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絮真的很咸

这是帅戈的头号备胎
吃得很多,主产卡帅/尾杰
cp洁癖,不拆不逆
我就是饿死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吃对家一点粮的!!!
然后就被饿死了

青春是场无畏之战29-30

NO.29

“帅戈,这些就拜托你了。”阿豪将手里一沓传单递给帅戈,帅戈接过传单乖巧的点了点头,“没关系的阿豪先生,交给我吧!”

“发完了就早点回来啊!”阿豪冲着已经走到门口的帅戈喊道。

帅戈回过头挥了挥手,“知道啦!”

阿豪笑了笑,继续整理舞台。这座小剧院是阿豪的父亲传给他的,但是如今看舞台剧的人已经越来越少饿了,剧院的收入最多也就够温饱,一没钱二没颜,所以即使现在阿豪年纪不小了却一直没有对象,阿豪也做好了孤独一生的准备所以才会收留帅戈,最起码老了还能有个人给自己养老。

 

帅戈走到热闹的大街上,“你,你好,请看一下……”

“对不起打扰一下……”

“这位先生请看一下……”

由于个头矮小加上害羞的性格,帅戈的工作进行的并不顺利,周围人头攒动却没几个人愿意接受他手中的传单。

“你好,打扰了!”帅戈将传单递到一个路过自己身边的男生面前,男生突然拦住,有些好奇地接过了他的传单,看了一眼上面的内容礼貌的笑着说了一声,“谢谢。”

接了自己的传单还跟自己道谢让帅戈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不不不,不好意思打扰您了。”

男孩勾了勾嘴角向已经走到前面的一位老先生跑去,“爷爷,你看,是舞台剧哎!”

“哎呀真难得,现在还有人会坚持表演舞台剧。”

“我从来没看过呢,好好奇哦!”

“可惜爷爷这段时间有很多报告要做,下次有空爷爷带你去看?”

“没关系啦,爷爷工作要紧嘛!”

两人渐渐淹没在了人群里,今天的第一张传单成功发了出去,有了一个好的开始,帅戈也暗暗地给自己打气要继续努力才行。

内向的帅戈今天是第一次单独和那么多陌生人搭话,因为天气炎热加上紧张后背和手心早已被汗水浸透。夜幕渐渐降临,霓虹闪烁的城市变得更加热闹。帅戈将手里仅剩的几分传单发完之后擦了擦额头冒出的虚汗,“呼……终于可以向阿豪先生交差了。”

心情大好的帅戈走进小巷子里,这是一条近路,只要五分钟就可以走到剧院的后门。

与外面热闹的大街不同,这条巷子又窄又黑,远离了道路周围很快安静了下来。帅戈咽了咽口水攥紧了拳头,黑漆漆的巷子让他有些后悔为了方便而抄近路。

帅戈渐渐加快脚步,后面几乎演变成了小跑,快到巷子口的时候,隐隐能看到了一些光源,就在帅戈准备放慢脚步的时候看到有三个人影站在巷子口。

他们嘴里叼着咽,靠在墙上不知道在谈论着什么。帅戈低下头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这三个人看起来应该是这一代的混混,要是被他们盯上了可就惨了。

“站住。”就在帅戈刚刚穿过三人的时候其中一人突然开了口,帅戈吓得身体一颤僵在了原地。

“你这小子胆子不小嘛。”三人扔掉了手中的香烟围了过来,“敢无视我们?”

“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帅戈低下头,害怕的闭紧了双眼。

“老子最讨厌别人无视我了!”其中一人突然伸出手推了一下帅戈的头,帅戈赶紧扶住了墙才没有因为重心不稳而摔倒,“你小子竟敢往枪口上撞,你是不是瞧不起我们?嗯?小子!?”

对方咄咄逼人,帅戈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故意找茬的人,只能一个劲的道歉,“对不起……我,我不知道,我只是路过一下……”

“嗯?不知道?”其中一人突然抬起脚踹在了帅戈的肚子上,猝不及防的一下让帅戈直接跌倒在地,那人不解恨似得又抬脚踢了他一下,“居然敢说不知道?!”

