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絮真的好饿

我就是饿死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吃对家一点粮的!!!
然后就被饿死了

青春是场无畏之战17-18

NO.17

电梯到达指定楼层后发出了提示铃。阿杰从电梯里走出来,习惯性的走到家门口拿出钥匙插进锁孔。阿杰拉开门,然而门才打开小小的一条缝就被一股来自别处的力量按了回去重新关上。

后面传来的气息有些熟悉,阿杰转过身,大尾一手插着口袋另一只手按在门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阿杰。

大尾面无表情的时候会给人一种压迫感,阿杰皱起了眉,冷冷的说道,“让开。”

大尾没有理会,反而开口问道,“你要躲到什么时候?”

“……”阿杰看着他,嘴紧紧地抿成一条线没有回答。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不过你要知道,我当时的做法只是站在一个过来人的角度去帮你而已。”大尾看阿杰不说话便自己先开口解释,“事先说明我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的变态,再说大家都是男生也不会说谁占了谁便宜。”

大尾停了下来,阿杰静静的看着大尾没有说话,整个楼道安静的只剩下电梯运作的声音。就在大尾在想要不要再补充一些的时候阿杰开口了,“说完了?”

阿杰冷漠不带感情的语气让大尾一愣,“嗯。”

“我知道了,你可以让开了吗?”

大尾愣愣的收回了自己按在门上的手,阿杰回过头重新打开门刚踏进一只脚大尾就叫住了他,“喂,我们这算是和好了?”

阿杰顿了一下,回过头看着大尾,“如你所愿。”说完就将门关上。

大尾站在门口切了一声,“小小年纪装什么深沉。”

 

不管怎么样,大尾和阿杰重归于好帅戈和怪卡总算松了口气。不过大尾要解决的事也只才完成了一小件,或者说,跟阿杰这件事只是一个小插曲,他还有另一件事要搞清楚。

前面说了,大尾是个心很细也很敏感的人,直觉准的可怕,从他初三暑假结束看到帅戈的第一眼起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不,准确的说是从放暑假开始。初三毕业的那年暑假,大尾跟着他爸妈去国外玩了一圈,途中他有给帅戈发消息但是帅戈一直没有回他,当时他就觉得奇怪了,而他回国看到跟去了趟高li似的帅戈,更加感觉暑假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但是不管大尾怎么问帅戈都说什么都没有发生,大尾也只好作罢,直到上次去帅戈家,听到他和阿豪的谈话,听阿豪话里的意思他是知道帅戈发生了什么,那么不如就先从阿豪问起。

 

周末,大尾起了个早,换上衣服就骑着车就跑去了帅戈家。他了解帅戈的作息,周末绝要睡到自然醒,所以得在他醒来前把事情问完。

阿豪要经营自己的小剧院,所以每天都起得很早。大尾把车子停好走进剧院大门,阿豪正猫着腰在打扫观众席。

“阿豪。”大尾开口喊道。

听到有人叫自己,阿豪站直了身子朝门口望去,顿时脸上堆满了不满,“大尾你说吧帅戈直呼我名字是不是跟你学的?”

大尾摊手,“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阿豪双手叉腰叹了口气,“帅戈还没醒呢,你这么早来找他干嘛?”

“我不是来找他的,我是来找你的。”大尾开口。

“我?”阿豪指了指自己,“找我干嘛?”

“你先出来吧。”大尾朝着门外歪了歪头,然后自顾自的走了出去。

阿豪一头的雾水的跟了上去,大尾站在门外背对着他,阿豪好奇地问道,“什么事啊这么神秘?”

大尾转过身看着阿豪,“帅戈暑假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阿豪愣了半晌才发应过来大尾的问题,刻意躲避了大尾的眼神说道,“不,没有,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从你闪烁的眼神里我看出来你在说谎,确实发生了什么是吧?”大尾露出自信的笑容,阿豪这个人的性格太容易被别人牵着鼻子走,想套他的话太容易了。

“不要问我了,我要是说了帅戈绝对会掐死我的!”说着阿豪还做了一个自己掐自己的动作。

“我特地赶在帅戈起床前过来就是不想他知道我来问你这件事。”大尾勾起嘴角坏笑道,“如果你不说的话我现在就去把帅戈叫醒跟他说你把事情全都告诉我了。”

“喂!你这家伙也太阴险了吧!”阿豪看着大尾咬牙切齿。

“谢谢夸奖咯。”

“好好好,我告诉你!”阿豪缴械投降,“不过你千万不要让帅戈知道我告诉你了!我还指望他给我养老呢!”

