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絮真的好饿

我就是饿死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吃对家一点粮的!!!
然后就被饿死了

青春是场无畏之战11-12

NO.11

“我说吧,这家伙根本不能碰有关方向盘的东西,不然肯定有人要遭殃。”众人离场后,大尾看着一脸灰的怪卡忍不住为自己的明确的决定点个赞。

“这也不能怪我啊,我觉得是那辆车有问题,方向盘根本不受控制。”帅戈耸耸肩一脸无奈。

众人一边走一边说着,来到了甜品店准备休息一下,刚进门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卷毛?你怎么在这?”怪卡和小米看着递给客人饮品卷毛问道。

卷毛听到有人叫自己转过头去,“怪卡小米帅戈?今天这么巧啊,一直遇到熟人。”

“阿牛,你怎么也在这?”这时小吉把目光移向了卷毛旁边的人——一头清爽的碎发,轮廓分明剑眉星眸,看起来倒有些古侠小说里大侠的味道,只可惜眼神有些呆呆的。

“好巧啊小吉。”阿牛冲着小吉笑了笑,声音听起来也是憨憨的。

小米看着小吉眨了眨眼,“哥哥你跟他认识?”

“对啊。”小吉看向小米,“阿牛跟我一个班的。”

“哎?”卷毛像是发现新大陆似得凑了进来,“阿牛原来你跟我是一个学校的啊,你怎么都不告诉我啊!”

“啊?我也不知道我们是同学啊,而且你也没问过我啊。”阿牛看向卷毛,一副无辜又呆呆的样子。

“卷毛,你刚刚说还有熟人?谁?星猫吗?”小米问道,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星猫的影子。

“不是啦。”卷毛摇了摇头,“是阿飞和大牌,他们前脚刚走你们就来了。”

 

狮王乐园除了一些游乐设施之外还有几处主题官,比如以金字塔为主题,里面坐落着一个大型的仿造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还有类似于科技馆之类的地方。

阿飞和大牌离开甜品店之后到处逛了逛,来到了一处像树林一样的地方,树林的前方插个一个牌子上面写“丛林探险”

“这个好像很有意思!”阿飞眼睛一亮拉着大牌跑了进去。

这是一片杉树林,往里走有一大片水域,一条窄窄的只够一人宽的独木桥贴在水面上供人行走,许多杉树都半淹没在这片水域里。周围很安静,也许是地方比较偏没什么人,高大密集的杉树将阳光切割成一片一片的光斑,阿飞和大牌一前一后小心翼翼的踩在独木桥上,这桥在杉树间拐了很多弯,每走一步都能引起周围一小片涟漪。

“这里好棒啊!”阿飞在中途停了下来抬头,透过树木之间的夹缝望着天空,周围不知名的小鸟轻啼,四周被水环绕前后无人,水面的倒影清晰的犹如是另一个世界。

走完独木桥,两人来到个一片被树木包围的丛林乐园,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是用木头做成的,也有一些娱乐设施,但大多数是给小孩子玩的,像是滑滑梯,跷跷板还有秋千之类的,不远处有一条小河,河上架着一个没有铺木板铁索桥,旁边还有一个铺了木板的吊桥,主要是为了满足不同的客户,过了桥走一段路就是出口。

阿飞和大牌两人四周转了转,发现了一个可以射箭的娱乐设施。弓和箭都是比较原始简易弓箭,阿飞来了兴致。

“小心点,这东西看起来好危险。”大牌提醒道。

“放心好了。”阿飞笑嘻嘻的接过老板递给他的一把弓和一支箭,将箭搭在弓上,拉开弓弦,脸上的表情变得认真了起来,紧紧地盯着前方的靶子中心。

“咻。”箭脱了弓弦向着靶子飞去,正中红心。

大牌惊讶的张大了嘴,“好厉害啊!”

