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絮真的好饿

我就是饿死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吃对家一点粮的!!!
然后就被饿死了

青春是场无畏之战3-4

NO.3

自从初三暑假开始,帅戈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帅戈自己也知道。他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开学前几天,大尾见到他跟见到鬼一样的表情。但是一秒钟都能发生很多事,两个月他改变的这么大不也是很正常的吗?

他以前虽然胆小懦弱,但是从未讨厌过那样的自己,要不是因为那件事,他现在或许还是像之前一样吧。不过现在帅戈很是庆幸自己的改变,人都容易有依赖性,他不敢相信如果他还是原来那个胆小的自己,没了大尾在这个陌生的班级自己会怎么样。

 

目前来看,帅戈感觉这个班的同学还是很友好的,特别是自己同桌和前桌。帅戈的同桌是个理科学霸,虽然没什么接触但是帅戈还是观察出来了,性格也很开朗随和不像一般的书呆子一样无趣。

 

“帅戈,我和小米要去下小卖部,你要带什么东西吗?”

“不用,谢谢。”

 

恩,还有这一点,很体贴。

 

下节体育课,课间,女生们结伴去厕所换下校服穿上运动裤,有些大大咧咧的女孩嫌麻烦就直接在教室的一个角落隔着裙子把运动裤穿在里面。帅戈安安静静的坐在位子上,男生的校服裤子上体育课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一些调皮的学生就混在一起打闹,而在讲台上打闹的两个人他曾有过一面之缘,他们一个叫卷毛一个叫星猫,以前一个小学的,卷毛在学校是有名的好管闲事,而且有些中二和热血,大概也是因为这样曾经他才会在帅戈被一群混混欺负的时候出手帮助的吧。

 

怪卡和小米回来的时候上课铃也正好响了,体育委卷毛组织大家排好队去操场。

 

教他们的体育老师姓矛,叫矛功夫,他还有个兄弟叫矛学者,教政治的——这都是帅戈从一些女生那听来的。

 

第一次上课,大家对矛老师的印象就是有些严肃,但毕竟是体育老师,学生们倒也不怎么怕他。

自由活动的时候,精力充沛福的男生们直接一窝蜂的跑去旁边的篮球场打篮球,帅戈不太喜欢打篮球,向着操场边的树荫下走去。刚走没两步他就看到了一同向着操场边走去的小米和怪卡,三人对视的一瞬间感觉像是找到了盟友般的,小米和怪卡直接过去一左一右夹着帅戈一起走到了树荫下靠着铁丝网坐了下来。

女生们怕晒黑都躲在树荫下看着那群在烈日下挥散汗水的男生聊着八卦,有些胆大的女生直接围过去和帅戈他们谈人生。

帅戈虽然不是话唠但也绝对不是个闷骚,加上一个特别会聊天的小米,跟女孩子们聊得倒也是愉快。但是一旦女孩子们声音大了起来他就会请嘘一声,然后指指离他们不远躲在树荫下睡觉的人。

说来也巧,这个人是帅戈的初中同学,叫大牌。从每天接送他上下学的豪车来看应该是个有钱人家的大少爷,但并没有那些富二代的优越感,也没有仗着优异的家境欺负班上同学,倒是因为特别能睡而被同学开玩笑说他是“睡神”。

旁边的小米不知道说着什么笑话,一激动把手搭在了帅戈的肩上,而帅戈瞬间像是受了惊的猫直接把小米的手推开,害的小米一个中心不稳差点趴地上。

其他人看到帅戈这么大的动静被吓了一跳,帅戈尴尬的笑了笑,“抱歉,我不太喜欢别人碰我。”

幸好小米也是个心大的人,就没太在意。

 

那边篮球场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嘈杂了起来,大家把目光都移了过去,没有人注意到本来睡的正沉的大牌猛地惊醒,锐利的目光像是在狩猎的狮子。

篮球场那边出了点事,好几个班的男生将篮球场瓜分各打各的一开始还挺和谐,只是后来帅戈班上的男生把跟在他们隔壁打篮球的一名男生绊倒了,裸露在外的手臂和膝盖在水泥地上蹭破了皮流出一丝鲜红。

“同学你还好吧?真是对不起!”不小心绊倒人的卷毛连忙上前询问那人的伤势。

“没事没事,打篮球嘛难免的!”那位同学咧着嘴笑得灿烂,本想站起来但是膝盖上传来的刺痛感让他又跌坐在了地上,连笑容都变得狰狞了起来,“嘶……”

一道身影在众人的惊愕中直接从操场的树荫下冲进了围观的人群里,看着坐在地上的人身上的伤口时锐利的眼神变得更加危险了起来。

“谁干的?!”大牌看着一群人,周围的充斥着危险的低气压,此刻的他就像一只要将人生吞活剥了的野兽。

 

