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絮真的很咸

这是帅戈的头号备胎
吃得很多,主产卡帅/尾杰
cp洁癖,不拆不逆
我就是饿死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吃对家一点粮的!!!
然后就被饿死了

【快猫】天地无常(3-4)

1-2


NO.3 开篇(三)

半透明的白色身影就这么突兀的站在教室的讲台前。

“好难过……帮帮我……”那“人”开口,空灵的声音让星猫一个激灵“哇!”的一声疯了似得向楼下跑去,边跑嘴里还念叨着:“我虽然不爱学习了点但是从来没做过缺德事啊你不要找我啊求求你放过我吧——”

“哇——!”黑漆漆的楼道无法看清脚下的台阶,星猫一脚踩空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去,将楼梯口的垃圾桶撞翻在地。

“哎呦——我怎么这么倒霉啊!”星猫双手撑地想爬起来,突然右手食指不知道触碰到什么尖锐的东西,一阵刺痛感袭来,习惯性的将食指含入口中。渐渐的习惯了黑暗,猫单手撑地从第上爬了起来,抬眼,一张惨白的脸出现在了眼前。

“呜呜呜……我好难受啊,帮帮我好不好?”一开口,一阵腐臭味扑面而来。星猫一下没忍住,没来得及咽下去的口水混合着手指的血一齐喷到了那张脸上。

“啊——!”那女鬼一声惨叫,害怕似得拉开了与星猫的距离,星猫来不及想这女鬼的反应,只想赶紧离开这里。

几步跨出教学楼,只顾着看身后的星猫没注意到前面的黑影,直直的撞了上去。

“哎呦——!”被撞翻在地的星猫一脸惊恐的看着面前的黑影,心想自己难道今天就要交代在这了?

“星猫?你慌慌张张的干嘛呢?”与生俱来的电音,虽然平时只会嘲讽和教训自己,但就是这个声音,让此刻的星猫在这未知的黑暗中充满了安全感。

“欧应万老师——!”星猫仿佛看到了曙光,抓着欧应万的胳膊,慌慌张张的指向刚刚女鬼所在的位置:“刚刚……刚刚……那边有……!”星猫一转头,却发现自己所指的位置除了被自己撞翻的垃圾桶和一地的垃圾之外,并无他物,“哎?奇怪了,怎么不见了?”

“这就是你的杰作?”

“啊?什……”星猫转过头,看到阴着一张脸的欧应万后直接把后面的话给噎了回去。

欧应万双手环胸,微微扬起下巴看着星猫,“这么晚不回去居然在学校捣乱?你想得处分直接跟我说。”

“才不是!”星猫急忙反驳,“刚刚是因为……”

“不管因为什么。”欧应万打断星猫的话,指着那一地的垃圾,“你先把这里给收拾干净再说。”顿了一会,欧应万接了一句,“我在这里陪你。”

“切……收拾就收拾,还要监督我真是……”星猫撇撇嘴,心不甘情不愿的转过身把垃圾桶扶起来,开始收拾地上的垃圾。

“……”过分的安静让星猫又开始发憷起来,思索了一会,开口道:“老师你怎么这么晚还在学校啊?”

欧应万后背抵着楼梯的栏杆,看着蹲在地上的星猫:“还不是给你们改作业。”

“哎?”星猫抬起头看着欧应万:“这么晚了还改作业啊?”

“不然呢?你们写的多我自然看得也多。”

星猫哦了一声,心里莫名有种佩服感。其他老师都是直接写个“阅”了事的,“没想到你这么敬业啊。”

“呵。”欧应万有些好笑:“不过你的作业我从来不多看,辣眼。”

刚燃起的敬佩之心,瞬间就被欧应万这句话给浇灭了,“我刚刚一定是中风了才会觉得敬佩他。”

而刚刚见鬼的经历,粗神经的星猫似乎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刚开学的好处,就是学生们难得的见着了总是生病的美术音乐体育老师。帅戈走出空调房,靠在办公室的门栏上,看着操场上挥洒着汗水的学生。今天是阴天,灰蒙蒙的天似乎在蓄意着一场大雨。

“切,在这都能遇到你。”旁边传来了一声不屑,帅戈似乎料到了是谁,语气一贯的无所谓,“哎呀,巧了,没想到你也来这了。”

“呵,你确定你不会误人子弟吗,帅戈老师?”

“那也总比你装嫩来的好吧,大尾同学?”帅戈总算是把目光转移到了旁边的人身上,个头比自己稍微矮一点,穿着二年级的校服,白色的短袖衬衫领口系着蓝色的便携式领带,下身穿着学校特定的休闲西裤和黑色帆布鞋,一副墨镜遮着眼睛,头上还带着呢子材质的帽子,不伦不类的样子惹得帅戈一阵发笑,“我说大尾啊,你这样子不觉得奇怪吗?”

“管你什么事。”大尾的脸色有些不太好,拉了拉帽檐将话题扯开:“你就这么出来真的没问题?”