大尾内心偷偷比了V,“没问题。”

“其实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阿豪叹了口气,“我只知道,有一天晚上帅戈出去帮我发传单,之后天快黑了帅戈就准备抄小路,就是那条巷子回来,但是没想到被三个小混混逮住了,当时还是隔壁饭店的厨师出来倒水发现的然后把我叫过来的,我过来的时候三个混混已经跑掉了,但是帅戈伤的特别严重,而且……”

“而且什么?”大尾看阿豪停住了急忙追问。

阿豪踌躇了一会,思索着该怎么表达,“而且……而且衣衫不整,别人一碰他就全身发抖,看到我之后他的情绪才稍微安稳下来,回去后他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谁也不肯见,当我再见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变成现在这样子了。”

大尾挑了挑眉,“那,你们有报警吗?”

“当然了!”阿豪有些激动,“把帅戈弄成那样当然要报警了!只可惜他们还没成年,警察抓到他们就关了一段时间批评教育了一顿就把他们放了。”

“你知道他们叫什么吗?”

阿豪想了想,“我记得,他们三个好像是叫……阿柴,阿郎和阿炳。”

大尾藏在墨镜后面的眼珠子转了转,“好,我知道了。”

“说好了,你可别告诉帅戈,也别把这件事说出去啊!”

“放心吧。”背对着阿豪挥了挥手,骑上自行车扬长而去。

“喂——!你就这么走啦?!”阿豪冲着大尾的背影喊道,回应他的却只有一阵凉风。

 

大尾一路骑到一处荒废的工地,一群混混围着坐在水泥管上的人说着什么,大尾走过去踹开一个挡着他去路的混混。

“谁不要命了敢踹老子?!”被踹翻在地的混混站起来吼道,看到大尾怒瞪着他,“臭小子胆子挺大跑到咱们的地盘来闹事?”

大尾轻笑,“抱歉,我可没工夫跟你们闹事,我来找阿水。”

“你们都给我下去!”坐在水泥罐上的人突然发话,其他混混一听齐声说道“是,水哥。”就纷纷退了下去。

被称作水哥的人从水泥罐上下来站在大尾面前,身材高高瘦瘦像个竹竿,有些驼背,一双老鼠眼半眯着有些不满的看着大尾,“我说兄弟,你好歹在我手下面前给我点面子好吧?”

大尾有些嫌弃的瞥了一眼阿水,“少跟我攀关系,谁是你兄弟。”

“你可是够无情啊。”阿水装作一脸受伤的看着大尾,“当年趁人家喝醉了对人家做出那种事,现在居然翻脸不认账。”

“行了你。”大尾嫌弃的掰开他装作可怜兮兮的脸,“别说的好像我把你怎么了一样,那是你活该把把柄落在我手上,而且我来找你可不是来跟你叙旧的。”

 

阿水曾经是大尾初中附近有名的混混老大,因为他老爸大黑是黑社会老大,所以他总是仗着他老爸到处惹是生非勒索敲诈,很不巧的,有次阿水拦住了大尾和帅戈两人,大尾和阿水干了一架不过阿水被打跑了,也因为这样大尾在初中变成了校园扛把子,谁都不敢惹他。而且很巧的是,有一天大尾在外面看到了和自己手下喝酒的阿水,阿水喝的醉醺醺嘴里把叫什么“火魔土魔风魔”的人骂了个遍,还把他老爸给骂了一顿,大尾觉得挺有意思的就用手机录了下来,也因为这样阿水成了他三年的手下被呼来喝去,但又不敢惹恼他,毕竟阿水自己清楚打不过大尾而且也怕大尾把视频发出去,那他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切。”阿水双手环胸,“那你来找我干嘛?难不成想要加入我这个组织?”

“我对你这个混混团体可没兴趣,而且我要是加入了你这个老大的位置还能坐得稳?”大尾冷笑一声,墨镜闪出一片冷光,“我来,是要你给我找三个人。”

 

NO.18

夜幕渐渐将夕阳吞噬,直到黑暗占据了天空的主权。

灰暗的陋巷只见三个猩红的火点,顺着火点隐约能看到三个黑影依靠着巷子的墙壁。大尾走进巷子,三个黑影看到有人来立马掐掉手中的烟头向着大尾走去。

“哦?没想到三位的夜视能力不错嘛。”大尾抬了一下头上的帽子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三个黑影。

“哼。”其中一人冷笑一声,“别以为这么说我们就会放你过去,既然进来了不留下点东西我们可不会放你走。”

“我想你们可能是误会了。”大尾语气轻佻丝毫没有畏惧,“我是算账的。”

“算账?”三人一听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就凭你一个人?小子你也太瞧得起你自己了。”

“哎呀,刚刚还夸你们呢,没想到你们也都是睁眼瞎啊。”说着,另一个人身影从大尾身后走了过来,“虽然我一个人也能解决掉你们,但我可不是一个人来的。”

“嘿嘿黑。”阿水阴险的笑了一声,忍不住催促道,“少跟他们废话了,速战速决就是了。”

大尾没有理会而是开口问道,“你们三个谁是阿郎?”