另一边的帅戈不禁皱起了眉头,被卷毛撞到的人叫阿飞,是大牌的弟弟,但不是亲弟弟,是领养的。

对于大牌和阿飞帅戈并不讨厌或者说还是很感激他们的,因为他们俩是班上除了大尾唯一会对自己笑脸相迎的两个人。但是在帅戈的认知里大牌其实是个非常危险的人物,虽然平时看似人畜无害的小奶猫,但是一旦涉及到阿飞的事就完全是个暴怒的狮子。

 

大牌是个非常护短的人,尤其是对阿飞,帅戈还记得当初阿飞不知道怎么的跟几个高年级的产生了冲突,对方气急了推了一下阿飞,但是大牌却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冲了上去跟几个人互殴了起来,最后两人居然将那几个高年级的打跑了,当时大牌的表情就跟现在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对……对不起,是我不小心撞到他的。”卷毛对着大牌再次道了歉,站在卷毛旁边的星猫看着一脸怒气的大牌吓得往卷毛身后缩了缩,小声的在他耳边说,“卷……卷毛,他的样子看起来好像不太对劲……”

卷毛听了看向大牌,他的样子的确很不对劲,也不知道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跟他撞到的人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这么激动?

 

坐在地上的阿飞看到大牌这样立马伸手拉住了大牌握拳的那只手,“大牌,我没事,其实也怪我自己不小心非要去接飞那么远的球才会这样的。”

 

大牌看向阿飞,他还是那样笑的夸张,“哎呀,你别光站着啊,快拉我一把,你都不知道这水泥地被太阳烤的有多热!”

 

大牌的表情渐渐缓和,伸出手将阿飞扶了起来,站直身体让阿飞好暂时靠在自己身上。

 

看着阿飞的伤口卷毛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得开口道,“对了,去医务室看一下吧?”

 

阿飞摇摇手,“没关系啦多大事啊!我以前爬墙摔的可比这个严重多了哈哈哈哈!”

 

“……”扶着阿飞的大牌一言不发,直接拉着他往医务室的方向走。

 

“哎哎哎!大牌你干嘛!哎呦你走慢点……嘶……我可是病患啊!”

 

一群人看着推搡着走远的两人也慢慢散开了,而看到这一幕的帅戈忍不住轻轻的笑了一声,这种亲人之间的关心还真是让人羡慕啊。

 

体育课结束后,怪卡准备和小米去小卖部买点水,看到已经走到前面的帅戈怪卡快步走过去伸出手准备叫住他,但是在快要拍到帅戈肩膀的时候忽地停住了。怪卡收回了手加快了脚步跟帅戈并肩而行,“帅戈,你去不去小卖部?”

帅戈礼貌的笑了下,“不了。”

“那要不要给你带东西?”

“不用,谢谢。”

“哦,那好。”

怪卡放慢了脚步等着身后的小米,眼看着帅戈和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远,忍不住摇了摇头。

 

“不明白自己想要做什么。”怪卡看着帅戈的背影,默。

 

NO.4

夕阳吻上晚霞羞红了天空的脸,蝉鸣在下课铃声中渐渐被人声覆盖。小米和怪卡一同走到校门口,那儿正站着一个围着三角巾有着跟小米一模一样面孔的男孩。

“小吉!”小米快步走了过去,跟在身后的怪卡看着嬉笑的两人也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小吉和小米是一对双胞胎,当初学校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将两人分到不同的班级。第一次看到小吉的时候是在食堂,怪卡错把他当做了小米,小米过来的时候一向崇尚科学的怪卡差点以为自己遇到了什么灵异事件。

 

跟吉米兄弟两道别之后怪卡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继续站在门口似乎是在等人。离校门口不远处停着一辆豪车,旁边站了一个精瘦的男人,看装扮大概是管家。这时两个面熟的身影路过了怪卡,是今天体育课上看到的那两个人。

其中一个在体育课上受了伤却还一直挂着挂着大大的笑容,喋喋不休的跟旁边睡眼惺忪的人说着什么。两人若无其事的走到了那辆豪车面前,车旁的男人为两人开了车,接着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扬长而去。

这是每天早上和晚上都会出现的戏码,平时怪卡并不会去在意,但是今天却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不好意思同学,请让一下~”

身后传来的声音使怪卡转移了视线,话音的主人单脚支撑着自行车,头上带着牛仔帽,一副墨镜遮住了大半张脸,可能因为逆光而显得脸有些阴沉,即使穿着校服却仍然散发出一股不良少年的气息。

“快走吧大尾,错过这班车我得多等二十分钟。”

