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絮真的很咸

这是帅戈的头号备胎
吃得很多,主产卡帅/尾杰
cp洁癖,不拆不逆
我就是饿死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吃对家一点粮的!!!
然后就被饿死了

【卡帅】夜幕之下

*看蛋蛋的图突然想起的脑洞

 

*吸血鬼卡X血猎帅

 

*OOC预警

 

1.

夜幕之下,悬在空中的巨大月影里突然飞出一群蝙蝠。

 

幽暗的古堡藏在不见天日的森林深处,古堡周围的树阴呈现出的诡异形状令人胆颤。那群蝙蝠结队飞入古堡之中,在落地的瞬间骤然变为一群面容精致的男人。

为首的男人眼中闪着猩红的光,舒展双臂,在他宽大的披风下竟藏有一名五岁左右的男孩。

男人直接将男孩扔在地上,毫无怜惜之情,“那把他关到三楼,看好了。”

跌坐在地上的男童惊恐地向后退去,另一位高大的男人两步便将他拎了起来。

“放开我!!”男童害怕的尖叫着、挣扎着,就在这时,男童脖间的项链从衣服里跑了出来,霎时间,一片紫光将昏暗的环境照亮。拎着男童那名吸血鬼吃痛的惊叫一声放开了男童,另外几名吸血鬼在看到紫光的同时一齐露出了痛苦的神色,急忙用披风将自己遮住。

重新回到地面的男童来不及多想,直接向着楼梯冲去。

等光芒散去,为首的吸血鬼褪下披风,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压着怒气对手下说道:“去,给我把他找回来!”

“是,队长!”手下们应下,一起顺着男孩留下的气息追去。

 

受了惊的男孩此刻脑袋一片空白,只是拼了命的往前。但很快,他就有些体力不支的停了下来。大幅度的喘了几下,男孩攥紧了拳头继续向前快步走去。

月光透过玻璃将男孩的影子投射在走廊的地毯上,不支走了多久,男孩看到一扇没有关紧的房门。楼下隐隐约约传来一阵脚步声,男孩一惊直接走了进去将门关上。

周围陷入一片沉静,男孩虚脱似得将额头抵在门上,深深吐了口气。

“你是谁?”

身后突然传来少年清亮的嗓音。男孩一惊,回过身的瞬间对上了一双澄澈的蓝色眼眸。

“不是红眼睛。”男孩暗暗放下心来,看着眼前的少年小声的说道:“你、你好,我叫帅戈,对不起打扰您了。”

少年看着眼前的小男孩,歪着头问道:“你不怕我吗?”

帅戈将有些歪掉的眼镜带好,借着月光打量着面前的少年。虽然他一身吸血鬼的常规打扮,但眼睛却是蓝色的,与眼睛颜色相近的头发在月光的映衬下泛着淡淡的光晕,面孔不似吸血鬼那般冷艳,而是温柔的带着暖意。

帅戈摇摇头,“你身上有人类的气息,虽然很薄弱……你也是被他们抓来的吗?”

少年没有说话,而是迈开步子走到帅戈面前单膝跪了下来。帅戈还没来得及反应,少年就伸出手抬起帅戈的下巴。少年低下头凑近帅戈,他的手没有温度,即使隔着手套也能感到一阵寒意。帅戈不禁瞪大了双眼,下一秒,帅戈看到少年原本湛蓝的双眸蒙上一层红光,但转瞬即逝。

“你、你是吸血鬼?”帅戈藏在镜片后的紫瞳剧烈颤抖着。

少年放开帅戈站了起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你各说对了一半。”

原本在楼下的脚步声突然出现在了门外将帅戈的思绪打断。少年轻轻皱眉,将还没反应过来的帅戈拉过藏在自己的披风下。

几乎是一瞬间,门就被打开。

“怪卡,你有没有看到一个人类男孩?”为首的男人问着少年,但目光却直接略过他在房间里四处打量着。

被称作怪卡的少年镇定自若,对着为首的男人摇头,“没有。你知道的,这层一直都只有我一个人。”

男子不屑的冷笑道:“看来你的潜意识里还是认为自己是人类,真是丢我们血族的脸。”说罢,男子一挥披风转身离开了。

“你们都给我分头去找,我们王等了三百年才等来一个‘神之子’,要是弄丢了,你们谁都别想活命!”

门外传来男子训斥的声音,紧着就是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但是很快,外面就完全安静了下来。

帅戈从怪卡的披风下面出来,吁了口气,“谢谢你救了我。”他抬起头看着怪卡,但是怪卡看着自己的神情却十分复杂。

“怎么了?”帅戈问道。

怪卡蹲下,看着帅戈问道:“你是血猎?”