阿飞得意的用拇指擦了下鼻子,“嘿嘿,那是。”

大牌走到阿飞旁边,也问老板要了弓和箭,学着阿飞的样子射出一箭,结果却脱靶了,“哎……我还以为很简单呢。”大牌一脸失望。

“我来教你。”阿飞乐颠颠的放下手中的弓走到大牌身后,大牌还没反应过来阿飞就将大牌拿着弓的左手抬起,然后右手抓着大牌拿着箭的手,这种手把手的教学方式让大牌一时有些愣神,双手和后背传来的热感让他脑子里炸开了无数的烟花,鼻腔里钻进的全是阿飞的气息,大牌轻轻斜眼,阿飞和自己几乎是脸贴着脸。

“好,就这样,眼睛看着前方。”阿飞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知是不是靠的太近,大牌只觉得心脏都跟着跳动了起来,并且以大牌无法控制的速度逐渐加快跳动的频率。

“然后,放手。”

大牌根本无法集中精神,只好草草松开了手,箭离弦后射中了内三环。

“怎么样,我教的不错吧!”阿飞对于自己的教学成果相当满意,看向大牌却发现他脸颊红红的,“大牌你怎么了?”阿飞伸出双手托起大牌的脸,“脸好红啊,不会是生病了吧?你可别吓我,候老爷要是知道了肯定会骂死我的!”

大牌眨了眨眼睛,赶紧推开了阿飞,“不是,我才没那么娇弱,只是有点紧张。”

阿飞了然,“哦!没事啦,这东西第一玩射不中很正常!我又不会笑你,不用紧张的啦!”

大牌在心里叹了口气,这家伙,完全曲解了自己的意思。

阿飞又拿起自己弓箭,看着大牌笑道,“再来,我们比比看谁射中的多!”

算了,曲解了就曲解了吧。大牌无奈一笑,“来啊,谁怕谁!”

 

“哇!这里好棒!”小吉小米走完独木桥冲进来不禁发出一声惊呼。

帅戈看着四周点了点头,“确实,别有一番风味。”

“哈哈哈哈——”小吉小米两人欢脱的跑去玩跷跷板,其余的人看着这两活宝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远处有个捞鱼的小摊子,四人走过去,大尾拿过一个网勺,网住了一条鱼,结果鱼还没出水面网就漏了。

站在一边的阿杰忍不住笑了一声,大尾听到一脸不爽的看着他,“笑什么笑,有本事你来啊!”

“我来就我来。”阿杰自信的勾着嘴角,对于游戏他可算是个行家,不论什么类型的电子游戏他都能轻松过关,即使不是电子游戏而是平日里玩的游戏他也能很快的掌握住技巧。

看着不知道为何突然斗上的两人,帅戈看向怪卡无奈的笑了笑,“走吧,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看。”

“嗯,好。”

两人又往里走了走,看到了两个熟悉身影正在那边玩弓箭。

“他们就是卷毛说的熟人吧?”怪卡开口道,他虽然见过两人但是并不知道两人的名字。

“嗯。”帅戈点点头,走到不远处的千秋那坐下。这个千秋的绳子绑在两棵树的树杆上,下面绑着一个橡胶轮胎,这样坐下去不会让人觉得膈的难受。

怪卡走过去坐到帅戈旁边的秋千上,两人一时无言,周围只剩风轻轻吹过的声音和从远处飘来若隐若现的欢笑声。

怪卡坐在秋千上踌躇了一会,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递到帅戈面前,“那个……因为太急了,只来得及做这个……恩……生日快乐,帅戈。”

帅戈看着眼前的小盒子楞了一下,虽然昨天说了不要礼物,但是第一次收到别人亲手做的东西还是会觉得欣喜,而且这种时候如果不收下的话反而会显得矫情。帅戈伸出手接过,看着怪卡问道,“这是你自己做的?”

“嗯……因为时间太急所以可能做的不是很好……”怪卡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虽然帅戈说过不用送礼物,但是还是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所以怪卡昨天晚上连夜做出了这个东西。

“这是什么?戒指吗?”帅戈看着手里的小盒子,这种大小好像也装不下其他什么东西了吧。

“哎?”怪卡一惊,“应该没人会把戒指当做生日礼物送出去吧……”

“说的也是。”帅戈歪了歪头,“那我可以打开吗?”

