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絮真的好饿

我就是饿死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吃对家一点粮的!!!
然后就被饿死了

【整理+修改】灵异事件处理事务所14-15

14、

在地板上睡了一夜的大牌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

大牌摸了半天终于摸到了自己手机,按下了接听键放在耳边:“喂……”

电话那边传来阿飞带着焦急的声音:“喂?大牌!酒吧一条街这里出了命案你快来!”

一听有命案大牌立马就清新了过来:“好,我马上到!”

说完大牌赶紧从地板上爬了起来,到洗手间随便抹了把脸就火急火燎的赶去现场。

到达现场的时候,卷毛正在接受记者采访。

阿飞看到大牌来了,但是脸色好像不太好,便走过去问道:“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大牌看到阿飞有点不自然的说:“没……没什么,昨晚没睡好。”

阿飞听大牌这么说也没多想,凑到大牌耳边悄悄的说:“我刚刚看到死者的脖子上有两个小洞,就像电影里面僵尸咬过的样子。你说……会不会又是那个?”

“不要遇到过一次之后遇到什么案子你都往那方面想,如果都是鬼怪作乱,那还要我们警察做什么。”大牌不着痕迹地和阿飞拉开一点距离,批评道。

阿飞像认错一样低下了头闷闷的“哦。”了一声

“死者的身份调查到了没有?”大牌问。

“调查到了,是外贸公司的总经理,现在正在联系家属。”阿飞说道。

“报告队长!”一名小警察跑了过来:“刚刚接到电话,市中心南边的旅馆里又发现了一名死者!”

“什么?!”大牌皱紧了眉:“阿飞卷毛你们跟我走,其他人保护好现场把尸体运回警察局!”

“是!”所有的警察集体向大牌敬了个礼。

 

大牌卷毛阿飞三人来到案发地点。尸体在一个小宾馆里,发现尸体的是一个保洁阿姨。

“你什么时候发现尸体的?”大牌问道面前的保洁阿姨。

保洁阿姨有些害怕的说:“我平时都是按时打扫每个房间,今天老板让我来打扫这间客房,我一开门发现床上躺着一个瞪大眼睛女人,我吓了一跳赶紧下去报了警。”

阿飞在一边做着笔录,卷毛四处观察看看能不能找出什么线索。

“这个放间里一直都只有她一个人吗?”大牌问道。

保洁阿姨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这个你要问我们老板。”

大牌看了看站在一边有些畏畏缩缩的旅店老板:“你知道吗?”

听大牌问自己话,老板抖了一下:“我……我记得昨天她是和一个男的一起过来的。”

“那那个男的呢?”大牌问道

“我……我不知道啊。”老板有些紧张地搓了搓手:“不过警官你可以看一下监控。”

“恩。”大牌点了点头,对着阿飞和卷毛说:“你们两个留在这,顺便打电话叫几个手下过来,我去看下监控。”

“是!”卷毛和阿飞敬了个礼。

大牌跟着老板走开后,阿飞窜到卷毛身边问道:“发现了什么?”

卷毛摇摇头:“没有什么特别的注意点,房间里面没有挣扎的痕迹,这个女人衣衫不整,身上并没有致命的伤痕。但是这个女人和之前的那个死者有个相同点,他们脖子上都有两个小洞。”

听卷毛这么,阿飞顿时来了精神:“你说这会不会是僵尸袭人事件?”

卷毛有些无语地斜眼看着他:“你电影看多了吧?不要什么事都往那方面想!”

一大早就被别人说了两次的阿飞心里有些不爽,闷闷的跑到一边打电话去了。

 

大牌跟着旅店老板来到监控室。

老板把监控记录调到昨晚11点,大牌看到频幕上出现了一男一女,男的搂着女的进了刚刚那个客房。

接着老板快进了监控记录,大概半个小时后之后,那个男的走了出去。他在摄像头底下理了理衣服,对着摄像头诡异的笑了一下,然后转身走开,一直走到走廊尽头的转角处,转身不见了。

大牌还在思考着他那个笑是什么意思,就看到监控上人没了,急忙问老板:“他转过去的那个方向有没有监控?”

