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絮真的好饿

我就是饿死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吃对家一点粮的!!!
然后就被饿死了

青春是场无畏之战25-26

NO.25

“佳佳!”薇薇跑回塔前,佳佳也刚刚站定,细密的雨点打在两人身上却无暇关心。薇薇看着佳佳的情况大概是知道了结果,“没找到吗?奇怪,妮妮会跑到哪里去呢?”

佳佳急的来回踱步,“好好地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呢?!”佳佳绞着手指心神不宁,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手机也没人接,会不会是遇到了坏人啊?怎么办怎么办呐?!”

“佳佳你别急。”佳佳一旦遇事就容易方寸大乱,薇薇赶紧将佳佳的情绪安稳下来,“也许没有那么坏,会不会妮妮已经跟着其他学生下山了但是手机没带所以没联系到我们呢?”

“对!”佳佳一听赶紧拿出手机给其他老师打电话,“喂,你好,是欧应万老师吗?我是校医佳佳,请问一下高一三班的妮妮跟你们下去了吗?”

“没有?”佳佳的表情再次焦急了起来,“啊,薇薇跟我在一起,你们不用担心……好,我知道了,我跟薇薇顺着来时的山路下去找找看,麻烦你们了。”

佳佳挂了电话,“山下的老师刚将其他学生带下山,说是除了妮妮,跟她同班的阿牛也不见了,现在其他老师正准备上山找人,我们先顺着来时的路下去看看他们是不是从另一条路下去了。”

“好。”薇薇拉起佳佳二话不说就向着山下走去。

 

“阿牛,我们真的能走出去吗?”趴在阿牛背上的妮妮有些担心的问道。

刚刚阿牛从山坡上跳下来站定在自己面前的样子就像是小说里英雄救美风度翩翩的大侠,但是妮妮那时候也没有太多心思去花痴那些情节了,她从山上摔下来扭伤了脚,手机丢在酒店充电也没法通知薇薇她们,现在薇薇和佳佳一定急坏了。偏偏阿牛不用手机,而且山坡那么陡妮妮无法爬上去,加上天上下起了小雨,阿牛只好背着妮妮先离开这里。

“放心吧妮妮。”阿牛的声音憨憨的却让妮妮感到一阵安心,“我从小在山中的寺庙长大,只要我们一直朝着南走一定能走到大路上的。”

“嗯。”

 

秋雨如丝,它们穿过茂密的树枝滴落在两人身上。阿牛四处看了看,发现了那个造成这一系列意外的罪魁祸首——一座石雕佛像。

这座佛像隐秘在丛林之间依山而建,高大雄伟,从小在寺庙长大的阿牛走过去单手行了个礼。因为佛像,这座山面有些凹洞,阿牛走进凹洞将妮妮放在一块土堆上,“妮妮,我们现在这里休息一下,等雨停了再走吧。”

“好。”妮妮看着阿牛点了点头。天已经有些暗了下来,加上这场秋雨的缘故气温有些下降,一阵凉风袭来妮妮忍不住抱着手臂打了个哆嗦。

阿牛坐到妮妮旁边,看到妮妮的反应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了披在了她肩上。

“嗯?”被阿牛突然的动作吓到的妮妮看向了只剩一件短袖的阿牛,慌忙的想把衣服还给他。“阿牛,这样你会感冒的!”

“没事没事。”阿牛赶紧阻止了妮妮的动作,“我从小习武身体很好的!而且师父说了助人为快乐之本嘛!”阿牛呵呵的笑着。

妮妮看阿牛这么坚持只好妥协,“那谢谢你了,阿牛。”妮妮笑了笑,抬起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巨大佛像,有些不安的问道,“我们在佛像旁边躲雨,佛祖会不会生气啊?”

“不会的。”阿牛摇摇头,“我师父说,佛祖慈悲为怀,不会因为这些小事生气的。”

妮妮笑了笑,“阿牛你师父跟你说过好多事哦。”

“对啊。”阿牛点头,有些自豪的说道,“我师父懂得很多,教给我好多东西呢!”

