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絮真的很咸

这是帅戈的头号备胎
吃得很多,主产卡帅/尾杰
cp洁癖,不拆不逆
我就是饿死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吃对家一点粮的!!!
然后就被饿死了

青春是场无畏之战7-8

NO.7

互相道别之后,阿飞拿起扔在一边的书包,不远处的树下,大牌靠着树干睡得正香。

 

“大牌!”

“大牌……”

 

“大牌,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哥哥咯,要好好照顾阿飞知道吗?”

 

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大牌被客厅的声音吵醒,走去一看,自己的父母、叔叔还有表姐都在,而且多了一个陌生的面孔,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大,手臂上、头上都缠着绷带,脸上还有一些淤青。大牌的妈妈看到大牌醒了,非常高兴地将大牌领过来。

“你叫大牌啊?你好,我叫阿飞!”那个孩子非常大方的向着大牌介绍自己,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

刚睡醒还有些迷迷糊糊的大牌看着他,懒懒的问道,“你受了好多伤哦,为什么还要笑?不疼吗?”

“啊?”阿飞眨了眨眼睛,突然又笑开了,“哎呀,一点小伤而已,我都习惯了!”

 

大牌不懂,怎么会有人习惯受伤呢?

 

大牌有很多的表姐,都是他叔叔的孩子,而他则是这个大家庭里唯一的男孩子。突然又有了一个男孩子出现,大牌倒是没有觉得讨厌,因为阿飞跟他不一样,永远都在笑,永远都活力满满地样子。

但是大牌曾听家里的司机和侯老爷的谈话,说阿飞是个孤儿,流落街头经常被人欺负,之前还差点被人贩子打断胳膊去乞讨,幸好阿飞机灵逃了出来,也是在逃跑的过程中差点被他家的车撞到,大牌的父母觉得有缘也是心疼他便把他带回了家。

 

知道这些事之后,大牌感觉更不懂阿飞了,为什么还能露出那样的笑容呢?

 

还记得有一次,大牌和阿飞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了很多小朋友在吃路边小摊子上卖的麦芽糖,大牌也想吃但是侯老爷不准,说会蛀牙,而且不卫生。大牌只好放弃这个念头。

结果当晚,大牌又被客厅的声音吵醒了,跟上次的情形一样,一屋子的大人,还有那个站在人群中,手上缠着绷带的小男孩。

“你半夜没事翻墙做什么?”大牌的父亲看着一身伤的阿飞又气又心疼。

“我……我就想试试看自己能不能翻出去……”阿飞这次难得的没有像以前一样没心没肺的笑着,一反常态安安静静的站在那,紧紧地抓着裤兜。

看着阿飞的样子大牌的妈妈赶紧出来为阿飞说话,“好了,你也别怪他了,阿飞调皮你也是知道的,这么晚了让孩子去休息吧。”

 

人全部散去之后,阿飞又恢复了常态,跳到大牌面前一脸神秘兮兮的拉着他进了房间。

“给你!”阿飞将裤兜里的东西掏出来送到大牌手上。

大牌看着手里的东西,困意瞬间都散了,“麦芽糖?”

“对啊!”阿飞拍了拍手,一脸自豪的说道:“我趁侯老爷不注意偷偷翻墙出去买的,放心!他不知道的!”

“你翻墙就是为了买这个?”

阿飞看大牌并没有很惊喜的样子有些失望,“什么呀,不是你说想吃的吗!我可是找了好久才找到了那个卖糖的大叔的!”

大牌愣住了,简直是不可思议,就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大牌早就习惯了这样,虽然出生豪门是个非常令人羡慕的事,但是却不能像一般的小孩那样吃那些路边摊,当然大牌也知道侯老爷是为自己着想,所以也不会那么任性。

“其实我不吃也没关系的……”

“什么没关系啊!”阿飞有些不太高兴,“想吃什么就吃嘛!干嘛要委屈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吃自己想吃的东西才会开心啊!”

“那你现在开心吗?”大牌看着一身伤的阿飞,忍不住问道。

“当然!”阿飞又恢复了笑容,“你爸爸妈妈对我那么好,我还多了个你这样的兄弟!当然开心!”

虽然大牌还是不太能理解阿飞为什么在经历那么多事之后还能笑得这样灿烂,但是,那时的大牌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我一定,一定不会让这样的笑容消失的!

 

 

“大——牌——!”

“快醒醒!回家啦!”

