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絮真的好饿

我就是饿死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吃对家一点粮的!!!
然后就被饿死了

【尾杰】对方不为人知的秘密

*尾杰灵魂互换梗

*快猫原著背景

*乔欢欢的点梗

*有私设

 

“嘶……”

大尾怀疑自己是不是太久没能好好休息了,总觉得自己的脖子酸痛的厉害,脑袋也昏昏沉沉的。

抬手按着后劲,大尾将脸从电子屏幕上抬起来,待机的虚拟键盘自行打开,眼前突然亮起一片淡淡的蓝光使得大尾眯起了眼。

“?”自己为什么会趴在电脑前?大尾突然意识到不对劲,他记得前一天晚上明明是躺在床上睡觉的啊?

习惯性地伸手想抚一下帽檐,但手上的触感确是硬邦邦的,不像是自己的帽子。眼睛余光瞥到屏幕上的倒影,大尾不禁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电脑屏幕映出的脸他十分熟悉:脸颊未褪去的婴儿肥,总是向下挂着的嘴角,还有脸上那副遮住双眼的护目镜和头上带着的黑色头盔,这——不就是阿杰吗?那小鬼是趁自己睡着将两人的意识互换了?

他放眼环顾四周,周围充斥着各种电脑屏幕和虚拟键盘所散发的淡蓝色电子光,旁边还有堆积如山的游戏光碟。

大尾喜暗,对电脑的兴趣也不大,显然这并不是自己的房间,大尾摸着下巴笑道:“果然是那小鬼的风格啊。”说罢,大尾想站起来却险些跌倒。

这具身体的主人大概不怎么习惯用脚站在地上,而且由于长时间趴着双腿也有些发麻,大尾扶着桌沿好半天才适应双脚站在地面的感觉。想他自己的身体经过长时间的锻炼可是十分的结实和灵敏,而如今的这幅身体……大尾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胳膊,软趴趴的触感让他忍不住嫌弃,“还真是一块多余的肉都没有。”

大尾来到洗手间,将那看似笨重的头盔摘了下来,有些杂乱的米黄色卷发瞬间就翘了起来。大尾伸出手想打理了一下,却在摸到发丝的时候有些愣住了。

对于发质比较硬的大尾来说,摸头发绝对不是什么美好的事,如果剪成像阿牛那样精神的短发甚至会有些扎手。但是阿杰不同,他的头发卷卷的看起来有些乱,但是摸上去手感却十分美好,就像是在摸小动物一样令人舒心。

虽然大尾对于软软的毛茸茸的小动物不是很感兴趣,但是手上的这份触感却让他十分留恋,忍不住多揉了两下。然而这时大尾不知道碰到了什么,突然一阵电流穿过全身,酥酥麻麻的感觉让他差点腿软。

“怎么回事?!”大尾心里一惊,但奇怪的感觉转瞬即逝。大尾盯着镜子里的人,他头上那对小羊角旁的耳朵小幅度的抖了抖。大尾试探性的伸出手摸了摸山羊耳朵,那股酥麻的感觉再次席卷而来。

仿佛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大尾再次伸出手忍不住捏了捏那对小巧的羊耳朵,手上温热柔软的触感让大尾的心都跟着软了下来。但羊耳朵似乎很不喜欢被触碰,在手心里来回的抖动着,手心酥痒的感觉让大尾不禁弯起了嘴角。

大尾突然停下手上的动作,他双手撑着洗手池的台面,身体微微前倾,更进一步的观察着镜子里面带微笑的人,“这家伙果然还是适合这个表情。”大尾心里不禁这样想。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阿杰是在防卫军的电脑上。这家伙入侵了防卫军的电脑,只为见他哥哥一面。当时电脑上的他,带着欣喜与得意的神色,用着软糯糯的声音说道:“哥哥,我找到你了。”

因为这事阿杰也一跃成为防卫军内部的小红人,特别是那些母爱泛滥的女同事们,没事就聚在一起说什么:“真没想到阿威居然有个这么可爱的弟弟,如果我也能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儿子就好了”,也有些会说出类似于:“我要等他十年”这样疯狂的话来。