妮妮眨了眨眼睛,问道:“那你师父,有跟你说过有趣的故事吗?”

阿牛想了想,点了点头,“嗯……以前师父有跟我讲过一个故事。”

“真的吗?”妮妮一听来了兴致,“那你给我讲好不好?正好无聊呢。”

“好啊。”

 

很久很久以前,坐落于山上的寺庙里有一个小和尚。有一天,小和尚随着师兄下山化缘。山下与山上不一样,市集非常热闹。这时小和尚在一个卖鱼的摊子上看到了一尾鲤鱼,它跟别的鱼不同,鱼鳞透着晶莹的海蓝色。

小和尚看着这鱼喜欢极了,便央求师兄将这鱼化过来,摊主也是个信佛之人,于是大方的将小鱼给了他们。小和尚将小鱼放进自己的钵盂里带回了寺庙,将小鱼养在寺庙的荷花池里。

小和尚每天早上诵完经都会跑到荷花池边上自言自语的跟小鱼聊天,给它讲讲佛经或是下山遇到的趣事,就这样一说就是一上午。

寒来暑往,小和尚一天一天长大,这个习惯却一直没变过。小鱼也长成了一条通体湛蓝的大鲤鱼,这条鲤鱼渐渐成了寺里的吉祥物,一些香客在拜完佛之后都会来到荷花池边上,瞧一瞧这罕见的蓝色鲤鱼。不知是不是在寺庙里听久了梵音,小鱼似乎有了心智,有的时候小和尚去荷花池边,小鱼总会害羞似的躲在荷叶下面,偷偷地望着他。

然而好景不长,小和尚刚刚长大成人,这天下便大乱了。叛臣贼子起兵造反,山下百姓民不聊生。出家人慈悲为怀不得犯杀戒,但在这乱世,出家之人的慈悲之心又有何用?山中的弟子们经过一番探讨,决定下山,破戒。小和尚也毅然决定跟随其他师兄下山,此去,便是九死一生。

小和尚离开前与小鱼道别,小鱼不知他此去多久,便日日夜夜的等待,等过一个又一个夏秋,等到寺中再无梵音响起。

战乱持续了很久,荷花池里的荷花都已枯萎,小鱼却还是痴痴地等。

“小和尚,为什么这次去了这么久呢?”小鱼在心里这样一遍又一遍的问着。

一个雨夜,有人匆匆的打开了荒废已久的寺庙大门,听到动静的小鱼将头探出水面,小和尚像当年一样站在荷花池边。

“小鱼,我回来了。”他这样说着。

“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小鱼张了张嘴,却无法将自己喜悦的心情传达给小和尚。

“小鱼,我给你讲讲山下的故事,好不好?”

“好啊,可是,我有点累了。”小鱼慢慢的退回了水里,“等我睡醒了,你再说,好不好?”

 

 

“多年后,战乱平息,一些逃过乱世的僧人再次回到了寺庙,多年无人打理的寺庙早已落满了灰尘,当年的荷花池也已干涸长满了杂草,而那尾罕见的小鱼,早已无人记得。”

 

天暗的很快,绵绵细雨滴落在树叶上敲出动听的音符。讲完这个故事的阿牛听到了轻轻的抽涕声。阿牛看向妮妮,妮妮温柔似水的双眸早已集满了泪水,“妮妮,你怎么了?”阿牛有些慌张的问道。

妮妮的泪水由此决堤,晶莹的泪珠顺着她好看的脸颊止不住的往下落,“为,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啊?”妮妮像是自己经历了那漫长的等待般,心里一阵酸涩,“小鱼……小鱼一定都深深地爱着小和尚,好不容易等到小和尚回来了,可是它却无法告诉他自己的心意,呜……”妮妮抽抽搭搭地说着,有些语无伦次。她看向阿牛,开口问道,“阿牛……小鱼最后是被小和尚接走了吗?”