“啊,抱歉。”大尾的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让怪卡意识到挡住了别人路,急忙往旁边挪了一下,站好之后才看清坐在车后座的人,“帅……”

“知道了知道了。”怪卡还没能叫出那人的名字大尾就蹬着自行车走了。

 

“哎?帅戈刚刚校门口的好像是你同桌。”出了校门大尾忽然想到了什么似得说道。

一直低着头看手机的帅戈听闻侧过头看向了校门口,愣愣的站在那的确是怪卡,“嗯,是他。”说完继续低着头看着手机屏幕,屏幕上是跟一个备注为“阿豪”人的微信聊天界面,对方几分钟前正发来消息询问他今晚想吃些什么,也是因为刚刚看手机所以才没在意到怪卡。

“啧,对同桌居然那么冷淡。”

“彼此彼此。”帅戈轻笑,快速的在屏幕上打出了“随便”两个字回复过去就直接将手机锁屏揣进口袋里。

 

大尾和帅戈回家的路径并不相同,所以大尾只是把他载到附近的车站等他上车后再自己骑车回家。

两人刚到车站的时候帅戈要坐的那一路车正好开走了。平时帅戈都是卡着点坐那辆车,只不过今天老师拖了一会堂加上大尾的车不晓得被谁给挪了位置才浪费了一会时间没能赶上这班车。

“得,还真没赶上。”大尾看着远去的公交车,无奈。

帅戈掏出手机看了一下,幽幽的说道,“今天比平时多用了两分钟才骑到车站,年纪大了吧。”

“哦豁。”大尾像是听到了笑话一般发出了阴阳怪气的笑声,“想打架?”

帅戈一脸“丑拒”的表情,“不,我是不会像你这种粗俗的人一样使用暴力的。”

 

在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拌嘴中,另外两个身影向车站走了过来。大尾停止了和帅戈的互怼,感觉自己头又开始隐隐作痛。

“你们好。”两人走近,怪卡率先打了招呼,“你们也在等车吗?”

因为平时都是大尾骑车载着帅戈到车站,所以都在他们到车站之前就已经离开了,今天遇到还真是有些意外。

“我只是送这位老人家来车站而已。”大尾朝着帅戈抬了下下巴,“我年轻力壮直接骑车回去就可以了。”说着拍了拍自己的自行车坐垫。

“两位的感情可真好啊。”怪卡看着两人笑道。

帅戈双手环胸点了点头,“当然,毕竟除了我没人受得了他,谁让我这么善良呢?”

大尾双手抱拳,“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一个暑假没见你的脸皮居然已经练就的犹如城墙拐弯,在下佩服佩服。”

“过奖过奖。”

“谦虚谦虚。”

一旁的怪卡和阿杰看着两人你来我往一脸懵逼,却又有些羡慕这种纯粹的友谊。因为非常了解彼此所以才敢对对方出言不逊而又不担心对方翻脸,能这样相处的想必感情一定非常的深厚又彼此十分信任。

 

帅戈的那班车到站了,凑巧的是怪卡居然和帅戈坐的是同一辆车。

送走了帅戈和怪卡,大尾骑上自行车刚准备回家,但是看着独自站在站台等车的瘦小的身影,大尾突然觉得有些可怜。

“喂,我送你回去吧。”

阿杰将目光看向大尾,顿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是在对自己说话,“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还有,我不叫喂。”

“都这么多年的邻居了,我又不会把你带去卖了,真不知道你这小鬼在变扭什么。”大尾看着那张扑克脸有些无奈,“我可答应了你哥要照顾你的,你可别害我不守信啊。”

不知道是不是哪句话戳中了他的点,一开始态度坚决的阿杰居然点头同意了。

 

因为没有坐过自行车,阿杰不敢侧着坐,所以大尾只好让他直接跨坐在后座,还好心提醒他抓好自己别掉下去了,一开始阿杰没有理会,但是当大尾踩动自行车的时候阿杰还是有些害怕地抓住了大尾的衣摆。

 

依旧亮堂的天空已经能看到月亮浅浅的轮廓,白天的炎热已经散去,自行车离开了大马路拐进了一条林荫道,因为走的是条小路所以车辆很少。带着凉意的晚风将两位少年衣角吹起,大尾单手控制着自行车,另一只手将差点被风吹跑的帽子摘下来递给了身后的阿杰。

 

自行车压过减速带引起了小小的颠簸,阿杰一惊,条件反射地抱住了大尾的腰。刚刚大尾没有减速只是恶作剧般的想吓吓阿杰,却没想到他会有这么大反应,想象着他惊慌失措的表情大尾竟忍不住眯起了眼。

 

虽然阿杰并有露出他想象中的表情。

 

 

——————————————

阿杰:面瘫怪我咯【摊手】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