第二次见到阿杰,是在阿杰家。大尾受了阿威的委托将礼物送给阿杰,当时候他躲在暗处,悄悄观察着被关在“果冻方块”里的人,短短两分钟内他的表情就从开心一路演变为失望、委屈,甚至最后还鼓着腮帮子,像只生气的河豚一样控诉着什么。

作为一名特别情报员,大尾的观察力自然不差,虽然听不到声音,但是从阿杰的嘴型来看他也知道当时阿杰说了什么。

“哥哥骗人。”

想象着他用那软糯糯的声音说出这句话,大尾的嘴角就忍不住勾起一道弧度。如果被那群女同事看到这幅情景,大概会被可爱到当场去世吧?

可惜大尾他对于这种“可爱”并不感冒,最多也就觉得比较有趣,对他来说还是小霸王更加可爱一些。

大尾将脸上的护目镜摘下,露出摩羯族人特有的眯眯眼。卫生间的灯光并没有对他的眼睛造成任何不适,大尾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能这样直接站在灯光下了。

看着镜子里的人,大尾不禁好奇,摩羯族人的眼睛,睁开会是什么样的呢?

这样想着,大尾尝试睁开眼睛,然而在睁开眼睛的一瞬间,视线就变得模糊了起来,面前只剩一堆色块,什么都看不清,直到他将眼睛再次眯起画面才得以恢复正常。

还真是奇怪的设定。大尾有些无奈的扯了扯嘴角,打开手龙头捧了一抔水拍在脸上,脸颊柔软的触感让大尾不禁失笑,“这家伙还真是从头到尾都软乎乎的啊。”

洗漱完毕的大尾将护目镜重新戴上,他看了看放在一边的头盔,“还是算了,这玩意儿带着难受。”说着大尾就走出了房间,准备去自己那看看阿杰是不是在那。

“得赶紧把意识换回来,这幅软趴趴的身子可不适合我。”

 

 

漆黑一片的房间里,阿杰从床上坐起来舒服地伸了个懒腰。

“恩?”阿杰奇怪的眨了眨眼睛,“我什么回到床上的?”放眼望去,他能感觉到自己现在处于一片黑暗之中,但是他却能清楚的看到房间里的所有细节——但这明显不是自己的房间。

阿杰皱眉,除了房间的变化之外自己的身体也变得有些奇怪,似乎……变得更有力量了。阿杰伸出手,看到自己手上居然带着黑色的半截手套。他认得这手套,是大尾一直戴在手上的手套。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阿杰迅速下了床想去洗手间。现在的身体敏捷的不像话,阿杰刚想完自己就已经站在了洗手间的镜子前。他看着镜子里的人,惊讶的往后退了一步。

“自己为什么会变成大尾?”阿杰寻思着,“莫非是自己昨天熬夜迷迷糊糊地将自己的意识挤进大尾的身体里了?”

想到这里,阿杰尝试着将自己的意识脱离身体,却发现无用。如果是自己主动将意识体挤进大尾的身体,那么自己也可以让意识体离开,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应该是直接被互换了灵魂,才导致自己没法让意识体脱离身体。

这种超自然科学的事情也只有那两位会魔法的队友能办到,那么只要再去找他们,把灵魂换过来就好了。

快速理清目前情况的阿杰安下心来。他走到洗手池边,将脸上的墨镜摘下,镜子里的人那双暗紫色的双眼灰蒙蒙的,没有聚焦。虽然这是阿杰第一次看到脱下墨镜的大尾,但他也并没有太多兴趣去观察。他将手套也取了下来,免得等会被水打湿。

当手套褪去后,阿杰看着这双手,不禁一愣。在那双手套下,竟藏着数不清的疤痕。

自从将目标定为加入地球防卫军和哥哥一同保卫地球那时起,阿杰就恶补了许多关于防卫军的信息,在这途中,他也知道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有多不容易,他们所肩负的责任和义务,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而这些,都是在做任务的时候留下的吧?阿杰看着这些疤痕,心底不禁对大尾有了些敬仰之情。