“有、有。”老板赶紧把监控调了出来,把时间调到那个男人转过身的时间段,但是那条走廊缺空空如也,几分钟过去了,走廊上只有几个无关的男男女女走过。

大牌皱着眉头把之前的录像又看了一遍,确定那个男人是拐过去了,但是另一个监控上却没有。

“把这两段视频刻成光盘给我。还有,不准透露任何信息。”大牌眼神伶俐的看向旅店老板。

旅店老板被大牌看的全身发抖连连点头:“是是是。”

大牌回到命案现场,除了阿飞和卷毛,又多了三个警察,一个正在拍摄案发现场,另一个在收集死者散落在地上的衣物。还有一个在跟卷毛阿飞说着什么。

众人看到大牌回来对大牌敬了个礼,大牌点点头。

没一会旅店老板拿着一个光盘递给大牌。

大牌把光盘收好之后对旅店老板说:“这个房间暂时不要让其他人进来住,里面的所有东西都不准动。”

“是是是。”旅店老板一脸狗腿的点点头。

大牌等人把尸体运回警局,正好之前那个男人的验尸报告出来了。

大牌拿起报告看了起来:死者年龄为40岁,死亡时间约为昨天晚上九点,死因是失血过多,脖子上的伤口处发现了不属于人类的唾液……

“看来真被阿飞说对了……”大牌喃喃道。

“哼!我就说吧!”阿飞的声音突然在大牌耳边响起。

大牌一转头,谁知阿飞的距离与自己十分相近,嘴唇不注意擦到了阿飞的嘴角。两人都不禁楞了一下,回过神来赶紧拉开距离。

阿飞狠狠的擦了擦自己的嘴骂道:“我X!你亲我干嘛?!”

“呸!”大牌恶狠狠的说:“你以为我想啊!你没事站我后面干嘛!”

“看验尸报告啊!还能干嘛!”阿飞吼道。

大牌不知是不是在掩饰自己的慌张,也提着嗓子吼道:“下次要看好好看行不行!”

“你们……”去接死者家属的卷毛正巧看到刚刚那副情景,站在原地呆呆的望着两人。

“你别误会!”大牌和阿飞同时脱口而出,两人互相看了看又同时说道:“你学我干嘛!”

这下两人都沉默了。

卷毛有些尴尬的说:“额,我带死者的家属去认领尸体,你们继续……”

这时,大牌和阿飞才注意到卷毛身边站着一个十分美丽性感的女人。两人都不禁呆住了。

阿飞指着女人问道:“她是……?”

“这是那个男人的老婆。”卷毛说道。

老牛吃嫩草啊!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阿飞和大牌不禁在心里想道。

“警官,我可以去看看我老公的遗体了吗?”女人问道。

“可以……可以。”大牌点点头。

卷毛带着女人去了停尸间,女人看到尸体之后,脸上露出了难过的表情,轻轻的啜泣了起来:“没错,他是我老公。没想到他竟然……”没说完,女人就捂着脸哭了起来

大牌走过去,安慰道:“节哀顺变。”

“警官,你一定要帮我查处凶手!还我老公一个公道啊!”女人泪眼婆娑的看着大牌

“一定、一定会的。”大牌有些结巴的说道:“不过尸体暂时不能让你领走,要等案子结了才行。”

女人点点头:“没问题。”

三人又问了女人一些关于她老公的情况,女人说自己老公做人一直很安分,工作也很认真,并没有跟什么人结过仇。

三人送走了女人没多久,另一具尸体的家属也赶了过来。

赶来的家属是女死者的父母,两老看到女儿躺在停尸床上,扑上去痛哭流涕。

大牌走过去说了句:“节哀顺变。”这种事情他遇到的太多,他深知此刻说什么都是白费。

死者的母亲扑向了大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警官,你一定要帮我女儿找到凶手啊!”

大牌拍了拍死者母亲的肩:“放心,我们一定会将凶手绳之以法的!”

但是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大牌不禁想到,如果凶手真的不是人类,该怎么跟死者的亲属交代?

卷毛和阿飞把死者的父母送走之后,一起回到大牌的办公室。

此刻大牌正在看女尸的验尸报告。

“大牌,现在该怎么办?”阿飞问道。

“哎。”大牌放下手里的报告叹了口气:“这件事似乎不是我们能力之内的事。”

“什么?难道又是……?”卷毛说道

大牌沉重的点了点头。

“可恶!”卷毛攥紧了拳头,是鬼怪作乱的话,他根本没有办法。

突然大牌站了起来对两人说道:“走。”

“去哪?”两人问道。

“星猫侦探事务所。”大牌对着两人说道。

一听要去星猫那,阿飞顿时双眼放光:“啊!要去见妮妮吗?我要不要换件衣服啊?要不要买束花再去呢?”