“那又怎么样,我这可是休了年假的。”帅戈又将视线移到操场上:“那么你呢?”

“跟你一样。”大尾不咸不淡的回复一句,“不过,你的那些事儿怎么办?”

帅戈耸了耸肩,笑的一脸灿烂,“不是有阿豪嘛。”

“哼。”大尾冷笑一声:“听说阿豪已经在抓狂了,硬是嚎着要罢工。”

“哎呀,那还真是惨呢。”帅戈不仅没有丝毫的歉意,反而笑意更深了:“听你那个老相好说的?”

帅戈能感觉到大尾瞪了他一眼,“麻烦你用词准确一点,是朋友!”

“哎哎,你看那边那个白头发和戴帽子的男生。”

“听说那个白头发的是新来的音乐老师,好帅啊!只可惜不教我们音乐课。”

“那个戴帽子的好像是隔壁新转来的学生,看起来酷酷的,就是不知道摘了眼镜和帽子是什么样……”

不远处三个女生站在跑道上小声的议论着两人,帅戈和大尾一齐朝三人招手,附带一个灿烂的微笑,三个女生顿时红着脸走开了。

“还真是单纯啊。”帅戈看着走远的三个女生,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说给身旁的大尾。

身旁的大尾没有说话,帅戈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正盯着远处看的认真。帅戈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是一个学生。纤细的身影坐在树下,一头淡黄色的天然卷发,脸上带着厚厚眼镜,稚嫩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认认真真的看着手里的书。

“你觉不觉得他很像一个人?”大尾突然开口道。

帅戈摸了摸下巴,那个学生给他的感觉的确很熟悉,那张脸,总觉得在哪儿见过。


NO.4 失踪的学生(一)

“老师!陆妊晕倒了——!”操场上的学生突然嘈杂了起来,一个女同学倒在了操场上,旁边乱糟糟的围上了一群学生。

“怎么回事?”一头红棕色头发的体育老师走过去拨开了人群,把倒地的女生打横抱了起来:“都让让,我送她去医务室。”

帅戈伸出手敲了敲紧闭的医务室门,没一会佳佳打开门走了出来,还没来得及问是谁敲的门就看到有人抱着一位晕倒的学生走了过来。

“阿飞?这是怎么了?”佳佳急忙走过去,摸了摸晕倒的女生的额头。

“我也不知道,突然就晕倒了,你快给看看。”被叫做阿飞的老师紧皱着眉头,佳佳让阿飞赶紧把女生送到医务室的床上,拉起阻隔用的帘子,让其他人在外面等着。

阿飞站在帘子外面,把进来凑热闹的学生都打发出去。当所有学生都出去了之后,阿飞突然拉住走在最后面的一个学生,“哎同学,你去把你们班主任叫过来。”

“哦。”那名学生点点头,转过身急燎燎的朝教学楼的方向跑去。帅戈看着那名学生所去的方向,慢慢将视线移到了教学楼的天台位置眯起了双眼。

一旁的大尾似乎猜到了帅戈的心思,问道:“怎么?你想忙帮?”

“呵。”帅戈收回视线笑了笑,“我可不爱管闲事。”

 

那名学生走进实验楼没多久,实验楼再次爆发出一阵爆炸声。五分钟后,两个身影匆匆忙忙的从教学楼方向赶来,走在稍前位置的人帅戈上次在校长室见过,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这次除了他连他身后的学生都是灰头土脸的,但是……

“噗……”帅戈旁边的大尾突然笑了出来,帅戈看了他一眼也没绷住放大了脸上的笑意。

 

“阿飞,陆妊怎么了?”怪卡匆匆冲进医务室抓着阿飞的手臂就问。

“额……怪卡你别着急,噗……”阿飞盯着怪卡,想笑但是看着怪卡紧张的表情又有些不好意思笑,只好努力憋着。

“怎么了?”怪卡看着阿飞努力憋笑的表情有些奇怪。

就在这时,佳佳从帘子后面走了出来,看到怪卡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怪卡,你头上怎么顶着一个大鱼缸啊。”

“啊?”怪卡摸了摸自己脑袋,才发现刚刚用来装东西的玻璃容器因为刚刚的爆炸正罩在自己的头上,“唔,刚刚太急了一时忘了拿下来了,我说怎么视线有点不清楚……”怪卡玻璃容器拿下来放到一边,“对了,陆妊怎么样了?”