洗漱完的阿杰将手套小心的戴好,接着将墨镜戴上,幸而自己平时一直带着眼镜,现在带着墨镜倒也习惯。准备完毕的阿杰正准备出门找自己的身体,却突然在门口顿住了。细细想了想,似乎缺了什么。阿杰走回去,将放在床头的帽子拿起来戴在了头上。

走出房门,阿杰站在长廊上思考着应该往哪里走。他没有来过大尾的房间,不清楚现在自己所在的位置。

还在思考的阿杰突然感觉有什么靠近了自己,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已经先一步行动,抓住了向自己拍来的手。

“你……”阿杰看过去,发现眼前站着的是自己的身体,但是气场明显是另一个人的,“大尾?”阿杰试探性的喊道。

面前的人低笑一声,“看来我的身体你用着挺习惯的嘛。”

顶着自己的脸用略显轻浮的语气说出这番话还真是说不上诡异。阿杰放开他,“你来的正好,我们直接去找星猫和妮妮吧。”

“哈?”大尾皱眉,“不是你把我们的意识交换的?”

阿杰摇头,“是灵魂交换,所以我没法用意识潜行。”阿杰看着大尾,“你和妮妮同为水组,你应该知道她的房间在哪吧?”

“不用去她房间了。”大尾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刚刚我听到她跟星猫正在大厅。”

“是吗?”阿杰歪着头,“我怎么没听到?”

看着自己这幅茫然的样子大尾心里不禁一阵恶寒,这真的太违和了。大尾抖了抖身子,“我睡觉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就把通话器关了。”说完大尾指向大厅的方向,“我们现在过去吧。”

阿杰抿着唇点头,“恩。”

 

“不可能!我感觉的出来我的魔法生效了!”

两人刚踏进大厅,就听见星猫在那乱吼。

“星猫你先别急,好好想想,你发动的是什么魔法?”妮妮柔声问道。

“这个……”星猫挠了挠脑袋,欧应万看着他挖苦道:“他呀,八成不知道又在哪变出了一堆汉堡冰淇淋。”

星猫一听,急的跳脚:“如果真的变出汉堡那就太过分了!我自己都没吃到呢!可恶!为什么不直接变到我房间里!!”

这时欧应万注意到走过来的阿杰和大尾,笑道:“哟,真难得看到你两一起出现啊。”

“星猫怎么了?”大尾问道。

“汉堡汉堡我的汉堡——!”星猫还在那哀嚎,欧应万听的心烦直接送了他一记电击。

妮妮看着倒地星猫,担心的问道:“星猫,你还好吗?”

“放心,他命硬着呢死不了。”欧应万幽幽地说完,又看向了两人,“这家伙无意间用了魔法,但是他自己也不知道使出了什么魔法。”

两人互看一眼,可以确定两人的情况是谁造成的了。

欧应万看着两人,突然觉得哪里怪怪的。他走近两人,阿杰周围气场变得异常奇怪,连嘴角的笑容都变得跟以前很不一样,而大尾……欧应万不是没见过大尾面无表情的样子,那时候他会显得十分严肃甚至让人感觉到有些凶恶,但现在,除了平静并无其他。

欧应万对两人进行扫描,但并没有发现异常问题,不免觉得奇怪:“你们两个……?”

大尾勾起嘴角轻笑一声,“这可多亏躺在地上的那位了。”

看着“阿杰”露出这幅表情还用这种语气说话,欧应万开始怀疑自己的画面采集系统和听觉系统是不是出问题了。

“不用怀疑。”阿杰似乎是看穿了欧应万的想法,“星猫的魔法的确生效了,他把我和大尾的灵魂互换了。”

欧应万看向“大尾”,这种缓慢平静的语调确实很像阿杰。难怪会有种诡异的感觉,原来是灵魂互换了。

躺在地上的星猫突然窜起来,看着欧应万一脸得意:“哈!我就说吧,我的魔法确实生效了!”

欧应万忍不住嫌弃:“那你赶紧把两人的灵魂换回来吧。”

星猫一听,原本得意得神色荡然无存,“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变回来……”说着他一脸期待地看向妮妮,“妮妮!你一定会吧?!”

