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絮真的很咸

这是帅戈的头号备胎
吃得很多,主产卡帅/尾杰
cp洁癖,不拆不逆
我就是饿死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吃对家一点粮的!!!
然后就被饿死了

【牌飞】花朝节

文债系列:卡帅:真心话大冒险  尾杰:黑道梗的小脑洞


*架空明朝

 

*大牌X阿飞(然而怪卡戏份似乎更多)

 

*大概带轻微卡帅

 

*OOC严重注意!


*如果看到了什么不对劲的东西请不要惊讶,毕竟作者在放飞自我

 

 

冬去春来,御花园的鲜花都已含苞待放,身着橘红衣裳的大牌嘴角挂着笑意,一头红发半梳成髻,由于行走过快额前的碎发被风吹起露出了饱满的额头。

 

假山后,一个小太监慌慌张张的小跑着,低着头没注意到前方的人。

“太子当心!”跟在大牌身后的少年刚开口,那个小太监就直直的撞上了那人,“太子殿下您没事吧?”少年赶紧扶着被小太监撞到的大牌。

被撞翻在地的太监看着眼前的人吓得赶紧爬起来跪下,因为害怕身子抖得跟个筛子一样,“奴奴奴奴婢叩见太太太太太子殿下,怪、怪、怪卡少爷。”

“起来吧。”大牌抚了抚被撞的有些皱起的衣服,“这么慌慌张张的做什么?”

小太监跪在地上低着头不敢起身,“奴、奴婢罪该万死,还请太子殿下息怒。”

“本宫说要治你的罪了吗?”大牌看着眼前的太监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突然觉得这小太监有些眼熟,“哎?你不是阿飞身边的小太监吗?”说着大牌四处看了看了,问道:“阿飞人呢?大将军说本宫最近武功长进了不少,正想去找阿飞跟他比划比划呢!”

刚准备谢恩站起来的小太监听大牌这么说腿一软又跪倒在了地上,磕磕绊绊的说道:“小、小、小的也正在找二皇子……”

“嗯?”大牌突然来了兴致,“你们在玩捉迷藏吗?”

“小的该、该死,今日一早发现二皇子不见了,正准备去禀告皇上。”

大牌听了立马看了一眼身边怪卡,怪卡会意,连忙说道:“太子,卑职突然想起来您前两天跟二皇子约好今日在您的东宫会面,卑职猜测二皇子应该已经过去了。”

“哦对对对对。”大牌连忙点头朝着怪卡眨了眨眼,“近日事多本宫都把这事给忘了。”接着大牌对着跪在地上的小太监说道:“你先回去吧,晚了我会派人送他回去的。”

“小的遵命。”小太监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后退了好几步才转过身赶紧小跑着离开了。

 

小太监走远后,大牌舒了口气,赶紧转过身看着怪卡说道:“怪卡,阿飞肯定又偷跑出宫了,今晚宫里还有花灯会,这事要被父皇知道了肯定会龙颜大怒,你去卷毛那看看,他八成是去找卷毛了。”说完大牌有赶紧加了一句,“务必要在天黑前找到他让他赶紧回宫!”

“卑职遵命。”

 

 

 

 

“二……阿飞,你说你,只要跟皇上说一声就能出来了,为什么偏要偷偷溜出来?”卷毛看着乐不思蜀的阿飞有些头疼,刚刚阿飞突然降临将军府把他爹娘可吓得可不轻。

“哎,你懂啥啊。”阿飞有些嫌弃的看了卷毛一眼,“光明正大的出来有什么意思,偷偷溜出来才够刺激啊!”

 

好吧,卷毛不太理解这种刺激,“你就不怕皇上生气?”

“没事,大牌肯定会帮我的。”阿飞一脸得意,看着周围热闹的人群忍不住问道,“今天怎么这么热闹啊?赶集吗?”

还在心里给大牌点蜡的卷毛听了也看了看周围,“今天好像是花朝节,大家可能都去花神庙拜花神吧。”

阿飞一听来了兴致,“拜花神?这个有意思,我们也去吧!”

“去拜花神的大多都是女孩子,你去做什么啊?”

