慨

"是啊,真美。"众人也发出同样的感慨 

帅戈看着眼前的景色,突然觉得似曾相识。他四处看了看,终于发现了梦里那个熟悉的背影。跟梦里一样,双眼眺望着远处的海面,而后,慢慢回头。海浪翻滚着,发出很大的声响。那人开口了,帅戈没能听清,只能直直的望着他 

那人向自己这边走来了,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帅戈不知道此刻自己的心脏为何跳跃的如此猛烈。

那人在帅戈面前停下,瓶子脑袋里的水也被夕阳染红了

那人慢慢开口,帅戈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动的越来越剧烈,脸也变成了夕阳的颜色。

 

六月

 

《嘘……听我说》-黑暗向/卷星

 

“听说,刚刚那个新来的,叫卷毛的家伙,曾经有一个同性|恋人,好像是叫什么星猫的。还听说两人感情十分的好。不过他有精神分裂症,在他发病的时候,把他的那个恋人给杀了,而且……”那人表情突然变的狰狞了起来:“而且还把他分尸了!!” 

“是么?之后呢?”朴医生似乎经历多了,依旧十分淡然的看着那人 

“后来嘛,后来警【和谐】察去搜的时候,在卷毛家的冰箱、花坛、厨房、衣柜里找到了那人的四肢和身子。只不过很奇怪的是,不论警【和谐】察怎么找都找不到那人的头。警【百度】察后来找到卷毛,才知道原来他有精神分裂症,发病的时候把人杀了。哎……”那人叹了口气:“好好的两个人,真是可惜啊……” 

“等等……”朴医生皱了皱眉头,说道:“你说找不到那人的头了?” 

“是啊。” 

“头……是圆形的吧……”朴医生思考了一会,缓缓的说道:“那么刚刚卷毛手里抱着的是……” 

昏暗的房间内,卷毛小心翼翼的打开黑色的包袱,一个已经腐烂、面目有些狰狞的貌似属于猫科动物的头颅显示在他的面前 

卷毛亲了亲那个头颅,温柔的笑道:“星猫,不会有人伤害你的,我会保护你的。那些人老说我是疯子,其实他们才是疯子是吧!呵呵……他们才是疯子……呵呵……”

 

 

《情侣是这样恋成的》-主卡帅/尾杰

 

另一边,怪卡打消了自己那龌龊的想法,闭上眼准备安分的睡觉。就在他快睡着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压着自己了。怪卡睁开眼睛,发现帅戈像八爪鱼一样抱着自己。怪卡一瞬间就像被点穴了一样一动不动。衤果露的手臂能感觉到帅戈胸膛的温度,还有平稳的心跳。 

怪卡咽了口口水,不知道该怎么办。他都能感觉到帅戈平稳的呼吸。猛然间,怪卡感觉到自己体内有些异常,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砰砰砰”快速的跳动着。 

那是什么?心脏?不可能啊,自己怎么可能会有心脏……而且跳的这么快。 

 

次日 

大尾起床,看到帅戈像八爪鱼一样抱着怪卡,而怪卡就像僵尸一样躺在那,顿时觉得有些嘴角抽搐。

 

 

十一月

 

《坑爹系列之卡帅》-怪卡第一人称/卡帅

 

跟帅戈相处的这段时间我觉得很快乐,虽然他有些行为让我很汗颜。但是,就像“快乐是时间总是短暂的”这句话一样,突然有一天帅戈说他要离开了。

听到这句话之后我都不知道我呆了多久。心里有太多的感觉交织在一起,但我并没有留住他,因为他也有自己的家和家人。即使再不舍也要对他说再见。

帅戈离开那天我去送他,要上火车之前他给了我一个拥抱,依旧笑着对我说:“有缘再见。”

我一直呆看着他,直到火车的鸣笛声响起,我才一下反应过来,而最后的那句“有缘再见”随着火车的鸣笛一起消失在了天际。

 

 

2014年

 

十一月

 

