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絮真的很咸

这是帅戈的头号备胎
吃得很多,主产卡帅/尾杰
cp洁癖,不拆不逆
我就是饿死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吃对家一点粮的!!!
然后就被饿死了

几个简短的小段子

*咸了这么久必须要写点东西了

*含:卡帅/尾杰/夕阳组

 

1.杯子【卡帅】

结束完苦战,唐先生邀请大家前往自家的移动城堡用餐。长长的餐桌摆满了美味佳肴,帅戈一如既往的坐在主位上。

怪卡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后将杯子放在一边,好巧不巧,和帅戈的杯子靠在了一起。这时,坐在旁边和薇薇相谈甚欢的帅戈伸出手去拿杯子,却不小心拿到了怪卡的杯子。他将杯子放在唇边轻轻抿了一口,又将杯子放回了原位。

怪卡没来得及阻止,他看着被帅戈误用的杯子,一个念头突然从脑中划过,他伸出手,心脏也开始不受控制的跳动起来。拿起杯子,里面的液体倒映出自己此刻紧张的神情,怪卡看着被帅戈吻过的杯口咽了咽口水,轻轻地将自己的唇附上杯口,将里面所剩无几的液体一饮而尽。

将空杯放回桌上,怪卡舔了舔嘴角,心底的那种羞耻感和罪恶感一齐冒了出来。

“哎?怪卡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坐在怪卡旁边的卷毛突然问道。

“没、没什么……喝东西太快呛到了。”

 

还在听薇薇说话的帅戈突然勾起嘴角,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得逞。

 

——————————

*重温快猫的时候发现怪卡也用嘴巴吃过东西

 

 

2.抓鬼游戏【卡帅/历险记设】

吉吉米米拉着帅戈要玩抓鬼游戏,在两人默契的配合下帅戈成功变成了鬼。

两人将帅戈的眼睛蒙上,在基地里到处乱跑,一边跑还一边向着被蒙上眼睛的帅戈喊道:“来抓我们呀!”

“这里这里,过来呀帅戈!”

眼前只有一篇黑暗,帅戈伸长了手向着声源摸索着,然而吉吉米米知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整他,两人的魔音灌耳让帅戈一时分不清方位,“哼,吉吉米米,等我抓到你们一定要你们好看!”说着帅戈又再次向前摸索而去。

突然,帅戈好像感觉前方有人,他扑过去一把将那人抱住,“哈哈,抓到你们了。”帅戈带着小小的得意,将蒙住眼睛的布条拿开,然而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怪卡一张带着疑惑的脸,“你们又在做什么?”

吉吉站在远处,喊道:“不算不算,怪卡没有参加游戏,不算你赢!”

“对呀,要抓到我们才行!”米米帮腔。

怪卡无语,“你们可真够无聊的。”说着,他看向还抱着自己的帅戈,“你还抱着我干什么?松开吧。”

帅戈看着怪卡,笑眼弯弯,“不,我要再抱一会。”

 

 

3.天降大尾【尾杰/乡村设/历险记人设】

在外求学的阿杰终于完成大学四年的学业回到自己的家乡天神村,他提着大包小包站在村口,从今天开始,他决定要好好运用他所学到的知识,让自己的家乡富裕起来!

一阵清风吹过,阿杰抬头看了一眼村口的那颗百年老榕树,树叶互相拍打着发出“沙沙——”的声音,阳光透过树叶照射在阿杰的身上。阿杰眯着眼微微笑着,夏日的午后只剩知了的鸣叫,阿杰提好行李准备进入村子,然而就在他刚刚抬脚的时候,一团黑影突然从天而降,随着“砰——!”和“啊——!”的一声,阿杰脚下突然出现了一个人,一顶牛仔帽子慢悠悠的飘了下来,扣在了那人的头上。