“我……我也不知道。”阿牛急急忙忙将挂在自己胸前的蓝色小钱包打开拿出一块帕子,“妮妮你别难过了,别哭了。”

妮妮接过阿牛的帕子还是止不住的抽泣,心里像是有百般的委屈似得,她最听不得这样的故事,柔软的内心像是被千万根针扎般难受。

阿牛看不得女孩子哭,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好开口说道,“师父没有跟我说最后小鱼去了哪里,但是我想应该是被小和尚接走了吧。”

“真的吗?”妮妮停止了抽泣,像是安慰自己似得点了点头,“嗯,一定是的!”

 

“阿牛——妮妮——”

“妮妮——!”

“阿牛——!”

听到呼唤的妮妮一惊,“啊!是薇薇和佳佳他们!”

阿牛站起来然后背对着妮妮单膝跪在地上,“他们来找我们了,我们顺着声音过去吧。”

妮妮一愣,随即嗯了一声趴到了阿牛的背上。阿牛背着妮妮向着远处有灯光的地方走去,“阿牛,我会不会很重啊?”妮妮问道。

“不会啊。”阿牛笑了笑,“妮妮很轻哦,一点也不重。”

妮妮听了忍不住眯起了眼,将头靠在阿牛的肩上,轻轻的说道,“谢谢你,阿牛哥哥……”

 

 

回到酒店门口,薇薇准备搀着妮妮回房间却突然被阿牛叫住了。

“怎么了?”妮妮回过头看着阿牛,阿牛从衣服口袋里把捡到的粉红色蝴节发夹拿了出来,“这是我在山坡上发现的,应该是你掉的吧?”

妮妮摸了一下头,发现应该在头上的发夹不见了,“谢谢。”妮妮接过发夹,看着阿牛眼神温柔的犹如一汪泉水,“那……我先上去了,再见。”

“再见。”

 

薇薇在一边看着两人诡异的气氛不禁皱起了眉头。

 

回到房间,薇薇一边抱怨着身上都湿透一边冲进了浴室,妮妮笑了笑将湿掉的衣服换掉,之后坐在床边拿着干毛巾轻轻地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一低头,看到了放在床上的发夹,妮妮拿过发夹,轻轻地捧在手上,眼睛直直的盯着它嘴角止不住地上扬。

 

 

 

NO.26

当薇薇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发现妮妮还坐在床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手里的发夹笑的一脸春心荡漾。

“哟哟哟。”薇薇忍不住调笑着坐到妮妮旁边,“小妮子春心动了?”

回过神来的妮妮脸一红,将发夹收了起来,“哪有啊,薇薇你别乱说了。”

“真的没有?”薇薇看着妮妮,表情立马严肃了起来,“是不是那个家伙在山上对你做了什么?”

“没有啦!”妮妮将薇薇的手压下来,“阿牛哥哥是个好人,你不要误会他!”

“阿牛哥——哥——?”薇薇不自觉的在哥哥二字上拉长了语气,“都改称呼了还说没什么?赶紧老实交代!”薇薇看着妮妮,一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架势。

“真的没有啦!薇薇你不要乱说!”妮妮站了起来娇嗔道,“我去洗澡了!”说完红着脸抱起放在床上的干衣服就逃进了浴室。

 

 

第二天,学生们早早地就在酒店门口集合准备一同前往这里有名的古镇。昨天的一场雨已经结束,雨后的空气带着淡淡的土腥味。湖面上闪着耀眼光,今天的阳光格外的明媚,天空被洗的碧蓝,万里无云,微风徐徐。

 

古色古香的江南小镇是吸引众多旅客前来的原因之一。小桥,流水,人家,六个字可以概括整个小镇的面貌。

 

这座古镇有着悠久的历史,现在依旧保持着许多古老的风俗。这里的房子都建在河岸两边,地基打在河底,窄窄的河流连接着整座小镇的家家户户。虽然小镇已经发展成了旅游胜地,但是依旧有许多原著居民住在这里。一叶小舟在河里悠悠的划着,站在船头划船的船家会用清丽的嗓音为船上的客人唱上一曲江南小调。