帅戈抱着头不敢出声,但他不知道,逆来顺受反而让会这三人更加肆意妄为。另一个人蹲下来伸出手扯着帅戈的头发让他抬起头,头皮传来的刺痛感让帅戈忍不住闭起了一只眼,那人直接抬手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过大的力道将帅戈脸上的眼镜打掉,站着的一个人抬起脚直接把眼镜踩得粉碎,“你再给我说句不知道试试?”

“对……对不起。”脸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帅戈因为害怕声音有些发抖,那人却没有因为帅戈的道歉而放过他,直接扯着帅戈的头发把他的头往墙上撞发出了一声闷响。猛烈的撞击让帅戈眼冒金星,额角撞红了一大块,帅戈紧紧地咬着下唇,几处的痛感一同袭来使他的眼角泛起了泪花。

“瞧瞧他这没出息的样子,居然还哭了?”那人嘲笑道,另外两人也同时嬉笑了起来。那人放开了帅戈的头发,紧紧地捏着帅戈的脸左右瞧了瞧,“啧,没想到你这小子这么细皮嫩肉的啊?”有些嫌弃的松开了帅戈的脸,转而在帅戈的身上擦了擦,“真恶心,像个娘娘腔似得,你不会是同X恋吧?”

帅戈痛的已经没有力气反驳了,他现在只希望他们嘲笑够了就放过他。

“老大,我看他不是娘娘腔,就是个女孩子吧,瞧瞧他这身板,哪有男孩子像他这样的。”

“就是啊,说话还奶声奶气的,听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另外两人说完互看了一眼对方一起笑了起来。

混混老大露出一丝猥琐的笑容,“来啊,让哥哥们看看你是不是个小妹妹。”说完伸出手就去扯帅戈的衣服。

“不要!放开我!”帅戈拼的摇头紧紧抱着自己躲避着向自己伸来的双手。

“哼,不要?”混混老大站了起来,抬起脚踩在帅戈的肩膀直接让他躺在了地上,“哦吼,了不起哦,敢跟我们说不要?”

三人将帅戈围住,双手揣在裤子口袋里直接用脚往他身上踢,帅戈只能卷缩着身体紧紧抱着自己的头。

踢了一阵子,三人觉得有些无趣便停了下来,“老大,你说这家伙发育了没?”其中一个人突然说道。

“有没有,看看不就知道了。”混混老大又蹲下身,对于性的好奇感让他们忍不住用这种恶劣的羞辱手段来满足他们的谷欠望。装模作样的轻声说道,“别怕,大哥哥们不会伤害的你的哟。”说着就要撤下帅戈的裤子。

帅戈只觉得全身酸痛使不上力气,却还是死死地抓着自己的裤子不让对方将它脱下来。

“你们两个过来!”混混老大也恼了,另外两个人过来一人抓着帅戈的一只胳膊,“放开我!求求你们不要这样!求求你们放过我吧……”帅戈哭着喊着哀求着,死命的想要挣脱两人的束缚但却是徒劳。

“妈的给老子安静点!”混混老大又是一巴掌甩在帅戈脸上,“兄弟们帮你检查是看得起你,你别他妈的不知好歹!”

“哎呦老大,这小家伙还真您说的一样嗨,细皮嫩肉的。”其中一个混混一只手抓着帅戈的胳膊另一只手不安分的在帅戈裸露的手臂上乱摸,笑得一脸猥琐。

混混老大一笑,直接将帅戈的裤子褪了下来,下身只剩一条内裤遮着重要部位,如此的羞辱让帅戈感到生不如死,混混老大笑的狰狞,缓缓伸出手准备将最后的一丝防线褪去。

“你们在干什么?!”

剧院隔壁的饭店厨师正好出来倒水,发现了被三人抓住的帅戈便急忙上前呵斥。

“有人来了,快走!”混混老大一看情况不妙赶紧带着其他两人跑掉,帅戈跌坐在地上,慌慌张张的将裤子穿上,背部靠着墙紧紧地抱着自己,咬着嘴唇无声落泪。

“阿豪!阿豪!你们家帅戈出事了!”厨师赶紧朝着剧院的后门喊道。

“什么东西?我出什么事了没事咒什么人啊!”阿豪骂骂咧咧的走出来,结果看到蜷缩在巷口的帅戈时直接懵掉了,“帅戈?!你怎么了?!”阿豪急忙跑过去,准备伸出手碰他的时候帅戈突然整个身体猛烈的颤抖了起来,带着哭腔小声的哀求着,“不要……不要碰我……求求你们放过我……”

“帅戈……”阿豪跪在地上,伸出的双手停滞在空中,“好好好,我不碰你,你别怕,告诉我怎么回事?”