“嗯。”

帅戈轻轻的将盒子打开,里面躺着一条项链。有些意外,帅戈拿起项链,银质的细链上挂着一个铂金材质的天秤座符号,看起来十分精巧。

“因为实在是想不出该送什么……所以就自己做了一条项链。”怪卡看帅戈好像挺喜欢的悬着的一颗心也放了下来。

帅戈看着手上的项链,有些惊讶的看向怪卡,“所以你们家其实是开银楼的?”

“啊?”怪卡一愣,摇了摇头,“不……不是的。”

“这居然是你自己做的?”帅戈看着手上的项链,有些不可思议,“你是怎么做到出来?”

 

 

NO.12

“你们看,那里有个小白脸和娃娃脸。”离两人不远,几个看上去很是杀马特的小混混指着两人,“手上的项链看起来挺值钱的啊,走,咱们过去看看。”

怪卡正准备跟帅戈解释自己是怎么做这条项链的就看到几个不像好人的家伙走了过来。

“哟,两个大男生在这约会吗?啧,真恶心。”几人中领头的人开口,一脸嘲笑似的看着两人。

这人的话似乎是触及到了帅戈敏感的神经,当初拼尽全力想要忘记的画面不适时宜的全部涌入脑海,那群人肆意的大笑和数不尽的污言秽语又在耳边回响了起来。

“抱歉,我想我们不认识你们。”怪卡从秋千上下来挡在了帅戈面前,这几个家伙一看就知道不是善类。

“哟,还护着那个小白脸啊。”另一个混混开口,嫌弃似的啧啧一声,“两人看起来gay里gay气,哎哟,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们这话说的未免也太失礼了,我们只是朋友,希望你们不要想的那么龌龊!”怪卡有些生气,这群人说话口无遮拦对别人进行人身伤害,实在是过分。

“哟,还敢生气啊。”领头的人看了一眼怪卡身后的帅戈,忍不住指着他说道,“哎呦你看那小白脸,瞧他那怂样,哈哈哈。”

“哈哈哈哈——”

一群混混都跟着大笑了起来,怪卡回过头,帅戈不知为何脸色惨白,抱着头止不住的颤抖。

“帅戈!”怪卡看他这幅样子有些担心,“你怎么了?”说着伸出搭在他的肩上,谁知帅戈突然推开了他。

“不要碰我!”帅戈捂住耳朵紧紧地闭上了眼,那些让人难堪的画面和声音还是一遍一遍的在脑海中出现,“拜托你们不要再说了……”帅戈的表情看起来非常痛苦,这么久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帅戈,怪卡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刚刚我们可都看到了,你送了他一条项链是吧,乖乖交出来我们就不为难你们,我们可没时间在这看你们上演什么肉麻桥段。”混混头子双手环胸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怪卡回过神,看着这几个人,冷冷的说道,“如果我不交出来呢?”

“小子,你别不知好歹!”混混头子身后的小混混突然骂道,“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抱歉,我拒绝。”怪卡眼神坚定,不卑不亢,心想着幸好之前有按爷爷的要求学过防身术,这几个人只敢成群结对出现应该是没什么本事,只要他有能力按倒一个其他人应该就不敢再上来了。

“妈的!”混混头子一听怒气也上来了,抡起拳头就想上去,谁知脚才抬起,一阵利风就从他眼前穿过,一支箭直直的插进旁边的树干挡在混混头子眼前。混混头子一愣,朝着旁边看去,不远处阿飞还保持着射箭的姿势,“妈的臭小子你故意的?!”

阿飞收起手中的弓,笑嘻嘻的走近这群人,“哈哈哈,猜对了。”说完表情瞬间冷却了下来,“我就是故意的。”连声音都冷了几分。

“你他妈……!”混混老大刚举起拳头,就看到了阿飞身边的大牌,凌厉的眼神像是一只凶恶的狮子,混混气势瞬间就被压了下去,拳头举在半空打也不是收也不是。

“喂,你们两个小子别多管闲事!”旁边的小混混凑了过来给自己老大增加气势。

“你们几个,以多欺少,我最鄙视这种不要脸的行为了!”阿飞双手叉腰,义愤填膺的看着他们,“要打架我可不怕,我旁边这位可不是好惹的。”说完还炫耀似得拍了拍大牌的肩膀。