“你……没事吧?”阿杰弯下腰询问着趴在地上的人。

那人从地上爬起来跪在地上,“没事,在树上睡觉不小心掉下来了。”对方的声音冷冷的,不带感情。他抬起头,认出了这是村里那个有名的书呆子阿杰。

看着面前人的帽子和脸上的墨镜,阿杰也认出了这是村里的“夜游神”大尾,能在白天遇到他,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起来吧。”阿杰伸出手,软糯糯的声音钻进了大尾心里。

大尾看着他,四目相对,时间的流逝都开始变得缓慢了起来,斑驳的树荫随着风在阿杰身上晃荡着。一瞬间,眼前人的笑容似乎把这夏日明媚的阳光都比了下去。

 

 

4.【尾杰/天地无常里的一段尾杰剧情/很久以前写的东西拿来混更】

夏日的高温还在持续,但学生们却不得不顶着高温坐在拥挤的教室里吸取着知识。头顶的风扇呼呼地刮着,老师在讲台上写出一个又一个知识点,下面的学生一字不差的将老师的板书全部转移到自己的笔记本上。

大尾坐在座位上,听着窗外的蝉鸣打了个哈切,悠闲的状态跟周围奋笔疾书的同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手撑着下巴,视线望向跟自己隔了一组的另一位跟自己状态不相上下的阿杰。一头鹅黄色卷发被风扇吹得在空中胡乱飞舞着,双手护着一张薄薄的信纸,从大尾这个角度能看到隐藏在他厚重镜片下弯起的眉眼。

学习委居然在上课时间看与课堂无关的东西,大尾心里不仅啧啧道。

那封信,是课间大尾递给阿杰的。当阿杰看到信封上面的寄信人名字时,隐藏在厚重镜片下的双眼突然就发出了亮光。

 

阿杰沉默寡言,总是一副严肃的像一个小老头一样让人觉得无趣。但是偶然的,大尾看到阿杰解出了一道一直解不开的数学题,当时表情万年不变的阿杰终于露出了属于这个年纪该有的骄傲脸,但是后来发现自己算错了,又立马鼓着脸换成了一副不服气得小表情。大尾表面上不动声色,但是心里却悄悄的笑开了花。

这家伙看上去一副老成的样子,没想到心里还是一个小孩子嘛。

 

5.剧情接4【尾杰】

夕阳将天空染红,结束了一天课程的阿杰走到停车棚取出自己的老式自行车。阿杰不爱攀比,自然也没要求父母给他换新款的自行车。

走到校门口正准备踏着自行车回家的阿杰感觉到有一股力量拉扯着自己的车子。回过头,一团紫黑色引入眼底。

“我的自行车借给朋友了,反正我们在一个小区,搭个顺风车呗?”

“……”阿杰皱着眉头沉思片刻,这家伙也太自来熟了吧?大尾看阿杰的脸色似乎不太愿意,也不好强人所难,笑嘻嘻的摆了摆手,“如果不方便就算了,我搭公交车回去也行。哎……”说着大尾突然表现出一副难过的表情慢慢的转过身,“我刚来没什么朋友,跟你一个小区本想可以和你交个朋友的……”声音不大,却正好可以被阿杰全部接收。

朋友?阿杰看着大尾的落魄的背影,想到了自己哥哥经常跟自己说要多交些朋友,如果能交到一个朋友,也不坏吧?

“等等。”

听到阿杰的挽留,大尾嘴角勾出了一条诡异的弧线,但却在转身面对阿杰的那一刻消失殆尽,“恩?”

阿杰看着大尾,表情看起来很是挣扎,“你……会带人吗?”

 

6.跟4、5是同一个设定【尾杰】

大尾依稀记得,跟阿杰的初次接触是在自己刚转来这里没多久。当时大尾在自己住的小区里发现了一只刚刚产下几只小奶狗的流浪狗。那只流浪狗很瘦,可能是奶水不足,几只小奶狗饿得嗷嗷直叫,而母狗只能安慰似得一遍又一遍的舔舐着它们。

大尾叹了口气,转过身朝着便利店的方向走去。当大尾领着一包狗粮与几瓶矿泉水回来的时候,发现那里早已蹲了一个人,一头毛茸茸的鹅黄色卷发,有几根不知是什么原因翘了起来,大尾走近了一些,认出了这个背影正是他们班上的学习委阿杰。