“情况有点不好。”佳佳表情迅速严肃了起来,“她看起来很久没有休息了,而且似乎有很大的心理压力,现在身体和精神都很虚弱,你们这些做老师的到底布置了多少学习任务啊,看看孩子都累成什么样了?孩子的父母该有多心疼啊。”

怪卡摸了摸后脑,他是这学期才接手做这个班的班主任的,许多学生的情况他都没来得及了解,“我,我好像没有给很大的压力啊。”

佳佳叹了口气,拉开了帘子,陆妊已经醒了,坐在病床上,双眼无神的盯着身上的毯子。

“陆妊,你感觉怎么样?”怪卡走到病床边,轻声的询问着。

陆妊听到声音转头面无表情的看着怪卡,眼神里毫无生气,就像个灵魂被抽掉的人偶。

怪卡坐到病床边的凳子上,柔声说道,“别担心,有什么事跟老师说,老师会尽力帮你的。”

刚说完这句话,陆妊突然红了眼眶,双手捂着脸轻声呜咽了起来,“老,老师……珑萄,珑萄她……”女生说道这里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

怪卡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忍不住皱紧了眉头,怪卡之前就知道陆妊和珑萄是很要好的朋友,上个星期他去校长办公室本以为是要说自己炸了实验室的事情,没想到校长却告诉他,他们班上有个叫珑萄的小孩在开学半个月前失踪不见了,孩子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因为一直没能联系上珑萄和上一任班主任便打了电话到教务处。家长现在很着急,学校也报了警去寻找,但是找了一个多星期都没有找到。校长让怪卡先不要告诉班上其他同学珑萄失踪了,就说家里有事延迟报道。

看陆妊哭的那么伤心,怪卡心想她恐怕是知道了她最要好的朋友失踪的事了,只要拍了拍她的背安慰道,“别担心,珑萄一定不会有事的。”

“不!”陆妊突然抓住了怪卡的手臂,情绪有些激动,“老师,我想……小萄恐怕不止是失踪这么简单了!”

怪卡一愣,旁边的佳佳赶紧过去安抚陆妊,“别急,有什么事慢慢说。”

陆妊深呼吸一口,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但眼泪却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掉,“在暑假的时候,珑萄跟我说她之前在学校附近看到一个长得很帅的男生,当时不好意思搭讪所以让我陪她一起等,希望能在遇到那个男生,于是我们就约好了在学校门口见面,但是……但是……”说到这里陆妊又忍不住捂脸呜咽了起来。

“但是什么?”性子急的阿飞忍不住问道,却被佳佳蹬了一眼。

佳佳温柔的安抚着陆妊,陆妊咬紧了下唇,像是做了巨大的决定似得开口道,“但是我来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却没看到人,我以为她还没来,就在门口等着。校门口人特别少,偶尔才会有一两个人行人路过,当周围完全安静下来之后,我隐约听到了有人在叫救命,声音听起来很像小萄,我以为她在开玩笑想吓我,就悄悄的顺着声音过去,没想到……”陆妊突然抱住了自己的头,眼睛瞪的溜圆,“我,我借着外面的路灯看到有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死死地抓着小萄,他们把小萄的衣服扯下来,脏兮兮的手在她身上肆意乱摸,其中一个人捂住了她的嘴,她疯狂的挣扎着,我想去帮她,但是我……我当时太害怕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当我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跑回家了。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闭眼就能看到小萄痛苦挣扎的样子!”陆妊又开始控制不住的激动了起来,“而且最近我总会梦到她,她问我为什么不救她,她说她永远不会原谅我的!对……她本来就不会原谅我的……”

一道闪电在空中炸开,张牙舞爪的仿佛要把天空撕开,紧接着,震耳欲聋的雷声冲击着每个人的耳膜,“啊——!”陆妊受到了惊吓,大叫了一声便又晕了过去。

佳佳赶紧给她做了检查,紧皱的眉头一刻也没有松开,“幸好只是受到了惊吓加上身体不适暂时晕了过去,怪卡,你还是赶紧联系他的父母,她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

“好。”怪卡赶紧站起来准备去联系她的父母,但是走到门口的时候积蓄了一天的雨水也终于降临,阿飞赶紧冲出去把操场上的学生解散,怪卡也正准备冲进雨里的时候,一把伞伸到了他的面前。

怪卡转过头,印入眼底的是一张好看到有些过分的脸,“啊?”

“我叫帅戈,新来的音乐老师,如果不嫌弃的话,我的伞先借给你用吧。”

“啊,谢谢,我叫怪卡。”怪卡接过帅戈手中的伞,“不过……那您怎么办?”

“没关系,我带了两把。”帅戈伸出手比了个V的手势。

“是吗,那谢谢你了!”说完怪卡就打开伞走进了雨里。

帅戈看着怪卡在雨里略显朦胧的背影,勾了勾嘴角。突然,一只手突然伸到帅戈面前,帅戈转过头看着这只手的主人,“怎么?”

大尾看着密集的雨点漫不经心的说道,“既然有两把不如再借我一把吧。”

“我拒绝。”帅戈毫不留情的走进办公室将大尾拒之门外。

“这小子。”吃了闭门羹的大尾啧了一声,站在门口脑子飞速旋转后,直接冲进雨里追上了才走没多久的怪卡,“老师,蹭个伞可以吗?”

 

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打开,帅戈手里拿着一把伞走了出来,但是门口的大尾却已不知去向。帅戈四处望了望,发现了不远处躲在自己紫色小花伞下的两个人,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