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絮真的很咸

这是帅戈的头号备胎
吃得很多,主产卡帅/尾杰
cp洁癖,不拆不逆
我就是饿死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吃对家一点粮的!!!
然后就被饿死了

青春是场无畏之战15-16

【这章尾杰有一点婴儿车,之前lof上发过,看过的无视就好】


NO.15

一群人吃饱喝足之后时间也不早了,帅戈便准备送他们去车站,刚准备走就被阿豪叫住了,“等等帅戈,我跟你一块去。”

“你去干嘛?”帅戈看着他问道。

“现在那么晚了,一会你一个人回来万一像上次那样……”阿豪突然停住了,像是说错了什么似的急忙改口,“我想去附近的超市买点东西不行嘛!”

帅戈无奈,“好吧。”

 

一群人坐的不是同一路车,帅戈一一把人送上车,怪卡临走前帅戈对着他轻声说了句,“谢谢,礼物我很喜欢。”

车子开走后,怪卡坐在座位上偷偷地从口袋里拿出另一条项链,跟送给帅戈的那条相似,不过上面挂着的是一个水瓶座的符号。怪卡呆呆的看着项链,突然脸上感到一阵火烧,“我在做什么啊……”

 

白天还好好的天气不知为何到了晚上有些变天的迹象,大尾和阿杰下了车之后走进小区,掉落在地上的树叶被风吹起在空中飞舞着,一滴冰凉的液体滴落在大尾的鼻尖上,大尾抬起头,一滴一滴的雨水接踵而至。

“啧,下雨了。”大尾将头上的帽子拿下来戴在阿杰的头上,阿杰条件反射的用手按住了帽子,“快走。”说完大尾拉着阿杰就朝着单元楼跑去。这雨来的很急,两人跑进单元楼的时候衣服都已经湿了一大半。

“谢谢。”阿杰将帽子还给大尾,因为有帽子遮挡阿杰头发只湿了一点,而大尾头发都湿漉漉的贴在脸上。

大尾拿回帽子戴上,两人无言走进电梯。大尾住在阿杰楼下,所以先下了电梯,“回见。”大尾走出电梯朝阿杰挥挥手,阿杰一脸冷漠回了个“嗯。”

嘛,反正已经习惯了那家伙冷淡的性格了。大尾走到自家门前掏了掏口袋,三秒之后一巴掌拍上了自己的头,“忘带钥匙了。”

大尾的父亲是个外交官,母亲也是政/府官员所以经常到处跑,很巧的是今天他们不在家。外面下着雨,身上还被淋湿了,钥匙也没带,父母还不在家,这个点物业也下班了,大尾觉得自己真是有够倒霉的。

楼上传来了开门和关门的声音将声控灯打亮,大尾灵机一动,大步流星跨上楼梯。来到阿杰家门口敲了敲门,还恶作剧般的将猫眼用手捂上。

大尾贴在门上,隐隐听到了阿杰走路的声音,之后沉静了几秒,大尾猛地松开手朝着猫眼做了个鬼脸,下一秒大尾的脸就和阿杰家的大门来了个亲密KISS。

“喂,你用得着这么大力吗?!”大尾捂着被撞到的鼻子后退了几步。

阿杰站在门口冷冷的看着他,“谁让你做这种无聊的恶作剧。”

真是个无趣的小鬼。大尾心里吐槽,“我忘记带钥匙了,我爸妈不在家所以我来投靠你了。”

阿杰挑了挑眉,缓缓吐出“我拒绝。”就准备关门,大尾眼疾手快抓住门把手,“喂,怎么说我也算是你哥的朋友你不能这么绝情吧?”

 

果然,还是得搬出他哥才行。终于被允许进门的大尾一脸无奈。

阿杰丢给大尾一条干毛巾,接着拿着衣服就进了浴室。大尾拿着毛巾擦了擦头发,阿杰的父母都是企业高管,所以在家的时间也非常少,看情况他们今晚应该是不回来了。浴室水声响起,大尾老司机般的脑补出了一些不可描述的画面,不过很快就把自己无耻的思想给赶走了,先不说阿杰是个男孩子,再说他那瘦不拉几的样子再怎么也香艳不了。

 

阿杰刚洗完澡抱着湿衣服走出来就看到大尾毫不客气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这就算了,为什么还把裤子脱了?

大尾看到出来的阿杰忍不住吐槽,“不是吧,你这睡衣这么大是你哥哥的号吧?你需要兄控到这个地步吗?”