 

阿飞经过昨天的事今天倒是安安分分的站在大牌身边没有跟着卷毛和星猫到处跑,而小吉小米倒是一溜烟跑没影了。

 

这里除了小桥,小巷子也特别多,帅戈怪卡大尾和阿杰四人踩在青石板路上穿过一条小巷,巷子很窄,幸而旅客不多倒也不会显得拥挤。

 

几个人到处逛了逛,这里没有什么娱乐设施,当然来这里的旅客也不是为了来玩,主要就是为了远离城市的喧嚣,感受一下江南水乡的柔情与宁静。

 

时至中午,一行人吃完午饭坐在长椅上稍作休息。中午的阳光暖暖的正舒适,帅戈瘫坐在长椅上,这里很安静,昨天被小吉小米缠着打斗地主一直打到凌晨才睡,今天又起了个大早导致精神一直不太好,被困意席卷的帅戈缓缓地闭上了眼渐渐陷入了梦乡。

大尾站在不远处的石桥上,看着桥下还算清澈的河水,江南水乡做为一个解压的地方确实不错,看着潺潺的流水身心都不自觉的轻松了许多。这时桥下的湖面倒影里走进了一个人,停在了大尾身边。

“大尾,我……可以问你一些事情吗?”怪卡和大尾并肩站着,有些不安的问道。

大尾挑了挑眉,藏在墨镜后的眼睛微微眯起,“问问看。”

怪卡抿着嘴,踌躇了片刻缓缓地开口,“你……和帅戈很早就认识了吧?”

“嗯,从幼儿园开始就一直在一个班,不过从小学才玩到一起的。”

“他好像变换挺大的……”怪卡轻轻的说道,像是怕大尾没听懂似得又补充了一句,“啊,因为上次在他房间看到了他小时候的照片。”

大尾勾了勾嘴角,像是陷入了回忆歪了歪头,“是啊,他小时候……很乖,但是很害羞,很胆小,存在感又低,即使成绩不错也无法引起老师的注意,只有那些坏孩子才会注意到他,不过也是为了欺负他罢了。”

“这样啊……”怪卡有些不可思议的微微睁大了眼睛,“上一次,我们去帅戈家,为什么没有看到他的父母?”

大尾没有出声,转头看向怪卡,“你很关心他?”

像是自己不纯的动机被戳中了一样,怪卡慌慌张张的解释,“不不……我,我只是好奇。”

大尾转过头继续盯着水面,笑的意味不明,“他没有父母,他是被阿豪捡回去的,他的家人只有阿豪一个人,那个阿姨只是应聘的清洁工。”

怪卡禁声,虽然之前也有猜测过,但是真正的答案摆在他面前还是有些小小的惊讶。

 

“阿杰阿杰!”和小吉跑到巷子里玩的小米突然跑了回来,“阿杰你有看到我哥哥吗?刚刚还在一起的但是我一转身他就不见了!”

坐在帅戈旁边玩手机的阿杰抬起头看着小米着急的样子,多少有些理解他的心情,“我没看到他,你别急,我陪你去找他。”

“好!”小米直接把阿杰从长椅上拉了起来,急寥寥的朝着另一边的巷子跑去。

站在桥上的大尾看到小米拉着阿杰从桥边匆匆跑了过去,后面的拐角处小吉露出个脑袋,朝着大尾和怪卡做了个“嘘”的手势。待小米和阿杰拐进了巷子里小吉才嬉笑着也偷偷地跟了上去。

大尾无奈的摇了摇头,小吉这家伙可真够幼稚的,“我去看着他们三个,帅戈就交给你了。”大尾用下巴指了指瘫坐在柳树下的长椅上睡觉的帅戈,走下了桥向着三人离开的方向走去。