其中一人站了出来,“我是阿郎,你想怎么样?”

大尾勾起嘴角,对着一旁的阿水说道,“这个,我的,另外两个,你的。”说完还没等对面反应过来大尾一拳就照着阿郎的门面而去。

包含力道的一拳几乎将阿郎鼻梁骨打断,脑袋也暂时性的停止了运作,鼻下流出了什么温热的液体,阿郎伸出手抹了一把,手上温热黏腻的触感瞬间让他的脑袋清。

“MD。”阿郎骂了一句就朝着大尾挥拳,另外两人也准备上前参与战斗,却被阿水拦住了,“喂,两个没用的东西,你们的对手是我。”

两边战争一触即发,阿水将另外两人牵制住,大尾和阿郎已打的难分难舍。

大尾的夜视能力很强而且身手敏捷,在漆黑一片的环境中行动丝毫不受影响,一边躲避着阿郎的攻击一边朝着他的脸部腹部攻击。阿郎慢慢的有些提不上气,大尾看准时机抓住阿郎的衣服将他按在了墙上,“我这个人一向人不犯我我不烦人,但是你欺负到我朋友身上了,我就必须为他讨回公道,法律制裁不了你,那我就自己来。”

“呵,想制裁我?”阿郎冷笑一声,手伸到后背将别再腰间的短刀抽了出来,幸而大尾发现及时躲了一下只有手臂划出了一道浅浅的口子,阿郎乘机向大尾挥去一拳。

强劲的力量撞上脸颊让大尾有些没站稳,帽子由于过大的力道掉落到了地上,一股令人讨厌的血腥味在嘴里蔓延开。大尾站稳身子,用拇指擦去嘴角渗出的血丝,“居然还带着家伙。”

“我说了,你也太瞧得起自己了。”说着阿郎再次冲了上去,大尾不屑的笑了一声,抬腿朝着阿郎的腹部踢去。腹部袭来的强大同感迫使阿郎哀嚎一声弯下了腰,大尾抬起膝盖撞上阿郎的下巴,阿郎一个没站直直的倒了下去。

大尾走过去踩上阿郎拿着短刀的手腕,压迫着手腕的力道使得阿郎松开了手,短刀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大尾蹲下身伸手捡起那把短刀,勾起嘴角露出一丝邪笑,“论护短呢,我可能比不过大牌,但是论记仇……”短刀的刀面轻轻地拍打在阿郎的脸上发出啪啪的声响,“我可不输谁。”话音刚落,阿郎只觉得脸上一凉,被划出的口子冉冉流出温热的液体顺着脸颊滑落在地上。

那边的阿水也已经解决了两个人,大尾站起身挪开了踩着阿郎手腕的脚,却不解恨的又踢了一脚,又引得阿郎一阵哀嚎。

“喂,解决了就撤吧。”阿水走到大尾身边说道。

大尾扔掉手上的短刀将掉落到地上的帽子捡起来重新戴上,看着躺在地上哀嚎的三个人撇了撇嘴,“不行,我得给他们点教训。”

 

“我说老兄,你这也太缺德了吧。”阿水跟着大尾走出巷子,大尾手里拿着的赫然是三条裤子。

“哼。”大尾冷哼一声,“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说完大尾就将三条裤子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里随后咧着嘴露出一丝坏笑,“就让他们三个自己想办法怎么出来吧。”

“嘿嘿嘿。”阿水笑道,“你可真够阴险的。”

大尾嫌弃的看了一眼阿水,“别笑了,笑得比哭的还难看。”

“喂!”阿水怒道,“随便批判别人的长相也太没礼貌了吧!”

大尾无辜摊手,“不过今天还是多谢你了。”

阿水双手叉腰看着大尾,“如果你要感谢我就赶紧把那段视频给删了!”