“都是女孩子不更好!”女孩子多说不定有人会趁机耍流氓,到时候自己就可以英雄救美。一直想做大侠的阿飞这么一想兴致更大了,拉着卷毛就跟着人群一同前往花神庙。

 

 

花神庙内,女孩们排着队准备祭拜花神。

阿飞看着长长的队伍刚准备走到队伍最后排队,突然一双手就拍上了他的肩。

“谁啊?”阿飞有些不耐烦的回过头,结果看到了怪卡表露严肃的脸,“你你你你你怎么也在这?!”

按照阿飞喜欢凑热闹的性格,怪卡猜测他可能会来这里,果不其然还真被他碰巧遇到了,“是太……”怪卡顿了顿,周围人多眼杂,只好改了口,“是大少爷让在下来寻您的,还请阿飞少爷赶紧回家。”怪卡对着阿飞作了个揖,语气坚定不容商量,“如果让老爷知道您又私自跑出来,恐怕大少爷也会受到牵连。”

“都叫你别偷溜了。”一旁的卷毛忍不住双手环胸摇了摇头。

阿飞忍不住撇了撇嘴,“好啦好啦,跟你回去就是了。”

怪卡一听阿飞如此顺从心里偷偷舒了口气,侧身让阿飞先行。

 

阿飞走在最前面,一脸的不甘心,怎么说才出来这么一会,就这么回去也太不够本了。

 

“大爷进来玩啊~”

 

几个女人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阿飞定眼一看,前方正是这京城最著名的百花楼,虽然他还年少也没来过这里但是多多少少听其他大臣说过这里是干嘛的。阿飞转了转眼珠,坏笑了一下。

“哎,我累了,我们先找个地方歇会吧。”阿飞停下来对着身后的卷毛和怪卡说道。

怪卡一听立刻推荐道:“前面不远有一家落冬酒楼,在这京城颇有名气。”

“可是我很累啊我不想走了。”阿飞有些耍赖,接着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指向了百花楼,“我看那里不错,我们就去那吧。”

怪卡顺着阿飞指着的方向看去,大惊失色,慌忙说道:“那种地方万万不可去啊!”

然而阿飞不管三七一直接拉着怪卡就往百花楼走,一边走还朝身后的卷毛挤眉弄眼。

 

三人刚进门,阅人无数的百花楼老鸨就看了出三人的身份非富即贵,立马一脸奉承的朝着三人走去,捏着嗓子说道,“哎呦喂,三位公子是第一次来吧?你们喜欢什么样的姑娘?我们这什么样的姑娘可都有哦。”

阿飞把老鸨拉到一边低声说道:“这位可是太傅的长孙,当今太子身边的红人,以后前途不可限量,把他伺候好了铁定少不了你的好处。”

老鸨听了仿佛看到了一棵摇钱树,一双眼闪着光看向怪卡,怪卡突然觉得后背一凉。

 

“姑娘们,有贵客~”老鸨摇着手里的美人扇朝着楼上喊道。

“哎~来啦~”几个穿着花哨、浓妆艳抹的姑娘逐一从楼上婀娜着身子走了下来把怪卡拉到了一张酒桌旁。

“等……等一下……”怪卡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几个姑娘给团团围住了,浓郁的胭脂香味萦绕在周围熏得怪卡有些头晕,通红着一张脸连忙站起来,“我……我还是先走了。”

“别呀公子。”几个女人受到老鸨的眼神又赶紧把怪卡拉回来,“你是嫌奴婢们不好看吗?”

“不不不,几位姑娘误会了!”怪卡连连摆手低着头不敢看她们,“我、我……”怪卡想去求助卷毛,结果一回头发现阿飞和卷毛已经不见踪影,怪卡心里一惊,知道自己上当了。噌的一下站起来就准备冲出去追人,谁知道又被那几个女人拉住了。怪卡怕自己出手会伤到她们,只好跟她们来回拉扯着,“拜托你们放我走吧,我有要事在身啊!”然而几个姑娘并不愿撒手,怪卡有些欲哭无泪。

一边的老鸨自然是不会就这么放走一棵摇钱树的,看他对自己最为得意几个招牌都不满意似乎想到了什么,冷笑了一声拉过旁边的小厮,“去把帅戈叫来。”

 

 

摆脱了怪卡的阿飞正一脸得意朝着卷毛笑道,“怎么样,我聪明吧!”