帅戈惭愧的低下头,“我现在还没有资格称为血猎……”

怪卡伸出手,轻拂着帅戈脸,让他抬起头看着自己,“但你以后一定会成为最厉害的血猎。”

帅戈愣愣的看着怪卡,此刻心里充满了疑惑。他很想问怪卡,他的话是什么意思,那群吸血鬼的话又是什么意思。怪卡轻轻摩挲着帅戈柔嫩的小脸,先他一步开口,“我才知道,原来人类是这么温暖的生物。”

帅戈看着怪卡的双眸透着温柔的神情,鬼使神差地伸出小手捧着怪卡的脸与他四目相对,“我想,你的心一定也是温暖的。”

 

已经走远的男子突然停下了脚步。

“不对劲。”他喃喃道:“现在是晚上,怪卡的人气怎么会那么浓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男子暗骂一声:“可恶,那小子就藏在他房里!”

 

“他们很快就会发现不对劲的。”怪卡将帅戈抱在怀里,来到窗前,“不用担心,我会帮你的。”说着,怪卡突然破窗而出,玻璃碎片在月光下闪着星光。怪卡踏着树枝快速前进,帅戈有些害怕的抓紧了怪卡的衣服,将脸埋进他的胸口,不敢向下看一眼。披风被晚风吹得猎猎作响,矫健的身影在月光下向着远方的城市远去。

古堡里飞出了一群蝙蝠,他们结队向着怪卡的方向飞去。


【↑就是这张图!!我吹爆!完全写不出图中该有的意境呜呜呜!】


2.

夜色浓郁,巨大的银盘之下,两个身影在剪影的城市里追逐着。

怪卡侧头看着身后紧追不舍的身影眉头紧锁,这家伙已经追了自己好几个月了,怪卡不清楚这突然冒出来的血猎是什么来头,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在白天发现自己身份的。

前面是一栋高楼,怪卡一跃而起跳上了高楼的顶部,但在落地时有些余力不足,重重地摔倒在天台上,“果然还是太勉强。”怪卡撑着自己坐起来,后面传来了金属碰撞的声音,怪卡向声源看去,那名血猎也跟了上来。他敏捷的跳过天台的围栏稳稳的落在怪卡面前。

帅戈收起固定在围栏上的勾爪,看着眼前的家伙悠悠的说道:“你这只吸血鬼未免也太狼狈了吧。”他嘴角带着笑意,但眼底却是冷冰冰的。

怪卡偏过脸不去看眼前的人,帅戈一双魅惑的紫瞳微眯,他将颈间的项链拿出握在手中,眼底闪过一片流光,手中的项链突然绽放出紫色的光芒,待紫光褪去,帅戈手里凭空多了一把银质的长剑。

“我想,它应该不会让你死的很痛苦。”帅戈轻笑一声,挥剑指向怪卡。怪卡低垂着眉眼看着眼前的剑锋不禁皱紧双眉,他不知道有多少血族死在了这把剑下,而这人的气息神秘莫测,似乎不是普通的血猎那么简单。

帅戈看着双眼放空的怪卡不禁挑眉,他用剑脊挑起怪卡的下巴强迫着他抬起头看着自己,“这种时候你居然还有心思放空,你就不怕吗?”

“怕。”怪卡开口,清亮的嗓音让帅戈有些失神,“但是怕并没有什么用。”怪卡说完抬眼看向帅戈,在对上那双紫眸的瞬间怪卡也不禁有些愣神。

银白的月光下,两人的身影都显得有些朦胧。帅戈的记忆似乎被拉倒很久以前,也是在某个如今的月色之下,一双蓝色的眼眸猛地撞进自己的心口。但是远久的记忆模糊不堪,唯一剩下的只有那人冰冷的触感与被晚风吹得猎猎作响的披风。

帅戈突然将剑收回看着怪卡诧异的神色,轻笑,“就这样将你杀了似乎太没意思了。”

怪卡从地上站起来,眼底闪过一道红光。眼前人的气息有一丝熟悉却又那么陌生,怪卡突然想起当年那个可爱的孩子,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成为一名优秀的血猎了。

“下次见到你,可不要就这么轻易就屈服了。”帅戈突然开口。

怪卡回过神,看着他,“我比较希望没有下次。”说完,怪卡像是怕是帅戈反悔似的直接离开了此地。

帅戈站在原地,看着怪卡的身影融入夜色之中,眼底藏着数不清的思绪。

“会是他吗……”帅戈喃喃。良久,他嘴角勾出一抹弧度,“恐怕,不会如你所愿了。”