“……不管怎么样为了你的孩子你也要吃一点啊。”

站在一边的大尾听到阿杰说出这句话忍俊不禁,辛亏及时控制住了自己,安静的站在那里,想看看阿杰接下来还要说些什么。

“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们的。”

“不要急,慢慢吃。”

……

“明天我还会来给你送食物的,不要担心,要好好照顾你的孩子啊。”

大尾就这么静静的站在那儿听着阿杰用哄小婴儿一般的口吻哄着那只母狗,这种感觉简直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令人兴奋。

阿杰站了起来,对着那群小狗说道:“我走了啊,拜拜。”

转身。

 

时间似乎定格在了这一秒。

 

两人四目相对,阿杰带着浅浅笑意的嘴角在看到大尾的那一刻瞬间垮了下来,脑子里迅速思考着要怎么应对目前的情况,安慰着自己大尾可能是刚路过其实他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不然真的丢脸丢到天神星去了。

“嗨。”大尾率先打破了寂静,“好巧啊,你也住在这里?”

“啊……恩。”阿杰迅速让自己镇定下来,“我路过一下而已,先走了。”

不等大尾再说些什么,阿杰径直穿过了大尾朝着他身后走去。大尾转过身,看着阿杰越来越快的步伐,最后演变成了小跑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里。

无奈的摇了摇头,跟狗能说那么多,跟人怎么就这么惜字如金了呢?

 

7.帅气的小哥哥【夕阳组/之前写的段子】

大力猫让水瓶博士与帅启一同去采购些物资,两人付完账离开了商店,收营员在两人离开后才发现有个便携式笔记本没有装进袋子里,于是急忙让店员追了上去。

“等等,前面那位帅气的小哥哥!”

帅启停下脚步,看后想两人跑来的店员,对着对水瓶博士说,“有人叫你呢。”

水瓶博士:“你确定他叫的不是你??”

帅启笑道:“不是啊,‘帅启’的小哥哥当然是你呀~”

 

  1. 爱与遗忘【夕阳组/也是之前想到的一个梗】

水瓶博士年轻的时候脾气不好,而队伍中的那位天秤战士总爱唱反调,惹得水瓶博士总是叫他“死白毛”,而天秤战士不甘示弱,以“臭瓶子”回敬他。

直到天秤战士在那场大战中牺牲,水瓶博士在庆功宴上喝的伶仃大醉,嘴里嚷嚷着:“那个讨人厌的白毛小子终于死了,变成名副其实的‘死’白毛了,哈哈——以后再也没有人叫我臭瓶子了!”水瓶博士笑着笑着,眼泪突然就流了下来,“死白毛,你怎么不骂回来了呢?”

水瓶博士一直都认为自己是没有心的,却在天秤战士离开的那天,尝到了心痛的滋味。

 

在他离开天神星的当天,他来到公墓,看着天秤战士的墓碑,“你看,我头发也跟你一样白了,以后我再也不能叫你死白毛了,不然总觉得在骂自己。”

“你不是很喜欢那句‘从天光乍破到暮雪白头’吗,我们,也算是一起白头了吧?”

“帅启,这是我第一次叫你名字,也是最后一次了。”

后来,水瓶博士来到了地球,过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

时间啊,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它将当年那个暴脾气的水瓶博士变成了和蔼可亲的老人家。

他能耐下性子给自己的孙子讲故事,也会说说自己年轻时候的事,但是,一直以来他从未提起过帅启这个人,甚至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记不起有这个人。水瓶博士想,都过了这么久了,忘了也很正常。

直到遇到那位新一代天秤战士,水瓶博士才发现,那个人果然一如既往的讨人厌。

“你都已经离开了那么久了,为什么还是喜欢在我的记忆里乱窜呢?”

 

【*脑洞来自那句“爱的反义词不是不爱,而是遗忘。”】


评论(2)

热度(17)