怪卡下了桥朝着帅戈走去。阳光倾泻而下,柔弱纤细的柳枝在风中轻轻地摇曳,投射在帅戈身上的树荫随着柳枝的飘动来回的晃荡。周围安静的只能听到潺潺的流水声和风轻轻吹过的声音,怪卡在青石板上每踏出一步,自己的心也会跟着有力的跳动一下。

 

“砰砰——”

 

怪卡坐到帅戈旁边,心跳声渐渐大过了流水声。

 

心中的那些花儿开始分泌出那甜腻的香气,那些香气带着魅惑,引诱者怪卡将目光投向熟睡中的帅戈。

从第一次见面起怪卡就知道帅戈有着一张被上帝眷顾的脸,一对浓眉下是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此刻双眼紧闭着,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小一片阴影,鼻梁的高度恰到好处,薄薄的双唇透着好看的粉红色,肤色很白却不是那种病态的苍白,像是刚剥了壳的熟鸡蛋,晶莹剔透。

喉咙突然一阵干涩,怪卡咽了咽口水目光不自觉的落在了帅戈微张的双唇。那些香气愈来越浓,将怪卡和帅戈紧紧地包围住,周围的空气不知为何变得沉闷了起来。怪卡屏住了呼吸缓缓地凑近了帅戈的脸,闭上眼轻轻地在帅戈的嘴角处落下一吻,嘴上传来柔软的触感几乎让怪卡的心跳在一瞬间停止。

 

那些花恶作剧般的撤回了香气,脑袋清醒过来的怪卡急忙收回动作坐直了身体,心脏再次恢复了跳动,频率却快的惊人。脸上的温度骤然上升,吸进鼻腔的空气不知为何带着黏腻的甜味,一阵凉风吹过渐渐地将怪卡脸上的热气吹散。冷静下来的怪卡心又不住的狂跳了起来,这件事要是被帅戈发现,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但是……

 

怪卡轻轻地附上自己的嘴角,为什么,心里会那么开心呢?

 

 

“哈哈哈哈你们知道吗刚刚我看到一个微博问初吻是什么味道的,有个妹子在下面评论说为了让她男票印象深刻接吻前吃了榴莲哈哈哈哈这都不分手绝壁是真爱啊哈哈哈哈——”回途的路上,坐在车后排的女生抱着手机笑成一团。

 

坐在前排的怪卡听了嘴角也跟着不自觉的微微上扬。

 

初吻是什么味道啊……大概,是甜的吧。

 

 

回到学校,阿牛刚下了车就看到了在校门口等着他的师兄和师父。

“师父,师兄!”阿牛向着两人跑过去。

“阿牛啊,这次有没有拍些好照片回来啊?”阿牛的师父带着时髦的墨镜,一副老顽童的样子。

阿牛笑着点了点头,“有啊,这次我有按照师父说的拍了很多照片哦!”

“师父,阿牛我们一边走一边说吧。”阿牛的师兄小马插进来,“阿朱听说师父您老人家来了准备了一桌子的菜。”

“哎呀,那赶紧走啊,好久没尝到阿朱的手艺了!”阿牛师父一听迫不及待的往小马家的方向走去。

“师父。”阿牛追了上去,“你以前给我说的那个故事,小鱼最后是被小和尚带走了吗?”

“怎么可能,小和尚早就死了,那个只不过是小鱼死前产生的幻觉而已。”

“那小鱼怎么不见了呢?”

“额……大概是被附近的野猫吃了吧。”

“原来是这样……”阿牛有些失望,喃喃道,“幸好妮妮不知道这个结局。”

 

————————————————————————————

淅淅沥沥的小雨滴进了不再清澈的荷花池泛起一阵涟漪,一屡青烟从沉入水中的小鱼身体里飘了出来,在空中化成了一位半透明的少女。少女海蓝色的长发在空中飞舞着,像是被风吹起的海浪。少女伸出双臂,扑进了站在荷花池边同样是半透明的小和尚怀里,紧紧地抱着他,“小和尚,下辈子,你也一定要来找我哦。”


26章里没写到的小情节【吉米】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