帅戈缓缓的抬起头,看清了来人是阿豪之后直接扑到他的怀里像是要把所有的委屈与不甘都发泄出来似得大声地哭了起来。

 

后来,阿豪带帅戈去了医院也报了警,警察很快就将那三个家伙抓了起来,但由于是未成年,帅戈也没有受到生命危险,所以作为作为欺凌事件让三个人赔了医药费关了几天做了思想教育便放了。

但自从这件事之后,阿豪一直担心帅戈会不会因此得什么心理疾病。帅戈几乎整个暑假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他拼命的想去把这段经历忘掉,他逼迫着自己必须要振作,不能再让阿豪他们担心自己了。

暑期快结束的时候,帅戈终于打开了手机,微信里全是大尾发来的未读消息,一开始是给他发旅游的一些照片,后面一直在问他为什么关机是不是出事了,最后一条是,他明天就会回国。

帅戈来到洗手间,因为整个暑假都没有出去过,本来就白的皮肤透着毫无血色的苍白,整个人看上去病怏怏的,两个月没有打理的头发长长了不少,刘海长的已经遮住了半张脸。

“这样下去不行,会让他们担心的……”帅戈这样想着,努力打起精神。

 

当帅戈从理发店回到剧院的时候阿豪看到他吓了一跳,“小伙子你谁啊?!”

“是我啊,我是帅戈。”帅戈看着阿豪露出两个月来的第一个笑脸,“怎么样,是不是吓了一跳?”

“你你你你你你你……”阿豪指着帅戈一脸不可思议,“真的假的,你把自己关房间做了什么啊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帅戈耸了耸肩,“谁知道呢。不过……”帅戈看着阿豪微微颦眉,看着矮了自己一小截的阿豪,“为什么我觉得你好像缩水了?因为年纪大了吗?”

“什么啊!”阿豪一听瞬间炸毛,“是因为你长高了好嘛?!”

 

……

 

 

NO.30

 

帅戈睁开眼,房间里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几点了?

 

帅戈在床头的柜子上摸索了一会,拿过手机打开,刺眼的光让帅戈眯起了眼。

 

等到适应光亮后帅戈看清了手机上的数字,10:02。

 

已经这么晚了啊……帅戈将手机放回原位,盯着黑漆漆的天花板。

 

又梦到那天了。

 

虽然从那之后他并没有得什么心理疾病但确实还是受到了一些影响,比如性格的变化,还有那个害怕别人触碰他的后遗症。那些人的话和一些龌龊的行为他没有跟任何说过,因为觉得羞耻觉得不堪,所以他只能自己藏在心里,自己默默沉受着这些令人恶心的画面。而得不到发泄,这些事就慢慢地变成了一根刺,它深深地扎进了他的心里,只要轻轻碰一下,就是钻心的疼,所以他害怕、讨厌别人去触碰那根刺。

昨天怪卡突然要去碰那根刺,让帅戈险些失去理智说了一些过分的话,冷静之后他也有细细地去想怪卡说的话。

想要解决问题就必须要先面对问题。想要拔掉这根刺,就必须要去碰它。

虽然拔刺的过程痛苦不堪,但是自此以后伤口就会慢慢愈合,如果不去拔掉它,那么自己就得一辈子受到这根刺的折磨。

 

长痛还是短痛?帅戈也一直在这两个选择中摇摆不定。

 

怪卡,是第一个知道他心里有这根刺,并且想要拔掉而不是单纯想去触碰这根刺的人。那么,他该向怪卡敞开心扉,把这件事告诉他吗?