阿杰的睡衣很大,裤子几乎要卷好几圈才不会拖到地上。阿杰无视了他的话将湿衣服丢进洗衣篮里就走进了自己房间,过了一会阿杰走出来将什么东西扔给了大尾,还附带了冷冷的一句,“不要随便在别人家客厅里脱裤子。”

大尾接过阿杰扔给他的东西,一看好像是睡衣,不过……为什么这睡衣是粉蓝色的还印着卡通图案?!阿杰并不鸟他直接将自己的房门关了起来。

大尾拿着睡衣生无可恋的走进了浴室。洗完澡之后大尾更生无可恋了,阿杰的睡衣不光可爱码数还偏小,衣服还稍微好一点,裤子几乎可以当七分裤来穿了。

大尾走出浴室看到沙发上躺着一个枕头和毯子,愣了一会直接冲进了阿杰的房间,“小鬼,你不会让我睡客厅吧?!”

阿杰盯着电脑屏幕的游戏画面手指动得飞快,冷冷的回了一句,“嗯。”

大尾直接被气笑了,摇了摇头说道,“那你好歹告诉我一下你家WiFi密码吧?”

“12345678。”

大尾认命的关上了门,这家伙真是有够冷淡的。打开手机,在密码栏内输入123455678,但是手机显示密码错误。

大尾又把房门打开,“喂,你说的密码不对啊!”

阿杰难得舍得将视线从电脑上移开,本来有些不耐烦的表情在看到大尾之后突然勾起了嘴角,“我告诉你的是对的,但是该怎么输你自己想。”说完又继续看向电脑。

大尾走到沙发前坐下,思考了一会阿杰刚说的那段数字,拿起手机输入“2444666668888888”,手机显示已连入无线网络。大尾得意的摸了摸下巴,“呵,这种简单的小伎俩,so easy。”

 

雨断断续续下了一夜,大尾睡眠很浅,一大清早大尾就被卫生间传来的声音吵醒。昨天玩手机玩到一半睡着了,手机现在正躺在自己胸口,大尾拿起来准备看看几点结果发现已经电量不足自动关机了。抓了抓头发大尾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看了一下挂在客厅的钟,才七点钟,大尾忍不住朝着卫生间喊道,“你一大早在里面干嘛?”

大尾这句刚说出口里面就传出来一声物品掉落在地上的声音,大尾一愣想着不会出什么事了吧,赶紧爬了起来跑过去将卫生间的门打开,“喂,你没事……吧……”

大尾愣在了门口,卫生间里,阿杰正光着两条小腿站在洗漱台前,睡裤被褪到了脚踝处,过长的睡衣将重要的部位遮挡住,阿杰看向大尾的神情少有的惊慌,旁边的地上躺着一个漱口的杯子,应该是刚刚不小心打掉的。

“你一大早在这干嘛呢?”大尾看着这幅诡异的画面问道。

阿杰二话不说冲过来就想把大尾推出去,但是不小心被脚下的睡裤绊了一下险些摔倒,大尾急忙上去扶住他,“你这么大反应干嘛?”

刚刚阿杰背对着他所以没在意,现在大尾才注意到阿杰的睡衣下摆那边有不自然的凸起,阿杰似乎感受到了大尾目光,将睡衣往下拉了拉,“出去。”

大尾了然,这家伙也到了青春期了,“哎呀,早说嘛,这个大家都懂的不用害羞。”

阿杰还在奋力的想把大尾推出去,不知是太用力还是害羞,脸上飘过一片红云。

“好好好,我出去。”大尾配合的往门外走,前脚刚踏出门阿杰就准备把门关上,大尾急忙堵住门,问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你知道怎么处理吗?”

这个问题让阿杰满脸通红,虽然学过生物知道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但是怎么处理他还真不知道。除了学习和电脑游戏以外阿杰很少接触其他东西,对于这种大部分男生都懂的事他是一窍不通。

大尾看他这幅样子大概也猜到了,将门打开,阿杰难得像个孩子一样乖乖的站在一边,大尾叹了口气走进卫生间将马桶盖盖上然后坐上去,拉过一边的阿杰让他背对着自己坐在自己腿上,阿杰一愣完全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大尾伸出一只手从阿杰的腋下穿过环抱着他,另一只手伸向睡衣下的那片神秘领域。


大尾这一席话让阿杰更加有些无地自容,大尾看着他说道,“这个都是正常的,你也别不好意思了。”

阿杰站在那扭捏了半天,慢慢的将心中的羞耻感和罪恶感压下去。调整好心态之后,阿杰抬起头,由于高度近视,没有眼镜的阿杰几乎将眼睛眯成了两条线才能稍微看出来大尾所在的位置,阿杰像盲人似的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往前移动,“眼镜,还给我。”

大尾这才想起来阿杰的眼镜还在自己手上,将眼镜还给阿杰后大尾直接将阿杰推了出去,“好了,现在卫生间给我用一会。”

 

————————————

为什么大尾这么轻易的就把眼镜还给了阿杰?大尾表示……

 

“他这个刚开始发育的小家伙都会有的情况我也会有好嘛!!”