“买个头!”大牌一个爆栗敲上阿飞的头:“我们是去办案不是去约会的!”

“哎。”卷毛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了阿飞一眼,跟着大牌走掉了。

阿飞冲着卷毛喊道:“喂!卷毛你个臭小子用什么眼神看前辈呢!”说完赶紧跟了上去。

 

15、

星猫和欧应万还有帅戈小吉小米无所事事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阿杰坐在沙发上抱着笔记本继续通关游戏,大尾坐在阿杰旁边时不时的看看阿杰的电脑,阿牛和佳佳妮妮在一边织毛衣。怪卡依旧躲在二楼。

“阿牛哥哥,和尚是不是都不可以有女朋友的啊?”妮妮放下针线问阿牛。

阿牛停止织毛衣,抬起头看着妮妮点点头说道:“对啊。”

“唔……”妮妮有些失望的说道:“你也不可以吗?”

“啊?”阿牛有些不明所以的挠挠头:“我是俗家弟子,师傅说俗家弟子可以结婚生子的。”说着阿牛又傻傻的笑了笑:“不过我师兄一直说我太傻,不可能找到女朋友。”

“是、是吗。”妮妮有些脸红的低下了头,不敢去看阿牛。

“哦~妮妮脸红了!”小吉指着妮妮说道。

“哈哈,妮妮你该不会喜欢阿牛吧?”小米笑道。

“哦~?”其他人一听立马一脸‘求真相’的看着妮妮。

妮妮被看得不好意思了:“哎呀,你们真讨厌!”。

“我师兄说我又呆有傻不会有女孩子喜欢的,你不要说妮妮了。”阿牛赶紧为妮妮解围。

“哦~”众人又一脸‘我明白’的表情看着阿牛和妮妮。

“你们真讨厌!”妮妮羞红着脸扔下手里织了一半的毛衣跑上二楼。

佳佳也摇摇头对其他人说:“你们真是的。”说完赶紧追了上去。

“啧啧啧。”小吉小米忍不住啧啧道。

这时,一个女人出现在事务所门口,星猫一看,正是昨天来委托他们的那个女人。

女人走了进来,看着星猫等人。

“怎么了?不是说三天后来拿照片吗?”星猫问道。

女人从包里拿出一封信封,放在茶几上:“这里是十万,我的委托你们不用继续了,你们就当我没来过这,也没有委托你们做任何事。”

众人都还没有回过神,那女人就已经走了。

“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欧应万问道。

小米挠了挠头:“她昨天刚叫我们跟踪她老公,今天怎么就不要了?小吉你知道吗?”小米看向小吉

小吉也看向小米,一脸无辜的说:“不知道,你呢?”

小米也一脸无辜看着小吉说:“不知道。”

 “哈哈哈哈哈哈——”说完两人就一起大笑了起来。

其他人一脸黑线的看着有点神经质的两人。

“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啊。”帅戈感叹道。

星猫收起钱说道:“管他呢,既然她不要我们继续履行她的委托,我们也乐的清闲。”

“星猫。”

星猫刚说完,就听到门外有人喊他。星猫回过头,看到穿着警服的大牌阿飞和卷毛

“你们怎么来了?”星猫看着三人问道

欧应万看到卷毛,想起来他就是今天出现在电视上的警察。

大牌走进来问道:“刚刚那个女人来干嘛的?”

星猫想到刚刚女人说的话,想着是要告诉大牌还是替客户保密:“你问她干嘛?”

“就是。”阿飞窜了进来:“问那个女人干嘛,星猫,妮妮呢?”

大牌一听又给阿飞一记爆栗,吼道:“我们现在是在办案!”

阿飞捂着头一脸受伤的想要找卷毛寻求安慰,却没想到卷毛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更加受伤的阿飞躲到阿牛身边伤心的种起蘑菇,阿牛怜悯的拍了拍他的肩。

大牌无视掉阿飞,对着星猫说道:“今天早上我们在酒吧一条街发现了那个女人老公的尸体。”

“什么?!”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大牌。

而欧应万却一脸‘原来如此’的点点头。

“难怪她叫我们不要再跟踪她老公了……”星猫做到沙发上喃喃道。

大牌听到了星猫的话,问道:“她要你们跟踪她老公?”