《那个家伙》-卡帅

 

每天放学后,帅戈依旧会去实验室看怪卡做实验。不过,这次他不再是站在实验室门口偷偷的盯着他了,而是站在怪卡旁边,光明正大的、安静的看着他。

帅戈靠在窗边的墙上,双手环胸,静静的看着怪卡认真的侧脸。怪卡认真的样子很有魅力呢。

两人每天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只有在怪卡实验失败,被炸的灰头土脸的时候,帅戈才会走过去帮怪卡把脸上的灰擦掉,虽然怪卡似乎总是有点抗拒,但是帅戈才不在意呢。

今天的夕阳就跟第一次看到怪卡时的一样,艳丽的夕阳把周围的白云也染成了橘红色,帅戈转过头看着窗外的晚霞,发起了呆。自己现在明明被很多人注意到了,也有很多人喜欢自己,愿意跟自己做朋友了,为什么他还要每天来陪着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怪胎?

不甘心吗?不甘心他把自己忘记了?但是明明所有人都忘记了,为什么偏偏对于他的遗忘感到伤心,感到不甘心?

想着想着,帅戈感觉到有人看着自己,回过头,怪卡正愣愣的看着自己。

帅戈盯着那双深蓝色的眼睛,不知道为何,他走到怪卡面前,用手勾着怪卡的下巴,对着他刚要发出疑惑的嘴,缓缓闭上眼睛,吻了下去。

 

 

十二月

 

《大家一起来面基吧!》全员网游文

 

阿杰站在大尾面前,手里拿一支白色的玉笛。阿杰的角色像转笔一样潇洒的转了转玉笛,随之拿起手中的玉笛吹奏了起来,大尾的耳机里响起了悠悠的笛声,一片淡绿色的光打在阿杰的角色身上,一片片的雪花随之飘逸。

[小队][眯眯眼]:被拒绝了?

[小队][黑墨镜]:恩。

[小队][眯眯眼]:所以你就开始萎靡不振了?

大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时,帮会里大家正在调戏大牌和阿飞,然后大尾看到了阿杰居然也在帮会频道跟着大家一起调戏他们。

[小队][黑墨镜]:……

[小队][黑墨镜]:你居然也会跟着起哄。

[小队][眯眯眼]:就算告白失败了,可你还有我们啊。而且,偶尔跟着起哄可以愉悦心情,还能增加帮友们彼此的感情。你啊,就是太沉闷了

大尾心想,你不是跟我一样很沉闷吗?不过阿杰说的似乎有道理。于是在大家继续吐槽阿飞的时候,大尾也跟上去凑了热闹。

[帮会][壕做友带我飞]:你们欺负人!!我要波动了!!嘤!嘤!嘤!

看到阿飞这幅反应,大尾心情有点好转,不由得有点想笑。

紧接着,大尾看到游戏里阿杰离开队伍的提示,然后一枚战棋插在了他与阿杰之间

[眯眯眼]希望与你切磋,是否应战?

[确定] [拒绝]

[近聊][眯眯眼]:似我这般的寂寞高手,正需要你这样的对手!

大尾在电脑面前轻笑一声,按下确定。

[近聊][黑墨镜]:某身经百战,从未避战!

是啊,我还有你们。大尾心想。

 

 

 

《灵异事件处理事务所》全员向

 

“先别急啊。”黑魔王看着拿着手枪的帅戈笑道:“在打我之前,先让他陪你玩玩吧。”

说着,从黑魔王的高背椅后面走出来一个人。

看到熟悉的身影,帅戈面露喜色:“怪卡!”然而很快,帅戈脸上的笑意就凝固了。

这不会是怪卡……不,这不是平时的怪卡。现在的怪卡周围散发浓浓的危险气息,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下面愣住的帅戈。

黑魔王看到帅戈的反应,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好了,现在……游戏开始。”

 

昏暗的房间内,怪卡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帅戈。

“你控制了他?!”帅戈满脸愤怒的看着黑魔王。

黑魔王看着怪卡和帅戈笑道:“你不是来找他的吗?他现在就站在你面前,能不能把他带走,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这时,怪卡抬起手,向帅戈挥去一记风刀。

帅戈一边躲避着怪卡的风刀一边喊道:“怪卡!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帅戈啊!”