 

NO.16

大尾最近很郁闷。

非常的郁闷。

 

那天的事情结束之后,由于天一直下雨,大尾换下的衣服没干,所以大尾是穿着阿杰的睡衣去物业拿的钥匙然后回家的,第二天大尾去还睡衣的时候是阿杰的妈妈来开的门,当时阿杰正好从厨房倒了杯水路过客厅,装作没听到大尾在叫自己直接冲进了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了起来。

 

大尾心很细而且也很敏感,某些时候直觉准的他自己都怕。

之后大尾又去了几次阿杰家,但是很巧的是阿杰都不在家,阿杰的妈妈说阿杰去了他朋友家,按照阿杰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性格突然连着好几天去朋友家,这让大尾确定了阿杰是在躲着他。

大尾也大概猜到了原因,但是他不懂阿杰为什么要在意这个,那种情况每个男人都会经历没必要觉得丢人,虽然当时是大尾帮他解决的,他可能会觉得难堪但是也不至于这么多天还放不下吧?毕竟两人怎么说也认识了十几年了,朋友之间帮个忙而已。

 

……等等。

 

大尾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正常的男男朋友关系会帮对方lu(那什么)guan吗?”

问题关键就在这,大尾还依稀记得那天他还鬼使神差的亲了一下阿杰的耳尖。这下他算是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了。

在大尾看来,他不过是站在一个过来人的角度教给阿杰一些正常的生理知识,毕竟阿杰的哥哥不在,他也算是看着阿杰长大的,那么就暂时充当一下兄长的角色传授一些经验也没什么……

但是兄长会在那种情况干出那种事吗?

 

是啊……怎么说都像是个

 

“变tai?”大尾脑子里不禁浮现出这两个字。

 

虽然大尾自己可以把种种不正常的现象用“当时没睡醒脑子发抽才会做出那种事”来解释,但是对于阿杰这种刚刚步入青春期的小孩来说大尾的所作所为确实是很像个变tai。

 

“不管怎么说,还是解释下吧,被人当做变tai的滋味可不好受。”国庆假期结束的时候大尾是这样想的。

 

放假前的月考成绩出来了,帅戈和怪卡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进入了年级前十,毕竟对于他们学校来说,年级前十都是被一班和二班包揽的,突然杀出两个非实验班的黑马着实让人惊叹。

怪卡这个理科学霸数理化几乎都拿了满分,但是文科把他的总分拉下不少,不过这次的月考数学卷子是欧应万出的,题目超纲,实验班的许多学生都栽了跟头,全年级只有怪卡和阿杰是拿了满分,也多亏了这个怪卡才挤进了年级前十。

跟怪卡相反,帅戈是个文科学霸但是理科就比较一般,虽然按总分来算进入实验班是没有问题,但是学校的实验班并不是单单只看总成绩,还要看你的各科的分数,必须每门达到优秀分才能够进入,而帅戈的理科成绩一直都处于及格分与优秀分之间,虽然没有挂过科但是也从来没有上过优秀分。

两人拿着试卷各有各的难题。

“我的前桌,一个理科学霸,一个文科学霸。”坐在怪卡后桌的女生托着腮看着两人的背影,“语默我感觉我好失败啊啊——”说着女生就扑到自己同桌怀里。

被叫做语默的女孩顺了顺那颗在自己怀里乱蹭的脑袋,“信菡,听我一句劝,人比人气死人,还是别比了。”

“唔。”信菡坐直了身子,戳了戳怪卡的背,“怪卡,你数学那么好,之后的分班你应该会进理科班吧?”

怪卡一愣,转过头看着信菡,“嗯,应该吧。”

“哎——”信菡有些失望的趴到桌子上,望向了帅戈,“帅戈文科那么好,以后肯定是要进文科班的吧,好可惜哦,大家只能在一起一年,之后就要分道扬镳了呢。”

信菡的话像是给两人提了个醒,怪卡看向了帅戈,帅戈也正看着他,明明才认识一个多月,却不知为何一想到以后的分别竟有些不舍。

“帅戈……你……”怪卡看着帅戈,抿了抿嘴说道,“你是准备要进文科班吧?”