耳边响起的巨大声音终于将大牌从梦中唤醒。

“嘿,你说你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是那么能睡啊!”阿飞看着睡得迷迷糊糊的大牌忍不住笑道。

大牌睡眼惺忪的看着眼前的人,对啊,就是这样的笑容,自己最喜欢的笑容,一睁眼就能看到,真好。

 

车站

 

四人站在车站一言不发,从到了车站开始,帅戈和大尾就保持着对立的姿势,一旁的怪卡和阿杰看着两人,总觉得气氛似乎有些尴尬。

“我说,你看够了没?”大尾终于受不了帅戈炙热的目光率先投降,“你干嘛一直看着我。”

“大尾,你知道吗?”帅戈凑近了大尾,目光更加炙热了起来,“你的墨镜上有一个世界上最完美的人。”

虽然别人看不见,但是大尾还是忍不住将白眼翻上了天灵盖,一脸嫌弃的推开了帅戈的脸,“我劝您老赶紧收手吧,这脸皮乱扔是会污染大自然的。”

“帅戈,车到了。”怪卡很是时候的插了进来打断了两人,虽然有时候觉得两人斗嘴很有趣,但是如果不打断就不知道两人又要闹到什么时候。

 

两人上了车,依旧并排站在老地方。帅戈捏着自己的下巴,低着头一脸凝重的似乎在思考什么。

怪卡看着帅戈有些好奇,“帅戈,你怎么了?”

话音刚落,帅戈便抬起了头,转而面向了怪卡。他凑近怪卡,悠悠的问道:“看着我的眼睛,你看出了什么?”

突然凑近的脸让怪卡屏住了呼吸,温热的气息扑在怪卡的脸上使得自身的温度急剧上升,心脏似乎要从胸腔跳了出来。四目相对,怪卡愣愣的盯着帅戈的眼睛。

帅戈的眼睛很漂亮,眼底像是有一片银河,眼神深邃,像是银河深处的黑洞,强大的吸力让人移不开眼。

“我……我……”怪卡只觉得自己快要蒸发了,磕磕巴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而帅戈终于放开了怪卡,“是吧……根本看不出来吧?”帅戈喃喃道。

虽然奇怪帅戈的话,但是怪卡此刻根本没有闲工夫去想这个,脸上的高温还未散去,刚刚突然出现的情况着实让他手足无措,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跟谁有过这么近距离的对视,平时的冷静和理智都消失了,脑袋一片空白,连基本的说话能力都大打折扣。

 

这种感觉,太可怕了。

 

 

——————————

怪卡:为什么会对一个同性感觉到呼吸急促失控到大脑快要爆炸??在线等急!!

网友回复:要么你要完了,要么你要弯了。

 

 

NO.8

月考在月底终于结束,接下来便是学生们十分期待的国庆七天长假。紧张了大半个月终于可以暂时忘去繁重的学业压力好好放松一下了。当然,这是对于星猫这类的人来说,像怪卡阿杰这样的人家就没紧张过。

放学后星猫背好书包跑到卷毛面前,兴奋地像只获得自由的小野猫,“卷毛卷毛!!国庆我们去哪儿玩?”

卷毛正在收拾东西,听到星猫的问题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想了想,“嗯……不行哎,国庆老板和老板娘要出去旅游,我得看着店才行。”

“哎——!不是吧!”星猫一脸不满,愤愤不平的样子好像要留下看店的人是他一样,“你们老板也太会压榨别人了吧!自己出去快活让你给他干活!”

“没办法嘛,他是老板啊。”卷毛耸了耸肩,继续收拾东西。

“我看啊,你老板就是看你老实才故意把店丢给你的,结果你还傻傻的帮别人赚钱。”

星猫撇了撇嘴,他跟卷毛认识很多年了。卷毛的父母去世的早,所以卷毛很小就开始自立根生,这一点星猫还是挺佩服他的,也可能是因为成长环境的问题卷毛从小就有很强的责任心,而且为人很仗义,虽然有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不过作为朋友来说绝对是个不二之选。

“别这么说嘛,这也算是他们对我的信任吧哈哈。”卷毛收拾好书包站了起来,“走吧,阿飞他们还在球场等我们呢,一个多星期没有打球了这次一定要打个痛快!”

“走吧走吧。”说着两人就往门口走,谁知刚走到教室门口就被人拦住了去路。

来人居高临下的看着星猫笑得一脸和善,“星猫。”

那人一开口星猫全身的汗毛就都竖了起来,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下准没好事,“跟你叔叔说一声,明天我要家访,你给我乖乖的待在家里哪儿也别想去。”

 

果然,星猫心里大叫不好。

 

星猫旁边的卷毛没懂欧应万这句话的深层含义,愣愣的问道,“哎?欧应万老师你要家访吗?可是我明天不在家哎。”

欧应万看着卷毛笑了笑,“放心,这个优待只有星猫一人享有。”说着向星猫,“对了,我会把你的月考试卷一起带过去的。”

虽然欧应万笑容满面,但是星猫却觉得这是笑里藏刀。

欧应万和星猫的叔叔大力猫是多年的好友,当初星猫初三的时候大力猫把欧应万叫来给星猫补习功课以便他可以顺利升上这所学校的高中部,那段时间简直是暗无天日丧尽天良,星猫到现在想想都后怕。

“别玩太晚了啊。”欧应万留下这句话就离开了。

“欧应万老师再见!”卷毛没在意到愁容满面的星猫,欧应万走后用胳膊肘抵了抵他,“其实我觉得欧应万老师也没你说的那么恐怖啊。”

“你可别被他那副样子骗了!”星猫气呼呼的说道,“说不定国庆回来你就看不到我了!”