“这个……”妮妮有些手足无措,急忙说道:“使人灵魂互换是高级魔法,我、我也不会呀……”

“没事的妮妮,你以后一定能学会如何使用的!”通过通话器听到几人谈话的阿牛突然开口。

妮妮听到阿牛的声音,脸颊泛起一阵红晕,“谢谢你,阿牛哥哥。”

被秀了一脸的欧应万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按下通话器,“喂,大明星,你听得到吗?”

“哦?是在叫在下吗?”欧应万刚说完,帅戈就出现在了大厅门口,对着众人露出招牌笑容。

“这种事用你的还原之力可以办到吧?”欧应万指着大尾和阿杰问道。

帅戈看向两人,拖着下巴思考了一下,“恩,应该可以。”但是说完却露出一副抱歉的神情,“可惜我刚帮瓶子头把他炸毁的实验室复原,恐怕暂时用不了还原之力了。”

大尾挑眉,“你这家伙是故意的吧?!”

帅戈看着“阿杰”一副不爽的表情,忍不住笑道:“这样看你,倒觉得顺眼多了。”

在通话器里听到事情来龙去脉的怪卡也来到了大厅,虽然了解了情况,但是看到气场有些针锋相对的“阿杰”和帅戈,不免还是觉得有些诡异。

欧应万看向怪卡,“怪卡你来的正好,这大明星说你炸毁了实验室。”

“啊?”怪卡眨了眨眼睛,对着帅戈说道:“帅戈先生,我不记得我有炸毁实验室啊?”

谎话被拆穿的帅戈倒也没觉得尴尬,轻笑一声,“这么快就被拆穿了呀。”

这时,阿杰突然开口对着帅戈说道,“那么,麻烦你了。”

怪卡也跟着帮腔:“是呀帅戈先生,拜托你了!”

一边的大尾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帅戈看着怪卡满是恳求的眼神,还有一反常态的两人,觉得确实有点怪怪的,“好吧好吧,作为主角自然不能见死不救了。”

星猫:?????

“不过呢。”帅戈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你们的情况比较特殊,等下要紧紧地抱着对方,才可以让灵魂顺利归位哦。”

“哈?!”大尾一听两根眉毛瞬间拧在了一起,“你这家伙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癖好?!”

如此激动的“阿杰”让一旁看戏的怪卡、星猫、欧应万还有妮妮都一阵汗颜,“你们就照做吧,赶紧把身体换回来。”欧应万忍不住开口。

阿杰倒觉得没什么,他对着大尾展开双臂:“来吧。”

对于大尾来说他实在是不喜欢和别人有这么亲密的接触,但看阿杰都妥协了,大尾也不好说什么,反正抱着的也是自己的身体。想到这,大尾走上前,抱住对方。脸被埋在自己胸口的大尾不禁挑眉:“这种感觉真够奇怪的。”

看着两人,帅戈露出满意的笑容,“那么,开始了。”说完,帅戈那双紫瞳突然发出一道蓝色的光。

互相抱着对方的两人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身体的一些变化,大尾原本从被人抱着变成了抱着别人。习惯做独行侠的大尾,还是第一次尝到抱着别人的滋味。

怀里温暖的感觉让他感到异常的安心,就像小时候自己一个人抱着玩偶睡觉一般。大尾怀念起这样的感觉,竟有些舍不得放手。

“可以放开了。”怀里的人开口。大尾没有理会他,而是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接着又捏了捏他的小山羊耳朵。

用自己的身体摸,感觉更美好了。大尾心里一阵满足。

被摸耳朵的阿杰一阵颤栗,他皱着眉,不满地说道:“别摸了,放开我。”

大尾笑嘻嘻的说道:“怕什么,在你身体里的时候我可都摸了个遍。”

 

欧应万赶紧将星猫和妮妮的眼睛捂住:“这还有未成年呢!麻烦你注意下尺度!”

 

——————————

“我大尾!就是死!从水瓶号上跳下去!也不会吸一口阿杰的!”

“阿杰真可爱。”

 

 

——————————

我靠我终于在乔欢回来前把这个写出来了,哭了,感觉自己已经不会写cp向的东西了呜呜呜前面写的太拖沓了,后面写的又太过急促……哎,日常嫌弃自己写的辣鸡东西


评论(10)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