那几个小混混看向大牌,虽然看起来还是小孩子,但是浑身撒发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危险气息,像是在等待时机扑杀猎物的雄狮,而他们,就是毫无还手之力的猎物。

“切,既然你那么喜欢逞英雄就让逞一次好了,别说我不近人情不给人面子,我们走。”混混头子有些腿软却尽力保持平静,说完带着手下灰溜溜的跑了。

“切,一群欺软怕硬的家伙。”阿飞撇了撇嘴,然后恢复了笑嘻嘻的样子看向大牌,“这次多亏有你,不然这bi我都装不下去了!”

大牌看了一眼阿飞,“没什么,毕竟我也看不惯这种人。”

“谢……谢谢你们。”怪卡向着阿飞和大牌两人道谢。

“没事。”阿飞潇洒的摆了摆手,然后指了指帅戈,“对了,他可能收到惊吓了,你安慰一下他吧。”

怪卡赶紧看了一眼帅戈,他还是像刚才那样,看起来十分痛苦,“我会的。”

“那我们先走了。”阿飞和大牌跟怪卡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

“帅戈,你怎么了?”怪卡半蹲着抓着帅戈的手臂,帅戈却像是受到惊吓的猫,想要挣脱怪卡的束缚。

怪卡紧紧地抓着帅戈,将他从秋千上拉了起来,放大了声音吼道,“帅戈,你冷静一点!我是怪卡啊!”

 

大尾和阿杰结束战斗,一回头发现帅戈没了,四处看了看发现帅戈和怪卡在远处的秋千那,两人看上去好像起了什么争执都直接动上手了。大尾一看正准备过去却被旁边的阿杰拉住。

“嗯?”大尾回过头看着阿杰,阿杰抿着嘴向大尾摇了摇头。

 

怪卡这一嗓子倒是让帅戈冷静了下来,脑海中那些令人作呕的画面终于慢慢的消去了。帅戈睁开眼看着眼前的怪卡,似乎是面前的人让他感到了安心,他虚脱地将额头靠在怪卡的肩膀上,“抱歉,让我靠一下。”

帅戈声音听起来闷闷的,透露着无力。肩上突然产生的压力让怪卡有些手足无措,就这样僵在那里,帅戈柔软的发丝轻轻地拂过他的侧脸,痒痒的酥酥的,连同头发上的香气一起钻进了怪卡心里。

怪卡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轻轻的抱住了帅戈,碰到帅戈的那一瞬间,怪卡似乎感觉到帅戈轻微的颤栗。怪卡拍了拍帅戈的后背,“没事了,帅戈,不要怕,都过去了。”

帅戈突然有些贪恋怪卡身上的温度,伸出手回抱了怪卡,轻轻地嗯了一声。

 

“哇!他们在干嘛?!”

“这是在谈恋爱吗?!”

小吉小米走到大尾和阿杰旁边,看到站在远处相拥的两人不禁怪叫一声。

大尾看了一眼大惊小怪的两人,便问向一旁的阿杰,“你知道会这样才拦住我的?”

“我知道你以为怪卡在欺负帅戈,但是我知道,怪卡不会的。”阿杰冷冷的说道。

“你很了解他?”大尾追问。

阿杰看向大尾,厚重的镜片使人看不清阿杰的眼神,“至少比你了解得多。”

小吉看了看帅戈和怪卡那边又看了看这边的大尾和阿杰,凑到小米耳边悄悄地说道,“小米……我怎么觉得两边的气氛都怪怪的……”

“我也是……”

 

帅戈和怪卡那边的气氛缓和下来之后,大尾等人便走了过去,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似得问道,“你们怎么了?帅戈你的脸色怎么那么苍白?”

怪卡看了一眼帅戈,说道,“刚刚有几个混混过来,帅戈可能是被吓到了。”

“不是吧帅戈,你那么柔弱?”小吉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帅戈双手环胸,皱着眉头叹了口气,“没办法,谁让那几个家伙的长相简直辣眼睛。”

小米不禁为帅戈的回答点了个赞,“可以,这很帅戈。”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