“抱歉。”大尾耸耸肩,“我表达谢意的方式就是口头感谢而已,至于那段视频嘛,我还要继续留着做纪念,再见咯。”大尾背对着阿水挥了挥手,骑上自行车就走了。

“可恶的家伙!”阿水看着大尾离去的背影咬牙切实,敢怒不敢言。

 

大尾骑着车刚到单元门就看到了下楼扔垃圾的阿杰。

“难得啊,居然舍得下楼了?”大尾看着阿杰一脸调笑。

阿杰看了一眼大尾没理他,借着昏暗的橘黄色路灯径直走到垃圾回收处将垃圾袋扔进去。回到单元楼的时候大尾已经不在了,阿杰踏进单元楼走到电梯前,电梯还停在一楼,阿杰轻皱着眉按下上楼的按键。电梯门打开,大尾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双脚支撑着地面,电梯内的白炽灯将大尾脸上的淤青和手臂上的刀口全数展现在阿杰面前。阿杰一言不发走进电梯,按下自家的楼层。

电梯门关上,大尾双手环胸看着阿杰的背影问道,“喂,我们不是和好了吗?你有必要这么冷淡?”

阿杰没有转身也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我一直都是这样,不是吗?”

这话问的让大尾一时不知如何回答。电梯到层后阿杰直接走了出去,而大尾也紧跟着走了出来。

阿杰终于忍不住转过身看着面前的大尾问道,“你要干嘛?”

大尾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会,说道,“我忘记带钥匙了,所以我爸妈回来前我要先投靠你。”

“我拒绝。”

“你哥哥没跟你说过邻里之间要互敬互爱吗?再说我现在可是伤患,你不会这么冷血吧?”

阿杰站在原地看了看,大尾嘴角的淤青还好,手臂上的口子虽然不是很大但是是被利器所伤,如果不及时消毒的话可能会发炎。阿杰在心里叹了口气,“来吧。”

进门后,阿杰走进书房将药箱拿出来,然后拿了块毛巾走进厨房,打开冰箱的冷冻门挖了点冰块用毛巾包着。

大尾坐在沙发上,阿杰走出来还没等大尾说话就直接将包着冰块的毛巾堵上了大尾的嘴,“自己拿着。”大尾乖乖的伸出没受伤的那只手拿着毛巾,轻轻移到受伤嘴角处。

阿杰打开药箱,拿出棉签和消毒酒精帮大尾清理着伤口。其实阿杰心中一直有一口气,过去他的生活一直是有条不紊,但是自从自己跟大尾成为同学之后似乎一切都变了,他的圈子里不再是只有怪卡一个朋友,这也意味着他必须花比以前更多的精力去维持那所谓的交际圈。阿杰本身就是个不太爱与人交际的人,交际圈的增大虽然带来了一定的新鲜感但是更多的是恐惧,他不知道该如何去维持人与人之间的交际,他跟怪卡因为兴趣相投所以才会成为朋友,而两人的聊天内容基本上也都是旁人无法理解的数学题目。

但是大尾帅戈小吉小米和怪卡不同,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相同的兴趣,阿杰也不懂得如何与他们交流,而且即使自己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大尾还是会贴上来,为什么?因为哥哥参军前的嘱托吗?还是单纯的因为,好玩?

在脑内进行着小剧场的阿杰越想越生气,手上的力道也不自觉地加重了。

“哇——!”大尾惊叫着抽回了自己手,“你就不能轻点吗?”

阿杰没有理会他,抓回他的手继续帮他的伤口消毒。

大尾看着低着头的阿杰也稍稍放低了身段,正好可以阿杰的表情。这家伙好像生气了,脸颊鼓鼓的像个小河豚一样,看着他这幅样子大尾忍不住轻笑一声。

阿杰抬起头瞥了一眼大尾,“笑什么?”

大尾坐直了身子,笑道:“我还以为你是个机器人没情绪的,没想到你也会生气。”

“并没有。”阿杰矢口否认,“你为什么要打架?因为帅戈?”

“你怎么知道?”大尾有些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却在说完后就后悔了,自己完全是不打自招啊。

“很简单的估算,一般来说你是不会无缘无故招惹别人,而且从以前开始只有牵扯到帅戈的事你才动手。”阿杰面无表情的说着,“如果这些传闻是真的话。”

“好吧,你说的没错。”大尾倒也承认的很快,“不过这事他不知道,你可别跟他说,要是以前他还可能会感动的泪眼汪汪,现在嘛,估计只会说‘你怎么这么没用,怎么就没被人打死呢?’”大尾学着帅戈的语气引得阿杰有些想笑。

阿杰将伤口上了些消炎药然后用纱布包好,结束之后开始收拾药箱,“帅戈对你来说,很重要吧?”没有任何前兆的,这个问题就被问了出来。

“当然了,毕竟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大尾说着,语气都不自觉地自豪了起来,“你都不知道,他小时候跟你一样看起来柔弱的很还胆小,要不是我一直护着哪能长成现在这样。”

阿杰突地站了起来,“但是,我不是他。”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