怪卡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像个被人控制着的人偶一样,继续向帅戈帅戈发动着攻击。

密而急的风刀让帅戈措不及防,脸上被风刀划开了一道口子,触目惊心的红色液体顺着在帅戈白皙的脸滑落到地上。

怪卡并没有因此而停止攻击,更多的风刀向帅戈飞去。

帅戈四处躲避着,虽然没有伤中要害,但是帅戈的胳膊和腿有多处被风刀划伤。帅戈只觉得伤口处火辣辣的疼。

再次袭来一记风刀,帅戈赶紧向一边闪去,可惜慢了一步,风刀将帅戈的衣服口袋划开,装在口袋里的手机飞了出去掉落在怪卡脚边。手机因为受到冲击而自动亮了起来。

怪卡看着脚边亮起的手机屏幕,上有两个人,一个是帅戈,另一个……是自己?突然,怪卡有些痛苦的抱住了自己头,但是视线却无法从手机屏幕上移开。

黑魔王看到怪卡的反应不太对,眼睛闪着红光,帅戈的手机“砰——”的一声炸掉了。

帅戈看着损坏的手机,有些心疼的啧了一声。

怪卡恢复原状,满脸怒意的冲向帅戈。

帅戈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怪卡推到墙边。帅戈的背紧紧地贴着冰冷的墙壁,脖子也被怪卡扼住。

帅戈看着扼住自己的怪卡,轻笑一声:“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这么有气魄样子呢。”

 

 

2015年

 

一月

 

《便有相思何处说》-事务所后续/帅卡向

 

怪卡洗完澡看着穿在身上正好合身的高中生校服,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将校服领子翻好,抱着湿衣服走出浴室。外面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客厅似乎被帅戈整理过了,所有东西都被有条不紊的摆放整齐。帅戈也已经换了干净的衣服坐在沙发上,带着黑色的框架眼镜翻看着手里的书。

怪卡站在那看着帅戈专注的神情和棱角分明的侧脸,不知道为何有些心跳加速。

帅戈抬起头看着怪卡:“你洗好了?衣服很合身啊。”

“啊……恩。”怪卡觉得脸有些发烫,把头低了下去。

帅戈摘掉眼镜将书反扣在茶几上,站起来走到怪卡面前,把他的脸抬起来:“你的脸好红啊,不会是发烧了吧?”说着帅戈低下头用自己的额头抵着怪卡的额头:“奇怪,不烫啊,反而凉凉的。”

怪卡瞪大眼睛看着帅戈近在咫尺的脸,嘴里吐出的温热气息洒在怪卡脸上有些痒痒的。内心深处那一潭平静已久的湖水开始有了些波动,泛起层层涟漪久久不能平静。

帅戈没有放开怪卡,继续自顾自的说道:“奇怪,为什么你得身体那么凉啊?夏天抱着你连空调都不用开了。”

怪卡伸出手环住帅戈的脖子,不顾帅戈诧异的眼神闭上眼吻上了他的唇。

“虽然知道你不是他,但还是忍不住想要靠近你、感受你,因为你有着跟他相同的气息,相同的温度甚至,相同的灵魂。”

 

 

二月

 

《Y&I最强情侣》-综艺向/帅卡帅

 

小吉【坏笑】:既然两位现在是情侣,就向大家展示一下情侣该有相处姿态吧。

帅戈【想了想,一把搂过怪卡】:这样?

怪卡【脸红ing】:额……

小米:帅戈,你现在是“女朋友”哎,哪有女朋友这么对自己男朋友的,你们两个动作换一下吧。

帅戈【放开怪卡,让他搂着自己】:这样吗?