“有那么夸张吗?”

“有!”绝对的!如果他看到我在试卷上写的东西的话,星猫不敢往下想了,“我绝对会死的很有节奏感!”星猫抱着头一边说一边走向楼梯口。

“哎,又开始了。”卷毛已经习惯了星猫这样一惊一乍,无奈的摇了摇头追了上去,“星猫你等等我啊!”

 

“你们班是怎么了?什么叫会死的很有节奏感?”下了课的大尾和阿杰刚走到这个班的门口就看到一个家伙抱着头一脸惊恐的说“我一定会死的很有节奏感!”还以为出什么事了,结果走进教室一看,帅戈一脸悠闲地坐在座位上看着手机,怪卡和小米正在扫地,对于刚刚的事情似乎并不大在意。

“谁知道呢。”帅戈悠悠的开口。

“星猫就那样,习惯就好了。”怪卡抬起头解释道。

“对了。”大尾走过去坐在帅戈前面的桌子上,“明天你生日,咱们去哪儿玩?”

“哎?!帅戈你明天生日?”听到大尾的话怪卡瞪大了眼看向了帅戈。

帅戈看向怪卡,他那副吃惊样子看起来有够呆的,“有必要那么惊讶吗?”

“额……”反应过来的怪卡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因为没听你说过啊,而且没想到会这么近,都没能来得及准备礼物。”

“礼物什么的就免了吧,选礼物可是件令人头疼的事。”帅戈扶额,以前每次大尾生日他都要提前好几月选礼物,选来选去还是拿不定主意,所以后来跟大尾约好直接把送礼物的环节省去吧,而且都这么大了,对于礼物也没有像小时候的那种期待感了。

一边的小米眼睛一亮,“要不正好趁着帅戈生日我们一起出去玩吧!”

“什么什么?玩什么玩什么?”来找小米的小吉在门口听到了要去玩立马跑了进来。

小米看到自家哥哥一脸兴奋地样子无奈的笑了笑,“不是啦,明天帅戈生日,我在想不如大家一起出去玩。”

“这个主意好啊!”小吉表示无条件支持自家弟弟,“生日嘛,当然要和好朋友们一起玩啦!”

好朋友?帅戈眨了眨眼睛,虽然习惯了吉米兄弟的自然熟,但是这才认识多久啊就归类到“好朋友”里了,真不知道他们是单纯还是缺心眼。

大尾坐在桌子上翘起了二郎腿,双手环胸看着吉米二人,“那你们有什么推荐的地方吗?”

“嗯……”吉米二人想了想,“去游乐场怎么样?”小吉说道。

“……幼稚。”一直沉默的阿杰在听到游乐场之后冷不丁的冒出两个字。

“别这么说嘛。”小米望向阿杰,“游乐场也不只是让小孩子玩的地方啊。”

“对啊对啊。”小吉接话,“除了小孩子不是也有很多大人结伴去玩吗?”

“那个一般都是情侣吧。”帅戈说着环顾了一下其余的人,“但是我们……”

“不不不。”小吉摇了摇头,搂过身边的小米一脸自豪,“你们才是单生(身)狗,我们两可是双生!”

“哥哥啊……”小米哭笑不得,其余的人只觉得一阵黑线,这个算是冷笑话吧。

“那个……请等一下……”怪卡打断了小吉小米,“不管怎么说这次的主角是帅戈,还是听听帅戈的意见吧。”

“嗯——”帅戈靠到椅子上,闭着眼似乎在冥思,所有人都看向帅戈,教室里安静了一会。终于,帅戈睁开眼打破了安静,“既然这样,我们就去游乐场好了。”

“耶!”吉米兴奋地一同举起双手,“太棒了!几个月前新开的狮王乐园我们一直想去呢!”

大尾看着两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时他注意到站在一边默不作声皱着眉的阿杰,开口道,“喂小鬼,你别告诉我你不想去啊。”

“首先,那种幼稚的地方我确实不想去。”阿杰说得直白,“其次,我不叫喂也不叫小鬼。”

“别这样嘛阿杰。”怪卡开口,“难得大家可以一起出去玩。”

“就是就是。”小吉说道,“阿杰不用害羞啦!”

“对啊。”小米接话,“大家一起玩才开心啊。”

“好了好了。”帅戈站起来打断两人,“让阿杰考虑一下吧,反正大尾和他是邻居,这件事就交给大尾吧。”说完帅戈看了一眼大尾,大尾直接赏了他一个白眼。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