星猫点点头:“恩。昨天下午她过来说,她怀疑她老公出轨,让我们去跟踪并且拍下证据。”

“怪了。”大牌坐到星猫旁边:“刚刚做笔录的时候她说她老公一直很安分,并没有提起出轨的事。”

“她肯定是想隐瞒什么。”卷毛说道。

“恩,有可能。”大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一开始我就觉得有些奇怪,刚刚她看到她老公的尸体的时候也太平静了。以往来认领尸体的家属都是哭爹喊娘的。”

“人家是美女,当然要注意自己的形象咯!”阿飞窜出来说道。

大牌斜眼看了阿飞一眼:“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受伤的阿飞再次找阿牛寻求安慰去了。

“阿飞说的也不无道理啊。”帅戈摇了摇手指说道:“像那样的大美女肯定要时刻注意自己的形象啊。”

“帅戈~!”阿飞星星眼看着帅戈。

“你们两个都一边玩去。”星猫和大牌同时说道。

“你们怀疑,她老公的死跟她有关?”欧应万问道。

大牌摇摇头:“不止,其实我们怀疑这件案子,也跟那方面的东西有关。”

大尾一听挑了挑眉,星猫问道:“你为什么觉得这起案子跟那方面有关?”

 “今天早上,除了那个男人的尸体之外,我们还在一家小宾馆里发现了另一个死者,两人的死因都是失血过多,脖子上都有两个伤口,伤口上残留的唾液的DNA相同,但是这DNA却不是属于人类。”说着大牌拿出旅店老板刻下的光盘,递给星猫:“这个是旅店里的监控录像,看了你们就知道我为什么那么说了。”

星猫接过光盘对阿杰说道:“阿杰,电脑借一下。”

阿杰把游戏进度保存,关掉界面把电脑递给了星猫。

众人全部围了过去,星猫把光盘放进去,点击观看。

众人屏住了呼吸,看到视频上的男人无缘无故的消失了,不禁倒吸了口凉气。

“这个视频应该还没有流传出去吧?”星猫问道。

“没有。”大牌说道:“旅店老板看起来是个胆小鬼。我跟他说过了,不准透露任何信息。”

“哎,会不会是僵尸出来吸人血了?”阿飞说道。

“不是僵尸。”阿杰说道。

阿飞看着阿杰问道:“你怎么知道?”

阿杰娓娓道来:“僵尸没有思维,他们是逮到活人就攻击的。而这次的两个犯案地点都那么多人,怎么可能只有两个人受到攻击?我觉得他们攻击是有目的性的。”

阿飞听完有些失望的问道:“啊?不是僵尸那会是什么?”

“这世上可不是只有僵尸会吸人血哟 。”帅戈说道

“你是说……吸血鬼?”卷毛小心翼翼的问道。

“嗯哼~”帅戈点点头

“僵尸和吸血鬼都是没有灵魂的躯体,他们同样害怕阳光,都喜欢吸食人血。不过,僵尸全身僵硬,关节无法弯曲,所以他们通常都是双手平伸以蹦跳的方式行进,而且僵尸没有思维,所以是他们完全就是习惯性的攻击活物;但是血鬼看上去与正常人无异,他们有着自己的思维爱好,会选定目标进行攻击。”阿杰说道。

“阿杰你懂得真多!”星猫一脸崇拜的看着阿杰。

阿杰看着星猫一脸严肃:“没有知识要有常识,没有常识要多读书。”

“如果是吸血鬼的话,那我们该怎么办?”卷毛问道。

“简单!”星猫把手搭到帅戈的肩上:“我们帅戈可是吸血鬼猎人!”

帅戈优雅的甩了甩刘海。

“好。”大牌站了起来鞠了个躬:“星猫,这次还希望你们能够帮忙了。”

星猫也站了起来:“别这么客气,忙我们肯定会帮的,不过嘛~”星猫一脸奸诈地向大牌挑了挑眉。

大牌会意:“放心,案子结束了不会少了你的好处。”

星猫伸出手和大牌击掌为约:“一言为定!”

“好了,我们现在要去那个女人那再问一些情况,我总觉得那个女人可能知道些什么。”大牌说道。

“好。”星猫点点头“如果有什么问题再打电话通知吧。”

大牌点点头,带着卷毛和阿飞离开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