怪卡【不自然的搂着帅戈】:总觉得……怪怪的。

小吉小米【捂嘴偷笑】:没关系没关系!好了,现在让我们向着两位的新家出发吧!

【车子发动,摄影师关掉了摄像机】

“帅戈怪卡你们两个这动作好诡异啊哈哈哈哈。”小吉小米看着两人忍不住大笑起来。

“呼——”怪卡看摄像机关了一下子瘫坐在座位上,被摄像头盯着很不舒服啊,而且还要一直故作镇定。怪卡看了看帅戈,心想:不愧是专业的大明星,面对摄像头一点也紧张。

“你们不是送快递的吗?怎么会跑到这来主持节目了?改行了?”帅戈靠在靠背上双手环胸看着面前的两兄弟。

“不不不。”小吉摇摇手:“是前几天节目组的导演要我们来做特约主持人的。”

“对啊。”小米笑道:“我们两个除了想做相声演员以外也很想做主持人。”

两人对视了一下,异口同声道:“所以我们一口就答应下来啦!”

怪卡坐好,看着小吉小米问道:“我真的不能回家吗?”

“那当然了!”小吉说道:“不过你放心,我们特地在你们的新居里加了实验室,不用做节目的时候你就可以在呆在里面。”

“但是……”小米开口道:“我觉得你应该也没有什么的时间呆在实验室了。”

“那倒是。”帅戈看着怪卡淡淡的笑道:“录制节目可是很辛苦的呢,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啊,瓶子头。”

 

 

《养成攻略》-卡帅卡/尾杰

 

大尾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帅戈依旧趴在桌子上,金老师坐在讲台上,要等帅戈和大尾的家长把两人接走他才能离开。

已经好久了怪卡还没来,帅戈在想是不是怪卡不要他了。这么一想帅戈就有点忍不住想要哭了。

“帅戈!”怪卡火急火燎冲进教室把金老师吓了一跳。

听到怪卡声音的帅戈眼睛瞬间就恢复了神采,站起来直接跑过去扑到怪卡怀:“怪卡你终于来了!”

怪卡拍了拍帅戈的背:“抱歉,让你久等了。”

帅戈抬起头看着怪卡:“没关系,只要你能来,多久我都能等的!”

“怪卡?”阿杰一来到教室就看到怪卡,还有怪卡怀里的孩子。现在阿杰大概知道了怪卡早上为什么会迟到,放学后又这么急着走的原因了。

怪卡回过头看着阿杰,有些疑惑:“阿杰你怎么来了?”

“跟你一样。”说着阿杰穿过怪卡和帅戈走到大尾身边:“大尾,回家了。”

大尾站起来伸出小手拉住了阿杰的手,低着头说道:“阿杰。”

“叫哥哥。”

“下次能早点来吗?”大尾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语气里尽是委屈。

阿杰看着低着头的大尾,有些无奈的说道:“尽量吧。”

 

《四皈依》-牛妮

 

阿牛在山脚下的湖边找到了妮妮,她坐在河边双手抱膝痴痴地盯着平静湖面,眼角还挂着泪珠。

阿牛走过去:“妮妮……”

妮妮听到阿牛的声音转过头,哭的红红的眼睛带着些惊喜的神色看着阿牛。

阿牛弯下腰,将之前的那颗糖果放在妮妮的手心缓缓的说道:“皈依,妮妮。”

 

《眼睛》-卡帅


他看着帅戈因为没有眼帘的保护而突出的眼球,以一种十分诡异的表情挖走帅戈眼睛,那是他最爱的,那对令自己疯狂着迷的紫色瞳孔,他最喜欢在里面看到自己的影子……

五年后,他终于做出这个机器人,跟帅戈一模一样的机器人。它跟别的机器人不一样,它拥有和人一样的思维能力,他有比其他机器人更加真实的皮肤和眼睛……

怪卡看着眼前的帅戈,轻轻地摩挲着他的脸:“你的眼里,终于只剩下我了……”

 

《情人节快乐》-尾杰

 

2015年2月13日,天气:晴

阿杰一定不知道我有多爱他,要怎么样才能让阿杰知道我的心呢?