 

帅戈将胳膊搭在额头上无力地闭上了眼,眼前慢慢浮现出那张仿佛可以融化冰川笑脸。对于他来说怪卡和别人给他的意义不一样,是一种超出于友情的特殊存在,他就像是一道阳光将自己灰暗的内心照亮。

这种感情过于复杂,帅戈不知该怎么去定义它。喜欢吗?在他们这个年纪说“喜欢”未免有些过早,更何况他们还是两个男人。

安静的环境中一声轻叹显得有些突兀,帅戈从床上坐了起来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些。走到窗前,拉得严实的窗帘将光线阻隔在外,帅戈将窗帘拉开,一缕光亮将漆黑的房间照亮。微微眯起眼,雪已经停了,但是天空的依旧灰蒙蒙的。这里的冬季空气比较潮湿,即使下了一夜的雪也没能积下多少。

 

下午给阿豪打了声招呼说出去散散心,心里到底是不是有些别的小心思帅戈也不愿承认。降雪之后天气已经到了零下,寒风刺骨,帅戈漫无目的却又像是目的明确般朝着某个方向而去。

当帅戈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图书馆门口。

而图书馆门口还站着一个人,即使那人低着头把半张脸埋进了围巾里,帅戈还是一眼认出了他,心几乎在一瞬间跟着那些积雪一起融化了。

帅戈迈开步子几乎是小跑着走了过去,“怪卡。”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怪卡一惊,抬起了头,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人,声音不知是因为冷还是激动带着些颤抖,“帅……帅戈?”

帅戈伸出手轻轻附上怪卡冻红的耳朵,冰冷的触感让他微微皱眉,“这么冷的天你在这做什么?”

“我……我没事干出来随便逛逛。”怪卡像是下一秒面前的人会消失似得紧紧的盯着他不敢移眼,“你呢?”

这问题让帅戈有些不自然地避开了怪卡直白的目光,“嗯……阿豪让我出来买东西正好路过。”

“是这样啊……”怪卡听完有些失望的垂下眼帘,帅戈收回了没有多少热度的手揣进口袋里,两人一时无言。怪卡抿了抿嘴,突然开口道,“昨天……对不起。”

“嗯?”帅戈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有些无奈的勾了勾嘴角,“不……该道歉的是我,很抱歉昨天对你说了一些过分的话。”

“没关系……是我先提出无理的要求的。”怪卡抬眼悄悄看了一眼帅戈,发现他也正在看着自己,于是小心翼翼的开口,“那,我们算是……重归于好了?”

帅戈轻笑一声,“嗯,算是吧。不过……”帅戈突然的停顿让怪卡有些紧张了起来,“我觉得你昨天说的挺有道理的,所以,有兴趣听我发牢骚吗?”

怪卡有些意外,但是帅戈愿意告诉自己那些事还是让他非常高兴,重重的点了点头,“嗯!”

 

两人就这么靠在路边的建筑物墙壁上,说完整件事情经过的帅戈身子还有些微微颤抖,中途帅戈多次想要放弃回忆那些事,但是被握住的手上传来的温热给了他继续面对那些事情的勇气。

听完了帅戈的经历,怪卡握着帅戈的那只手更紧了些,他所经历的远比自己猜想的要恶劣许多,光是看着现在的帅戈就很难想象他会被如此对待过。怪卡只觉得一阵揪心,松开了握着帅戈的那只手轻轻地抱住了他微微颤抖的身子,轻声的说道,“帅戈你知道吗?我现在很后悔自己为什么出现的那么晚,对不起,你一定很痛苦吧?以后不会了,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这番话听起来幼稚天真,但是语气却是格外的坚定,它们化成一股暖流涌进了帅戈的心,他伸出手轻轻地回抱着怪卡,“不,你出现的不晚不早,时间刚好。”

 

事情告一段落之后两人准备打道回府,走到半路的时候帅戈突然拦住了怪卡让他等一下,怪卡一脸好奇地看着帅戈穿过马路到对面的烤红薯摊上买了两个烤红薯。

“昨天你生日,不过因为一些意外没来得及给你准备生日礼物。”帅戈将个头比较大的那一个递给怪卡,“这次你就将就一下,等你下次生日我再会送你一份大礼怎么样?”

怪卡接过红薯笑着摇了摇头,“这真的不是因为你自己想吃吗?”