 

而此刻的卷毛却不知道是该为怪卡的艳福高兴(?)还是为他点蜡。

 

 

日薄西山

 

天渐渐暗了下去,许多店家都将门口的灯笼点亮。阿飞拿着一个花灯准备跟着人群一同前往郊外放掉。传说把心愿注入花灯中,天上的神仙看到你的花灯就会满足你的愿望。当然阿飞也不是有什么心愿要满足,只是听说到那时候满天都是五颜六色的花灯,非常美丽壮观。

 

“抓小偷啊!”嘈杂的人群里突然传来一声惊呼,阿飞伸长了脖子看到了一个男人冲出了人群,然而阿飞还没来得及有所行动,他身边的卷毛便率先脚下生力,一跃而起在人群上空做出了一套江湖失传多年的360度前空翻托马斯回旋转体三周半,完美落在人群外的卷毛立刻朝着男人逃跑的方向跑去。

“哎?!卷毛你居然抢我风头!行侠仗义的大侠应该是我才对啊!”阿飞喊了一声也准备冲过去,谁知脚下才刚生力就被别人拉住了,“谁阿!没看到本大侠要去行侠仗义吗?!”阿飞一回头,就看到了大牌阴沉着的脸,阿飞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大牌?!”

“快跟我回去!现在宫里就怪卡帮我们挡着呢!咱们必须要在父皇发现之前赶回去!”说着大牌就拉着阿飞想离开人群。

“等等等等!”阿飞又把大牌拉了回来,“我还要去抓小偷呢!”说完阿飞就准备冲出去结果又被大牌拉了回来,“卷毛不是去了吗?你就别操那个心了!”

“可是……”阿飞有些失望的撇了撇嘴,他的大侠梦又要泡汤了。

看着阿飞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大牌摇了摇头,“好了,下次我再陪你做大侠,这次情况紧急咱们先回去。”

“等一下。”阿飞把手里的花灯举起来放到大牌眼前,“咱们先把这个放了再回去吧!”

“花灯?”大牌看着阿飞手里的东西有些无奈,“宫里正在举行花灯会呢!想看回去看不就好了!”

“不一样!”阿飞放下花灯,“哎呀,我都答应你不去追那个贼了那就陪我放个花灯就一会儿的功夫嘛!”说完阿飞又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拉着大牌就走。

 

来到郊外投放花灯的地方,抬头已经能看到零零星星的几盏花灯。

 

阿飞点亮手中的花灯,稍稍松了手,花灯靠着热气慢慢的向上飘去。墨染一般漆黑的夜空渐渐飘上了许多花灯,闪着五颜六色的光与天上的星辰交相呼应,少女们朝着飞起的花灯祈祷着。承载着人们的心愿,它们渐渐飘远,像是飞向天庭的使者。

 

阿飞紧紧地注视着这美妙的景色。

 

“不许愿吗?”大牌看了看周围的人,又看向了阿飞。

“啊?”阿飞回过神看着大牌眨了眨眼,随即笑开了,“许愿啊?那么就……希望我朝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千秋万代——!”阿飞仰起头拖着长长的尾音朝着天空喊道。

 

看着阿飞这幅样子大牌有些想笑。

 

“那你呢?”阿飞突然看向大牌问道。

“我啊?”大牌想了想,看向了这片花灯组成的星河,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希望大家都能好好地,像现在一样吧。”

 

 

【图片来自花奈】


-

皇上正携带众人一同赏这花灯会,四处看了看,奇怪的问道:“怎么不见牌儿和飞儿啊?”

 

站在太傅身边的怪卡上前一步,弯腰作揖,“启禀皇上,太子和二皇子估计是切磋武艺切磋的忘了时辰。”

“这么晚了?还在切磋武艺?”另一边的太子太傅忍不住怀疑。

怪卡额头冒了些虚汗,幸而天色较暗没人看出他的不自然,“因为二皇子想知道自己和太子谁在黑暗中行动更加敏捷。”

“哈哈,这个飞儿啊,什么事都要拉着他皇兄。”皇上有些感慨的笑道,”在朕众多儿女中,就他们两兄弟两感情最好。”

“皇上英明。”怪卡悬着的一颗心稍微放了下来,退回了自己的位置。

那位精瘦的大臣上前一步请旨,“皇上,其他皇子与公主都在,还是让卑职去把两位皇子一同叫来吧。”

刚退回去的怪卡立马又一步上前,“皇上,请让卑职和侯太傅一阵去。”

“去吧。”皇上挥了挥手。

 

去东宫的路上,怪卡一颗心扑通扑通的狂跳着,侯太傅是太子太傅,虽然对皇上忠心耿耿,但是容易焦虑,而太子日后必然是继承皇位的人,因此太傅总是担心大牌会出事。真要是被他发现两人都不在就惨了,指不定他会想到什么骇人听闻的内容,自己最后落个知情不报的罪名就算了,要是牵扯到爷爷可怎么办啊!