明天是情人节,送什么给阿杰呢?我把心挖出来送给他吧?阿杰一定会很高兴的。不过作为回报,阿杰也一定要把自己的心送给我才行,我想阿杰的心里一定都是我。

我这么爱他,他一定也是。

——————————————————————————

日记到此结束,阿杰的额头已经冒出了一层冷汗,没想到那个毁了自己一生的人,就是大尾……而他这么做的原因就是那所谓的……“爱”?

这时阿杰突然想到最后一篇日记,大尾所说的惊喜,难道就是……?

前所未有的恐惧侵袭了阿杰的全身,双手颤抖着,日记从手里摔落在了地上。

想逃已经来不及了。房门被打开,阿杰惊恐的回过头,脸色刷白的看着门口的大尾,他左手拿着血淋淋的刀,右手拿着一个还在跳动着的血球,胸口处一片血红。

大尾看着阿杰痴痴的笑着:“阿杰,情人节快乐。”

 

 

《当快猫帅戈与历险记帅戈互相穿越》-主卡帅

 

帅戈就静静地看着怪卡忙碌的背影,想着该如何开口让他给自己做个手机充电器。

就这样想着想着,怪卡突然冷不丁冒出一句:“小帅,你好像变得跟以前不太一样了……”声音很轻,小心翼翼的。

帅戈习惯性的“恩?”了一声,在理解完这句话的意思之后,心里一颤,莫非被发现了?

怪卡继续摆弄着手中的金属物,悠悠的说道:“你不是一直不喜欢呆在进实验室的吗?而且……自从你醒了之后,好像就变得有点……不一样了。”

帅戈故作轻松的问道:“你不喜欢我这样吗?”

怪卡的背影顿了一下,接着慢慢的转过身看着帅戈:“只要是你,不管变成什么样,我都喜欢。”

帅戈看着那双深蓝色的眼眸,里面的柔情满的似乎快要溢了出来。帅戈突然抖了一下,心里感觉麻麻的。

这种感觉。有点奇怪……

 

 

三月

 

《噬人噩梦》-大尾中心

 

这一切,大尾都觉得太奇怪了。

 

直到有一天,大尾突然想起那天中午醒来的情景,自己当时,真的是醒了吗?那些是梦,那么,现在呢?

周庄梦蝶,蝶梦周庄——事实究竟是如何,大尾也不知道。

 

他就这样在不断怀疑、猜测,自己现在究竟是醒着的,还是依旧在做梦?

 

 

站在高耸入云的建筑物楼顶上,终究还是受不了这似梦非梦的生活。大尾看着脚下如蚂蚁般的行人与车辆,轻轻一跃,没有一丝犹豫。

 

 

——————————————

 

身体一抖,大尾坐直身板瞪大了眼睛。

 

是课间,今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同学们有说有笑的聊着天。

 

大尾突然感觉有些头疼,揉了揉太阳穴便趴在课桌上准备小憩一会。刚闭眼没多久,教室的喇叭里就传来了熟悉而又躁耳的《运动员进行曲》……

 

 

 

八月

 

《七夕贺文》-卡帅

 

静寂的夜晚,帅戈对着收音机前的每一个人,诉说着自己持续了十几年的单恋。独特的温柔嗓音,带着几分哀怨与无奈,敲击着每一位听者的心。

 

帅戈不再往下说,电台里安静了几秒。女主播是个感性的女人,听完帅戈的“初恋”故事后,缓了好久,才想起来接话:“帅戈先生的单恋故事确实令人惋惜,如果当初您能坦诚一些,会不会有不同的结局?”

帅戈恢复往日的神采,对着女主播露出招牌式的笑容:“谁知道呢。”

“那么帅戈先生要不要借此机会,对自己的‘初恋’对象说些什么呢?”