“这种时候就不要在意那么多细节了。”即使被看穿了帅戈也还是一副无所谓的笑着,“不管怎么样,心意到了就好。”

怪卡也只好配合他,“好好好,这可是我收到过最特别的一次生日礼物 ,真是礼轻情意重啊。”

 

 

敞开心扉之后帅戈感觉轻松了不少。心情大好地走进剧院,今天没有表演,但是观众席上却坐着阿豪和两个人陌生人。

“哎,帅戈你回来啦!”阿豪看到帅戈便站起来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帅戈走过去,另外两个中年男人上下打量着他让帅戈觉得很不舒服。

“帅戈,是这样的。”阿豪指着其中一个精瘦的男人说道,“这位是去年获得金牛奖最佳新片奖的麦导。”说完又指向另一位,“这位是麦导的助理,他们这次来是想让你参演一部电影。”

“参演电影?”帅戈有些意外。

“对。”麦导开口道,“我们正在拍一部新片,原本预计今年国庆期间上映,但是片子拍到一半饰演男主少年时期的演员突然不肯拍了。”

“对啊,去年我们麦导在微博看到你的照片的时候就表示对你很感兴趣,只可惜你不是娱乐圈的人而且那时候演员表已经订好了。”导演助理接话道。

麦导伸出手示意助理先安静,自己继续说道,“我这个人一向很喜欢捧有潜力的新人,之前的演员也算是我给捧红的,但是那小子红了之后就开始不知天高地厚,哼。”麦导突然冷哼一声,继续说道,“说句心里话,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觉得你的外在条件更加符合我对男主少年时期的设定,所以今天我就想来试试,看看你有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导演啊,是这样的。”阿豪突然开口,“我们家帅戈呢,现在只是个普通的高中生,也从来没有参演过电影啊表演之类的活动,您让他去拍电影会不会有点……太草率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他行不行?演员的演技是需要导演来激发的,而且……”麦导扶了扶脸上的墨镜,“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会红。他的潜力,绝对不比别人差。”

阿豪看导演都这么说了,便问向帅戈。“帅戈,那你的意思呢?”

“麦导这么看得起我,那我自然是不会拒绝了。”帅戈嘴角勾出一丝微笑,“况且,对于拍电影这种事,我还是很感兴趣的。”

阿豪有些意外,帅戈在剧院呆了这么久,可是从来都没有说过自己喜欢表演之类的话。

“好,是个爽快人。”麦导站起来向帅戈伸出手,“那么,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帅戈伸出手与之相握,露出客套的笑容,“合作愉快。”

 

————————————————————————

爆字数了下面这段就当做是迟到的新年特别贺礼……?

 

虽然再过几天就要过年了,但是这时候帅戈却得不得前往剧组,阿豪不放心便跟着一块去了。得知帅戈要拍电影的其他几个人都表示不可思议,六个人在小吉建的微信群里闹翻了。

 

……

小吉:帅戈!到时候红了可别忘了我们这几个好朋友啊!

小米:对啊!到时候给我们签几个名,说不定以后我就靠这个发家致富了!

大尾:不可思议,导演怎么会看上你的??

帅戈:谁让我的魅力大呢。

怪卡:帅戈你已经到剧组了吗?

帅戈:嗯,已经到了,现在在乡下。

怪卡:注意安全,拍摄顺利。

帅戈:谢谢。

……

 

 

除夕夜当天,乡下的年味很浓,帅戈的年过得倒也不无聊,由于大家都不在一个地方所以只好用手机发送新年祝贺。

快要零点,鞭炮声不绝于耳,帅戈找了个稍微安静点的角落打开手机拨通了怪卡的电话。

“喂,你好。”

许久未能听到的声音突然钻进耳里让帅戈悄悄勾起了嘴角,“是我。”

怪卡不用想也知道是谁,轻笑了一声问道,“乡下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帅戈答道,“过年的时候可比城市热闹多了。”

“是啊,我都听到你那边的鞭炮声了,我们这就比较安静了。”电话两头不约而同的沉默了起来,帅戈看着手腕上的表,当时针分针秒针同时指向数字12时,电话两边再次不约而同地响起了一声,“新年快乐。”刚说完两人就抓着手机一同傻兮兮的笑了起来。

“什么时候回来?”怪卡问道。

“明天要去魔都拍摄,顺利的话应该可以在开学前回去。”

“好,注意安全。”怪卡顿了顿又接了一句,“等你回来。”

帅戈的嘴角再次不受控制的开始上扬,“嗯,早点休息,晚安。”

“晚安。”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