 

 

“奴婢叩见侯太傅,怪卡公子。”两人刚跨进东宫大门,东宫的太监和宫女便一起跪了下来。

“太子殿下,二皇子?”

侯太傅在院子里喊了一声,却没有回应,“怪卡少爷,你不说他们在切磋武艺吗?人呢?”侯太傅似乎看穿了什么似得,一双眼闪着精光。

“可、可能是累了回屋了……吧……?”怪卡小心翼翼的回应着,侯太傅一听又往里走。

看着他跨进大厅,怪卡心想着这下完了。谁知下一秒就听到了侯太傅的惊呼,“太子殿下……二皇子,你们……?”

怪卡听到也赶紧走了进去,侯太傅站在里屋门口,目瞪口呆指着一脸慌慌张张还衣衫不整的二人。

“侯太傅别误会!”大牌赶紧伸出手解释,“我们……我们……”大牌快速思考着要怎么解释,一旁的阿飞眼珠一转,开口道,“我们刚切磋完流了一身汗,准备换件衣服再去御花园。”

“哦……”侯太傅听完终于合上了因为吃惊而大张的嘴,点了点头。

大牌咳嗽了两声,“你们先出去吧,我们还要换衣服呢。”

“卑职告退。”侯太傅和怪卡一同弯腰作了个揖退了出去,“侯太傅,您回去吧,卑职会护送太子和二皇子过去的。”

侯太傅轻微的点了点头,朝怪卡作揖说道,“那在下先行告退。”

 

 

屋里的两人一同躲在门后将脑袋探了出来,看到侯太傅离开了才大摇大摆的走出来。

阿飞跳到怪卡身边拍了拍他的肩,笑嘻嘻的说道:“怪卡,那里的姑娘怎么样啊?”

听他这么一说,怪卡一愣,眼前仿佛又浮现了那位身着素色长衫的人,一头长长的银丝半挽,站在楼梯上笑吟吟的看着他。

“你还敢说?那种地方你也敢去?要是父皇知道了看他怎么治你!”一想到下午怪卡慌慌张张回来告诉他阿飞的“光荣事迹”大牌就一阵怒火。

“好嘛,算我错了还不行嘛。”阿飞扁了扁嘴,朝着怪卡说道,“抱歉啦怪卡,你也别生气了!”

回过神的怪卡立马欠身,“卑职不敢。”

“好了,只有咱们几个人在的时候就别那么多礼数了!”大牌笑着拍了拍怪卡的肩,加上卷毛和阿牛,他们几人从小一起长大,可能是被阿飞的不羁影响了,旁人不在的时候大牌也不太喜欢这些繁文礼节。

怪卡笑了笑,“咱们快过去吧。”

“走走走。”

 

————————————————

虽然看有些资料说明朝的花朝节习俗已经转到清明节了,但是我个人还是蛮喜欢这个节日的???再说既然是架空的嘛那就随便写好了!【不是】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花灯到底是往天上飞还是在水里漂,不过我玩游戏的时候,花朝节的花灯是往天上飞的,感觉往天上飞更好看一些,所以就设定成了类似于孔明灯。

 

顺便说一下

 

 

太子太傅就是辅导太子的官员,大概类似于太子的老师。

 

 

怪卡爷爷是太傅,辅佐皇帝的重要官员,正一品官,怪卡目前是太子身边的伴读,尚且年少还未封官。

 

帅戈就是之前说的,百花楼里唯一的小倌。

 

奴才一词是清朝才有的,(网上的资料说)明朝的太监一般自称奴婢或者小的、小人。

 

 

太子是住在东宫,是东宫之主,所以自称也本宫,虽然也有说自称“孤”,但是这个自称似乎还没有确定,至于自称“本太子”,听说是假的根本不会这么自称的←【以上都是网上的一些资料说的】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