帅戈无视了在外面给他是使眼色的经纪人,无声的叹了口气,缓缓地开口道:“瓶子头,曾经你问我,如果有一天我们分开了怎么办。我当时说,如果我们分开了,我就会站在最显眼的地方,当你想要找我的时候,一眼就能看到我。”笑了笑,帅戈继续开口道:“现在我就站在这里,随时等着你来找我。”

 

 

2016年

 

二月

 

《雨》-卡帅

 

这场雨持续的不长,很快外面的雨点渐渐地变小、变稀。

 

帅戈看着窗外,轻轻的说了句,“雨停了。”

 

怪卡抬起头,太阳已经拨开了云层,沾了水珠的树叶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淡淡的光。

 

两人将东西收拾好离开了咖啡厅。雨刚停,路上只有两人并排走着。帅戈没有戴口罩,这场雨将难闻的机油味和铁锈味暂时的清洗掉,清新的空气让帅戈忍不住做了个深呼吸。

 

 

三月

 

《他和他》-卡帅

 

8.

-他们彼此适合却无奈的错过

-在人群中淹没

 

“帅戈。”

 

“怪卡。”

 

大尾和阿杰从不同的方向过来,嘈杂的环境下没能听到对方的名字。

 

帅戈和怪卡同时迈开了脚步,朝着不同的方向走去。

 

两辆车同时开向了不同的目的地,擦肩而过后渐行渐远,直到彼此消失在车水马龙的城市里。

 

 

九月

 

《快猫接龙》-全员向

 

在远离木偶国一个遥远的深山里,住着一个可怕的大魔王——黑魔王。黑魔王虽然是个可怕的大魔王,但是年纪大了,讯息接收的能力也较为缓慢。直到薇薇长大,他才听闻了世界上还有一个这样传奇的公主。

黑魔王最讨厌能带来和平的天使,他命令自己的手下黑魔龙将薇薇抓到他的城堡来,让她永远的呆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

 

2017年

 

一月

 

《青春是场无畏之战》-全员向/主卡帅

 

下午给阿豪打了声招呼说出去散散心,心里到底是不是有些别的小心思帅戈也不愿承认。降雪之后天气已经到了零下,寒风刺骨,帅戈漫无目的却又像是目的明确般朝着某个方向而去。

当帅戈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图书馆门口。

而图书馆门口还站着一个人,即使那人低着头把半张脸埋进了围巾里,帅戈还是一眼认出了他,心几乎在一瞬间跟着那些积雪一起融化了。

帅戈迈开步子几乎是小跑着走了过去,“怪卡。”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怪卡一惊,抬起了头,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人,声音不知是因为冷还是激动带着些颤抖,“帅……帅戈?”

 

 

二月

 

《真心话大冒险》-卡帅

 

高考结束,帅戈即将离开这所学校进入大学。刚结束毕业典礼,帅戈就在礼堂门口看到了怪卡。

“帅戈,我怕再不说就没机会了。”怪卡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蓝宝石般的眼眸里透着的是不容怀疑的认真,“我喜欢你。”

帅戈一愣,随即弯起了眼眸,“你又玩大冒险输了?”

“不,这次是真心话。”

 

 

三月

 

-卡帅

 

呼吸已经平稳了下来,帅戈刚刚迈出步子准备离开就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一声挽留。

“等等。”

帅戈的身体突然僵在原地,他清楚的知道站在他身后的人是谁,却没有勇气去面对他。

之前在实验室门口就感觉他好像有点不对劲,有些放心不下怪卡还是追了上来,“你是,帅戈吧?”怪卡特意没有加上敬语,观察着那人的反应。

“不是……我怎么可能是那个大明星呢……”帅戈背对着怪卡摇了摇头,小声的否认了。

怪卡抿了抿嘴,再次开口:“我没问你是不是帅戈先生,我是问,你是帅戈吗?”

帅戈的背影突然微微颤了一下,一时间竟无法回答,他是帅戈,那个大明星也是帅戈,即使是同一个人,但是——这样的他又怎么能跟大明星相提并论呢?