帅戈面无表情盯着怪卡看了几秒,突然勾起嘴角将头转了回去,“不,我的目标是进实验班。”

“啊?”帅戈的回答出乎怪卡的意料,“实验班……”对啊,实验班。

怪卡似乎找到了新目标,之后的分班考试将会按成绩分为一个综合实验班、一个理科实验班和一个文科实验班,之后就是几个普通的文理科班和艺术班,按怪卡刚刚的想法,最终他肯定是去理科实验班,而帅戈应该会进文科实验班,但是帅戈刚刚的回答让他重新拟定了目标,是的,他也要去实验班。

“我可不想输给大尾那家伙。”帅戈突然冒出了一句。

“对了。”帅戈的话似乎让怪卡想起了什么,往帅戈那凑了凑小声的说道,“帅戈,大尾和阿杰最近是不是吵架了?”

“吵架?”帅戈将目光投向怪卡,满脸不解。

“嗯。”怪卡点了点头,“放假那几天阿杰跑到我家,一开始没什么,但是昨天阿杰回家的时候说今天放学不想一起走了,我问他怎么了他说不想看到某人。”

“他说的某人是大尾?”

怪卡皱起了眉头,“按照我的推断,这个某人应该不是我,是你的可能性也不大,所以我在想是不是他和大尾发生了什么。”

“说不定是大尾那张嘴说了什么让阿杰生气的话。”帅戈摊手,“那家伙狗嘴吐不出象牙,阿杰不想见到他也正常。”

“嗯……”怪卡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今晚我们就分开走吧,我跟阿杰一起顺便劝劝他,大家都是朋友不要闹得这么不愉快。”

“也好。”帅戈点点头,“我也顺便问问大尾是怎么回事。”

两人正说着,小米就从外面跑了进来,坐到位子上惊魂未定拍了拍胸口,“哎呀,吓死我了。”

“怎么了小米?”怪卡看着一脸仿佛劫后余生的小米问道。

小米转过身有些无奈的看着两人,“我跟你们说,刚我和小吉被叫去教导处了,因为我们两的卷子答案都一模一样,他们以为我两作弊呢差点给我两处分,不过还好解释清楚了,有惊无险有惊无险。”

“一模一样?”帅戈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就算是双胞胎,卷子答案一模一样也太扯了。

“对啊。”小米重重的点了点头,“我跟我哥哥就像有心电感应一样,所以写出来的东西都是一模一样的,这可能就是双胞胎的默契吧哈哈。”

“老师是怎么相信你们没有作弊的?”怪卡问道。

“简单,我跟小吉不在一个考场啊!”

帅戈摸了摸下巴,“如果你们两有这种默契,那以后考试内容你们一人背一半岂不是很方便?”

“不行啦!”小米摆摆手,“我们以前也试过,但是一个知识点只有小吉背了我没背的话,小吉很快也会忘掉的,根本记不住。”

那这个默契看起来好像并没有什么卵用……帅戈和怪卡不禁在心里这样想。

 

放学后,大尾收拾好东西站起来,发现阿杰的座位已经空了,从今天早上到教室开始,阿杰都是踩着上课铃进教室,下课铃一响就跟着老师后面出去了。大尾轻啧一声,“没想到这小子这么难抓。”

“哇!你们看那不是校草吗?!”大尾班上的女生突然躁动了起来,大尾看向门外,帅戈在门口向着教室里的女生挥手微笑引得女生们一个个面红耳赤。

大尾拎着书包走出去,“你这么早?”

“是啊,等你的,走吧。”帅戈说完向那群观望着他们的女生丢了个wink,女生们纷纷捂脸尖叫了起来。

大尾一脸嫌弃的将帅戈拉走,“今天怪卡不一起走吗?”

“是啊,他跟阿杰先走了。”帅戈慢悠悠的回答,大尾听了不禁皱起了眉头。

帅戈看着大尾,开口道,“你跟阿杰怎么了?你是不是惹到他了?”

“谁惹他了。”大尾拉了拉帽檐,语气有些不自然,“谁知道他那么较真。”

这番话让帅戈觉得他的猜想应该对了,“既然这样你还是乖乖去给人道歉吧。”

“我倒是想啊,谁知道他一直躲着我,一点机会也不给我。”

“哦?”帅戈来了兴趣,“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以至于他开始躲着你,你不会对他做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吧?”

“哪有!”大尾激动的声音都提高了一个度,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又赶紧把声音降了下来,“都是一些再正常不过的事而已!”

“这么激动?”看着大尾的反应帅戈有些好笑,“不是我说啊,毕竟阿杰还小,很多你觉得正常的事他不一定觉得,所以我想还是趁早解释清楚吧。”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