————————————

下面大概是背景设定(只涉及怪卡和帅戈的部分)

千年前,血族突然出现在人类社会,神知道后将自己的小儿子投入人间,防止血族危害人类。

上帝的小儿子来到人间之后,想方设法的了解到血族的一些情况。他在人类之中选取了几名资质不错的人选,教他猎杀血族的方法,因为有了他们的存在,血族攻击人类的事情终于得到了控制,人们称他们为血猎,即吸血鬼猎人。

血猎的头目叫做帅启,也就是上帝的小儿子,身为血猎的他不知为何与一名吸血鬼成为了亲密的朋友。那名血族叫做怪台,是一位特立独行的吸血鬼,他一再在血族会议之中提出“与人类和平共处”的观点,但都遭到了驳回。可怪台脾气又臭又犟,不论同族的人如何规劝他都一意孤行。不久后,血族中的上层提议要处决怪台,怪台就是在逃跑途中遇到了帅启。

有了怪台的帮助,帅启等人对于血族的了解更深了一步,而人类也都知道,即使是残酷的血族也是有温和善良的存在。

几年之后,帅启最得意的两名学生在一起后生了一名男孩,但男孩一出生便夭折了,帅启不忍自己心爱的学生痛苦,也可怜这小生命,于是偷偷的将孩子带到了怪台面前,让他进行了初拥仪式。

但进行初拥的年龄应该在15-20岁,这孩子还未满月就进行初拥导致了仪式的不完美,但好在孩子的命抢回来了。还没等帅启将孩子交给他的学生,血族便向他们发起了挑战。帅启将那孩子暂时交给怪台照看,与自己的学生们一同前往血族领地,然而却一去不回。

那群尚且年幼的学生帅启没让他们前往参战,而其中有一名少年,他当初被帅启发现已经失血过多处于濒死状态,帅启不顾他人反对将自己的血输了给他,这孩子醒后便执意要跟随帅启左右并且将自己的姓氏改成“帅”。

帅启牺牲之后他便肩负起了发展血猎的使命,他与其他几名血猎遗孤一起创立了血猎一族。而“帅”姓的血猎身体里都流有帅启的血,所以他们从一出生就是高于其他血猎的。

而怪台,在帅启牺牲之后将那孩子交给了血族中的一名好友,因为好友与一名人类女孩相恋,因此对血族声称是自己与人类女孩的结晶。在那之后,怪台也消失了。

那名好友将孩子取名怪卡,因为他爱的女孩名叫“卡尔”。血族十分注重血统,因此怪卡的消息传到血族之后,血族上层将怪卡夺走带回了族群,关在一座偏远的古堡里。

几百年以后,帅姓一族诞生了一名新生儿,他出生的当天,血猎之祖(帅启)遗留的那条项链突然发出了耀眼的紫色光芒,待光芒散去,那项链已经挂在了婴儿的脖子上。因此血猎一族认为这孩子跟帅启一样,是“神之子”,血族将他取名为“帅戈”,希望他以后“能执干戈以卫社稷”。血族之王知道了这消息之后便派人去抓这名“神之子”,他要将神的儿子,变为吸血鬼,让神族永远蒙羞。

帅戈被抓住之后在古堡里遇到了怪卡,被关押了三百年的怪卡第一次感受到人类的柔软与温暖,于是他决定要帮帮这个人类,但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他被整个血族通缉。

在之后的十几年里,怪卡一直流窜于人类世界,他与别的吸血鬼不同,因为初拥仪式的不完美,他的能力要弱一些也无法变成蝙蝠,但是他可以在阳光下行动。血族知道后联系了东方的妖魔一族一起寻找怪卡。

白天怪卡的血族气息会被人类气息覆盖,因此他大多数选择在白天行动,妖魔也不易发现他。而到了晚上,他就会躲在能够掩盖他血族气息的地方。

当年的帅戈也早已长大还成为了大明星。但是明星只是他的兴趣副业,他主业还是血猎,当年的那条项链便是帅戈猎杀吸血鬼的武器。项链是银质的十字架,在帅戈的神力影响下可以变成一把银质的长剑,血族如果被长剑刺伤或者划伤都会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设定上,人<鬼<妖=血族<魔=神=佛=仙

血族之王不是黑魔王,黑魔王是魔界之王,比血族之王更厉害。

【帅启的原型是上一代天秤战士,属于半原创人物,怪台就是水瓶博士】


→其他人的一些设定←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