 

 

《花朝节》-牌飞

 

来到郊外投放花灯的地方,抬头已经能看到零零星星的几盏花灯。

 

阿飞点亮手中的花灯,稍稍松了手,花灯靠着热气慢慢的向上飘去。墨染一般漆黑的夜空渐渐飘上了许多花灯,闪着五颜六色的光与天上的星辰相得益彰,少女们朝着飞起的花灯祈祷着。承载着人们的心愿,它们渐渐飘远,像是飞向天庭的使者。

 

阿飞紧紧地注视着这美妙的景色。

 

“不许愿吗?”大牌看了看周围的人,又看向了阿飞。

“啊?”阿飞回过神看着大牌眨了眨眼,随即笑开了,“许愿啊?那么就……希望我朝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千秋万代——!”阿飞仰起头拖着长长的尾音朝着天空喊道。

 

看着阿飞这幅样子大牌有些想笑。

 

“那你呢?”阿飞突然看向大牌问道。

“我啊?”大牌想了想,看向了这片花灯组成的星河,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希望大家都能好好地,像现在一样吧。”

 

 

四月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欧薇

 

 

“小手机,早上好!”

薇薇来到大厅,冲着在逗星猫的欧应万打招呼。

“早上好,薇薇大小姐。”欧应万看向薇薇,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

 

薇薇看着他不禁愣住了。

 

 

他看向自己的眼神清冷,像是高山上终年不化的雪。

 

 

六月

 

-卷星

 

卷毛将手上的番茄酱舔干净之后,不经意瞥了一眼星猫,却发现他不知为何呆呆的望着自己,有些好笑的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你在发什么呆啊,星猫!”

星猫回过神,有些不敢直视卷毛的眼睛,他将视线移到别处,支支吾吾的说着没什么。

卷毛笑了笑,习惯性的将胳膊搭在星猫的肩上,而星猫却像只受了惊吓的猫,直接躲开了卷毛,卷毛一愣,有些不解的看着星猫,“星猫你怎么了啊?”

不知是不是夕阳过于艳丽,星猫的脸和天边的云朵一样泛着红,他有些心虚地大声笑道:“什么也没有啊!哈哈哈我能有什么嘛!刚吃过东西,要运动运动!”

 

七月

 

《岁月静好,现实安稳》-卷星

 

“星猫。”欧应万在不远处叫着还站在卷毛墓边的星猫,“我们该回去了。”

 

“来了。”星猫应了一声,对着卷毛的墓碑轻轻说了一句,“卷毛,我就要回天神星了,你放心,我会好好爱护你的相机的。”说完,星猫转过身,正准备踏出脚步的时候,一缕亮光缓缓照到了他的脚边。星猫微微一愣,又将身子转了回去。

 

太阳缓缓地从山的那边升起,将温暖的阳光洒向大地;山坡下,一群绵羊悠哉的吃着草;不远处,农屋的烟囱里升起了袅袅炊烟,狗吠伴着孩童的哭闹与夫妻的吵闹声隐隐传入了星猫的耳中。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卷毛,这也是你所希望看到的吧。”

 

 

十一月

 

《文手挑战》

 

阿飞在大牌的办公桌还有沙发上找了半天硬是没找到他的手机,还在想着会被会丢在哪里的阿飞突然灵机一动,拿出自己的手机拨打通了大牌的号码。

 

很快,安静的办公室里就传来了“嗡嗡”的震动声,阿飞拿开自己的手机屏住呼吸仔细辨别着声音从何而来,在确定方向后阿飞快步走过去,在一堆文件的最下面找到了被压住的手机。阿飞拿起手机正准备为自己的机智点个赞时,突然注意到大牌手机上的来电显示。

 

 

看到“我的飞儿”这四个字的瞬间,阿飞一句“卧槽”差点脱口而出。


————————END————————


总结下来发现自己真是一年不如一年。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