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絮真的好饿

我就是饿死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吃对家一点粮的!!!
然后就被饿死了

【快猫】天地无常(5上)

被我藏了很久的第五章hhh


NO.5 失踪的学生(二上)

这场雨,断断续续一连下了好几天终于停了下来,阴沉了几天的天空也终于有了转晴的迹象。

中午的食堂人声鼎沸,自带闪闪发光的星星和玫瑰花背景的帅戈在一群女生花痴的目光中端着食盘在食堂的人群里穿梭着,突然一抹蓝色进入视线,锁定了目标后带着闪瞎人眼的笑意坐到了低着头认真吃饭的人面前,“好久不见了啊,瓶子头老师。”

“哎?”怪卡感觉到对面坐下了一个人,抬起头发出一声疑惑,“帅戈老师?额……你刚刚说什么……瓶子头……?”

“是啊,因为上次我看到你头上顶着一个大瓶子。”

怪卡突然想起来那天的事,虽然看帅戈没有恶意的样子但是还是觉得有些窘迫,“我……我那天太急了没在意……”细小的声音在食堂嘈杂的环境下有些听不真切。

而帅戈也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停留,“对了,你们班那个学生的事情怎么样了?”

“陆妊目前精神状况不太好,现在还在医院,至于珑萄……”怪卡瞬间就丧失了力气一般,一个花季少女,被几个大汉猥亵至今下落不明,无论谁听了都忍不住惋惜。

怪卡忍不住叹了口气摇头道,“根据陆妊所说的时间,是在暑假,暑假期间学校有进行修建,而那些修建的工人晚上是住在学校的,所以现在嫌疑最大的就是那些工人,但是那些工人少说也有十几二十个,而且有些也只是临时工,做完就回老家了,警方也曾经去调查询问过有没有可疑人,但是那些工人每个都说不知道,加上陆妊没有记住那几个人的样貌特征,所以警方也无从下手。”说完怪卡又忍不住叹了口气,“而珑萄,至今也是下落不明,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只希望她不要想不开才好。”

“唔,也许她哪儿也没去。”帅戈含着勺子像是无意间的说出了这句话,“或者说,她哪儿也去不了。”

“哪儿也去不了?”怪卡看向帅戈,“为什么这么说?”

帅戈放下勺子,双手十指交叉放于嘴前看着怪卡说道,“你们难道就没有想到最坏的一种情况吗?那个叫珑萄的女生,也许……”

帅戈没有说下去,但是怪卡却知道了他接下去的话。其实这种情况他们也不是没想到过,只是谁都不愿去接受这个可能。

持续了良久的沉默,帅戈再次开口,“我觉得你们可以试着在学校里找找,如果是那个最坏的情况的话。”

 

结束了这顿心情不太好的午餐后,怪卡率先离开。刚走没多久,另一个身影就坐到了帅戈面前。

“哟,你们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帅戈仿佛猜到了他会来一般,继续波澜不惊的解决着盘中的午餐顺带带着些逗趣的说道,“怎么?你羡慕?”

大尾不屑的嘁了一声,“你可别忘了,我们是不可以插手人间的事的。”

“我并没有插手啊,只是随口说了几句话而已。”帅戈看着大尾,一脸无辜,“况且,这件事的当事人已经不是人了嗳。”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把这事给解决了?”

“恩……”大尾的话让帅戈忍不住认真思考了起来,而事实证明他的“认真思考”只是装模作样而已,瞬间就是一副笑容灿烂的样子,“因为,我不喜欢管闲事啊。”

大尾忍不住甩了帅戈一枚白眼不屑的嘁了一声。

安静了良久,帅戈忽然开口道:“况且,现在还没到我们出手的时候。”

 

怪卡回到办公室,发现办公室的门口有一位女生在来回踱步,一脸犹豫好像是在想要不要进去。

怪卡走过去询问,“怎么了?有事吗?”

“啊?!”女生受惊般的转过身,披肩的水蓝色长发险些刮到怪卡的脸,“对……对不起老师!”女生低下头,手紧紧的攥着衣角。

“啊……没关系的。”怪卡看到女生如此大的反应有些哭笑不得,“你要找谁吗?”

女生抬起头,表情过分的严肃,“我是来找怪卡老师您的。”

“啊?”怪卡在脑内迅速的搜索这名女生的资料,但是结果表明这名学生并不是他教的。

女生似乎是猜到了怪卡的心思,抢先一步开口道,“我叫妮妮,是今年刚进来的新生,并不是怪卡老师您教的,但是我有十分重要的事要告诉您!”

“好吧,那你跟我进来吧。”怪卡领着名叫妮妮的女生走进办公室,中午的办公室里面只剩欧应万和另一个打扫办公室的学生。

怪卡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站在他旁边的妮妮看起来有些紧张,怪卡笑了笑,说道,“别紧张,是什么事情那么重要?”

妮妮紧皱着眉头,思考着如何说明比较好,“老师,不瞒您说,其实我可以看到鬼魂。我知道老师您可能不太相信,但是请相信我说的话。”妮妮看着怪卡一脸的不相信有些焦急了起来,“我知道你们班有个叫珑萄的女生不见了,其实……她不是失踪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